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一慕清歌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奔跑在风中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她本是沐浴在阳光下的向日葵,天真烂漫,俏皮可爱。一双水眸盈盈中透着与生俱来的灵气,灿然一笑,世界为之失色。她本是凡尘间一抹清丽的身影,淡雅恬静,绝色倾城,卿本佳人,遗世独立,恰似白莲静静的绽放在深闺,人未识。她们是彼此生命的交融,前世的记忆开启,她是她,她亦是她。命运之神悄然到来,灵魂交换,她遇见生命中那个一见倾心的他——冷冽如泉的俊美男子,从此两生两世互不相忘,一慕清歌,爱恨痴缠······,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她本是沐浴在阳光下的向日葵,天真烂漫,俏皮可爱。一双水眸盈盈中透着与生俱来的灵气,灿然一笑,世界为之失色。她本是凡尘间一抹清丽的身影,淡雅恬静,绝色倾城,卿本佳人,遗世独立,恰似白莲静静的绽放在深闺,人未识。她们是彼此生命的交融,前世的记忆开启,她是她,她亦是她。命运之神悄然到来,灵魂交换,她遇见生命中那个一见倾心的他——冷冽如泉的俊美男子,从此两生两世互不相忘,一慕清歌,爱恨痴缠······

精彩章节

“起床啦!再不起床太阳晒屁股了”,一大清早就听见家中慈母在我卧房门外的呼喊声。

“今天好不容易放假,我睡个懒觉还不行吗?”我翻个身继续睡我的大头觉,刚刚梦见我亲爱的小阳阳了,他可是我的青梅竹马,他那张帅的惨无人道的俊脸,儒雅而又风度翩翩的个性,我的最爱啊!虽然他只当我是个不懂事的小妹妹来照顾,可是目前来说我已经很满足了,当然他一定会成为我的囊中之物的,哈哈!我陶醉在自己的想象中,嘴角的弧度显示现在我的心情之好,可有人心情不好了。

“再不起来是吗?哼哼,那你的笔记本电脑可就飞,飞走了呀!唉可惜呀!”。慈母那阴恻恻的声音隔着门板击中了我。

我顿时觉得阴冷无比,一个寒战就一骨碌爬起来,还来不及和梦中的小阳阳说再见。迅速地换下我的丝质睡衣,打开衣柜随便翻了一条天蓝色的裙子,冲到梳妆台前简单扎个马尾,然后冲进卧室洗漱。

我边漱口边口齿不清的嚷嚷着“我就要好了,我马上出来啊!我的笔记本电脑一定,一定不能飞呀!”我的笔记本电脑,我想想都兴奋啊,我好说歹说的,好不容易老妈答应给我买,要是飞了,我一定会气的七窍流血而死。在我的电脑还没到手之前一定不能让老妈心情不好啊!

我结束了洗漱,整整齐齐的出现在老妈面前,堆出满脸笑容,(眼睛只剩一条缝,和杜海涛的眼睛差不多多的那种),我讨好道:“妈,我是不是特别迅速啊!整个过程三分钟不到呢!那我的笔记本电脑是不是······”。

老妈眉毛一挑,满脸不屑,“你笑得真难看,我年轻的,时候可是个大美女,笑起来迷死人,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女儿,小时候还可爱点”老妈说完转身丢给我一个背影。

我忍不住嘴角抽搐,这话她对我说了不下千次了,我不仅比不上年轻时候的老妈,还比不上小时候的自己,我自认为我也没长残啊,那什么王子长残是有家族传统——秃头。

我妈那么貌美如花的近四十年,而我好歹也是在亲戚朋友中公认的继承了老妈三分之二的美貌,另有三分之一像我爸,虽然我爸不算大帅哥,可我也只继承了他的耳朵,有个小巧的耳垂。放在平时我早就反击了,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平日与她硬碰硬也捡到什么好处,更何况现在有求于她,再者,嘿嘿!我老妈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吃软不吃硬的人。

于是我收起讨好的笑容,摆出一副悲苦的表情,可怜兮兮的窜到她身边,挽起老妈的胳膊,边摇边亲热而又幽怨地叫一声:“妈,妈啊······”。

老妈受不了“怎么了啊!突然这样”,老妈甩手想要摆脱我的魔爪,我依不饶地把老妈的胳膊挽得更紧。

“好好,电脑给你买可以了吧,放手啦!”,我见好就收,目的达到就行,别又把老妈给惹怒了。我放开老妈,老妈立马离我一米远,我心中小小的哀怨一把,我有这么可怕么?

“不过有个条件”老妈的眼睛锐利地盯着我。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我立马回答。“收拾一下,带几件长袖,长裤,待会带你回趟老家,可能要在那里住一个晚上”。

“啊?!”我既惊奇又兴奋。

其实在老家我们已经没有亲人了,我还有爸爸自从爷爷过世后就没有再回过老家了,倒是妈妈每年都会回去一次,说是去古寺还愿。那里有一座古寺我是知道的,但是我从未去过,一来离老家我们住的房子比较远,二来我实在对那些佛啊,菩萨什么的不感兴趣。

这么多年没回去了不知道老家变成什么样了?,从前邻居家的皮蛋哥哥不知道长啥样了?还有狗狗笑面虎,大概不在了,我离开时才五岁现在我已经十八岁了,十三年了呀!我想着要去看他们却忽然生出惆怅来,要是他们都不在了,我会很难过,是谁说时光是把杀猪刀的,我不信,绝对地不信。我的心情一下子晴朗起来,回老家咯!我欢快地奔回房间,开始收拾起来。真开心,若我此时照镜子,我一定会发现我此时的笑容灿烂得能使日月失色。老家我来了~~

等我收拾好东西,背着我的棕色皮质背包出了房门,才发现老爸和老妈早就在车里等我了,见我出来了,老爸体贴的帮我打开后座,还是老爸最好啊!我在心里小小地感叹一下。上了车,把背包一放,我躺在后座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嗯嗯,我就在车上睡个回笼觉好了。

呵呵,亲爱的小阳阳,我来找你了,其实我很兴奋还有一个原因,因为小阳阳也是我小时候的邻居阳阳哥哥,皮蛋哥,和我们是玩的最铁的,只是在我四岁的时候小阳阳的爸妈在城里立了家就把他也接走了,小阳阳大我三岁,比我懂事,人又长得清秀可爱,那些叔叔阿姨都喜欢他,我也是。平常有事没事就粘着他,他也不嫌我烦,所以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我内心里就认定他是我要喜欢一辈子的人,嘿嘿!虽然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一辈子”。

皮蛋哥大我两岁,长得虎头虎脑的,有一股子蛮牛劲,力气大得出奇,平常我粘着小阳阳他就在后面跟着我,我只顾着和小阳阳玩耍,他说什么我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比如说小阳阳帮她的奶奶去干活,或者认真看书的时候,我就会乖乖的自己去玩,因为小阳阳说奶奶一个人很辛苦,他要帮奶奶干点活,为了不让奶奶那么辛苦他还要努力读书。他还说其他时间我都可以找他玩,不然他就不理我了,为了我的小幸福我忍了。

所以这种时候我和皮蛋哥就玩得比较疯了,不然我在小阳阳面前还得微微地装一下淑女。我指挥着他上树掏鸟蛋,下河抓鱼,捅蜂窝取蜂蜜,蜜蜂蛰得他满身的包他也不介意,然后开开心心的把所有成果交给我,傻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我则美滋滋的去向小阳阳献宝。现在想想皮蛋哥真是傻得可爱呀!我闭上眼睛美美的睡去。

车子不知开了多久,车下的路开始不平坦起来,一颠一颠,我在后座上怎么也睡不着了,骨头都快颠散了。我从后座上抬起头来,看见窗外的太阳已经偏西了,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了,老妈回过头来微笑着说饿了吧,然后递给我一份寿司,一瓶水。我接过来就大口吃起来,我确实饿了,我好像连早餐都没吃,只顾着睡了,我快成猪了。不过谁叫我是高三的学生,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还有那成年不变的黑眼圈,只要干掉熊猫我就是国宝了,我只能如此自嘲了。好不容易学校大发慈悲放我们两天假,怎么能不好好补补觉呢!虽然一大早被打包上车,不过我还是睡够了。

我睁大眼睛仔细瞧瞧窗外的风景,这才发现路两边是山,被茂密的树木覆盖着,我们的车子正在这坎坷的山路上行驶着,这是回老家的路,我却没有太大印象?怎么回事?我的额头不自觉皱成一个十分夸张的“川”字。我思考着,顺手打开水瓶的盖子灌了一口水想把吃进嘴的三明治吞下去,“喝喝······”我呛住了,惊动了前面的爸妈,老爸在开车不能回头,透过反光镜关切地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吃东西的时候别太大口了啊!”。老妈回过头来伸手替我拍拍背,总算不咳了。

老妈还是比老爸了解我,看见我那双眉间超大的川字,疑惑地问道:“怎么啦?眉头皱成那样,没有不舒服吧?”

“我没事,只是我们是去哪啊?我记得这不是去老家的路啊,老妈你不会在骗我吧?嗯······”我有点怀疑老妈的动机。

“好吧!和你说实话吧,我们是要去离老家不远的古寺”老妈干脆坦白了。

“怎么可以这样,我还想去看看皮蛋哥哥,还有······还有阳阳哥哥的奶奶。”开始气愤,说到后面有点不太好意思。

“放心放心,从古寺回来就去看看,不过看样子今晚我们得在古寺留宿一晚了。”没想到妈妈还有点良心。天快黑了,还有很远的路程,于是我百无聊赖的拿出手机玩起来,新买的智能手机,还不错。

其实切水果是个很适合无聊的时候玩的游戏,不过就是成绩达到一定高度就很难再突破了,我在玩了无数次之后再也打不破最高纪录了,气得我七窍生烟。索性不玩了,心情不好啊!

“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歌声里······”手机传来李代沫熟悉的声音。谁这么倒霉这时候call我,本姑娘心情不好正需要一个人来发泄发泄。

“喂。”我才说了一个字手机里某个人就噼里啪啦的一大堆。

“喂什么喂,是我沈悦心,我说你个死丫头死哪去了,我去你家也没找到你,不是约好了要一起去血拼吗?这么打热天的我找你也不容易······”

我受不了了,正要回答手机里却换了一个声音。“雪灵,是我呀,沈越冰,去哪了,我······”他还没说完就没声音了,一看原来没信号了,幸好啊,不然这两人我真是招架不来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浪漫青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