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追不回的年少时光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眸碎花殃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刚刚高中毕业的董安和青梅竹马陆哲一起去南城找网友南安。却因为安凉的原因使她和南安的关系濒临破碎的边缘。高考失利的她在陆哲的支持下决定复读,却发现自己班主任竟是南安的母亲,班上的一个男生彭阳频频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她发现彭阳对她产生了异样的情愫,这时候,暗恋陆哲的她该如何自处……,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刚刚高中毕业的董安和青梅竹马陆哲一起去南城找网友南安。却因为安凉的原因使她和南安的关系濒临破碎的边缘。高考失利的她在陆哲的支持下决定复读,却发现自己班主任竟是南安的母亲,班上的一个男生彭阳频频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她发现彭阳对她产生了异样的情愫,这时候,暗恋陆哲的她该如何自处……

精彩章节

董安又高又瘦,和根竹子差不了多少。她并不是什么美女,名字就很符合她的形象,那种长得特别有安全感的女生。她人很沉默,话不多,没什么能交心的朋友。所以当董安告诉陆哲高中毕业后要自己坐火车去南城的时候找网友的时候,他着实吓了一跳。

因为陆哲自己知道改变不了董安那种死驴脾气,就决定死皮赖脸地求董安带他一起去。董安问其原因,陆哲也不说自己是因为担心董安在那边受欺负,而是说,南城那边的美女很多,都是前凸后翘的,能来场艳遇也很不错。

董安贫着,就你这黑煤球样还想找美女?有个丑八怪要就不错了。其实陆哲长得还算不错,一米七八的高个儿,因为长期打篮球的关系,身材极好,脱下衣服就能看见六块腹肌,模样也挺精神。就是因为长期被太阳暴晒的关系,黑了些,所以才一直找不着女朋友,整天在董安身边瞎晃。

陆哲已经习惯了董安损自己了,也不恼。董安被他闹得烦了,不得不答应。在毕业后第二天的一大清早,他就和董安在火车站碰了头,一起买了去南城的火车票。

不到八点,董安和陆哲就已经坐在火车上,董安从包包里拿出两袋面包,往陆哲怀里扔了一袋后,就慢慢撕开面包袋的包装,安安静静地吃起来。

董安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外面上安静沉默得像是一块冰冷的岩石一般,可心里却挺会为别人着想的。陆哲就是喜欢她这一点。

陆哲慢慢撕扯开包装袋,斜斜地朝着董安的方向瞥了一眼,问道:“你确定那人是个女的吗?你就不怕是个色狼?还有,你到底了解她多少?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知道她有多大吗?别告诉我你看过她照片,你怎么知道她发给你的一定是她自己的照片,如果是她女儿的呢?你就不怕她是个猥琐大叔?”

有时候,董安觉得陆哲虽说长成一个正二八经的男人,但本质上一定是一个到了更年期的中年妇女,她不止一次看见陆哲和她的妈妈一起在朝阳广场上跳小苹果,跳得非常欢乐,真他妈的欢乐。

董安嘴里还有面包,不方便说话,就含含糊糊地点了点头。这点她是极为确定的。因为她不只一次和那个网友通过话,她的网友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南安,许南安。和自己同岁,高中刚刚毕业。从她给董安的照片来看,南安长得并不算漂亮,短头发,平刘海,脸还有点婴儿肥。她不高,个子还没长到1米60,只不过她的声音很甜美,像只夜莺,她经常和几个小伙伴一起去KTV当麦霸。

陆哲不说话了,因为他觉得再董安的世界里,她的网友全都是好人,把他们都当做兄弟姐妹来疼,不怎么顾现实生活,有些本末倒置了。

网上的人再重要能比得上现实里的朋友吗?网上的人再怎么给你通电话安慰,也不如现实里一个知疼知热的朋友一个拥抱来得更加实在。陆哲明白这一点,却不知道怎么和董安说明。

陆哲吃完以后,把垃圾袋随意地扔在桌子上,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准备补眠。这里离南城还很远,要坐一天的火车。他估计自己坐到那里,身子骨一定都散架了。他可不敢和董安抱怨,因为如果董安发起脾气来,根本不是他一个人能够招架的。毕竟女人可是一个月会流血七天还不死的极品物种。

不到五分钟,陆哲的身子慢慢地朝着董安的方向靠,他的头靠上了董安的肩膀。董安闻到了他身上的味道,那种舒肤佳柠檬味沐浴露的清香,还夹杂着一种读书人的书卷味儿。

董安和陆哲是青梅竹马,他们从小就是邻居。是同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从董安懂事起,陆哲就已经在董安的身后晃悠。那时候董安年纪虽小,但个子高,平日里严肃而沉默,小区里的孩子都怕她,就只有陆哲不怕,天天向跟屁虫一样跟在董安的屁股后面。董安怎么赶都赶不走。陆哲的成绩很好,也愿意把作业给董安抄,渐渐的,董安就认可了他,收他做了小弟。

记忆里,陆哲的爸爸是一个不怒自威的语文老师,非常注重对陆哲的教育。

年少的光景,陆哲因为身子太过瘦小的关系,经常被班上大点的孩子欺负,董安知道后,就扑到他们为首的那个胖孩子身上,用力地咬着那个孩子的手指。

从那以后,陆哲就更死心塌地地跟着董安了。

那时候陆哲很羡慕董安的爸妈因为工作的关系不场管他。而她现在,就很羡慕陆哲有一个这么负责人的爸爸。

还不到中午,天就开始阴了下来,天空突然裂了一条口子,雨顺势而下,朦胧了董安的视线。想了想,她还是决定给南安发了条短信,让她多带两把伞过来。

董安暗暗责怪自己,这次出门太急了些,连下雨这种情况都没考虑过,她像是个莽撞的孩子,闯入一个未知的世界。

陆哲还靠在董安的肩膀上,该是睡着了,嘴巴动了动,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应该是做了个很好的梦吧。

董安对陆哲的感情很奇怪,比普通的朋友更为要好,却成不了情侣,有点像是友达之上恋人未满的味道。他们从小就一起长大,董安觉得她是最了解陆哲的人,因为了解,所以从不说破。

到达南城已经是傍晚六点,雨已经完全停了,地上还有点积水,董安告诉南安火车到达的时间,让她按时来在火车站前等她。

抵达后,董安和陆哲刚出火车站,远远的就看见有个年轻的短发妹子举着写有董安两个字的牌子等着她。

董安拉扯着陆哲走了过去,陆哲看了一眼这个矮小而又胖嘟嘟的萌妹子,吓了一跳,他冲着南安痞痞一笑,说:“嘿,猥琐大叔变成了个萌妹子。”

董安用手肘撞了一下他的肚子,他装作吃痛的样子龇牙咧嘴。董安对南安温和地笑笑说:“我是董安,这个是我的小弟陆哲,说是怕我被你奸污,一定要跟着过来。死皮赖脸的,像个狗皮膏药似的粘在我后面,怎么赶都赶不走,我都快烦死他了。”

听到董安这么说自己,陆哲装出一副我的心很受伤的表情,说道:“哪有,我是担心你遇上人贩子了,被绑到哪个山沟沟里做人小老婆,这样我就再也见不着你了,我会很伤心的好不好?”

南安理解地笑笑,也没说什么,接过董安的行李往外走。上了一架绿皮出租车后,才悄悄地在董安的耳边说了一句:“他不会是你的男朋友吧,长得还不错,就是太黑了,他不是个男人嘛,怎么能这么啰嗦呢,跟我那小区的妇女主任一个模样。不会真的是弯的吧。”

董安“噗嗤”一笑,说:“他不是我的男朋友了,你不知道,他经常和她妈一起去广场那跳广场舞,跳得很好很欢乐。”

南安不顾形象地大笑起来,突然想到了什么,一巴掌拍到董安的座椅上去,和他开着玩笑说:“嘿,这位帅哥,我家很小,没床给你睡。而且我爸妈不欢迎男生在我家过夜的。”

陆哲无所谓,说:“没事,我可以去睡宾馆。”

南安想了想,就说:“那好,你们先去我家吃个饭吧,都饿了吧,今天我家可是摆了全羊宴,你们都给我放开肚皮吃啊,千万别跟我客气了,谁跟我客气我跟谁急啊。”

陆哲可是无肉不欢的主儿,听到这个就乐了,说:“小人得令。”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浪漫青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