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疯狂灰姑娘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晕兮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他他他,强迫她同床共枕,搞到最后,她反倒还欠了他二十万!?他却不屑把她辛苦还去的钱扬手“天女散花”让路人捡,还恶毒宣布:“我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的。”,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他他他,强迫她同床共枕,搞到最后,她反倒还欠了他二十万!?他却不屑把她辛苦还去的钱扬手“天女散花”让路人捡,还恶毒宣布:“我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的。”

精彩章节

  九月的天气变化无常,一到晚上,大风说吹就吹。今晚天上月色朦胧,几点稀星,女生宿舍楼上的衣物被吹得左右甩晃。

  童瑶刚从外头回来,阳台上传来衣架被风吹得碰撞的声音,想起傍晚出去前才凉的衣服,担心被风吹掉走去看个究竟。

  结果真的被吹少了一件最重要的胸罩,吓得急忙拿手机打开LED灯照了下楼左右张望没见搁在哪,结果没瞧到,猜测大概掉下楼了。

  要是那样的真是丢大脸了,想着转身夺门而出,往楼下冲去!

  张萌芽瞧见童瑶才刚进一门会,现在又神色慌张的压门而出,担心的朝她背景喊问了句:“瑶瑶,发生什么事了?跑这么急?小心跘脚——”

  楼梯那头传来噔噔的匆忙脚步声。

  “噢,知道了——”闻声的童瑶跑了老远回应了句,她不急才怪,胸罩都吹下楼去了,这可是上礼拜才买的,要是它发生了什么意外,可又得花钱再买一件,希望没有人看到它。

  楼下,一个男生刚巧送完一个女生回宿舍之后一个人折返,大风吹得他帅气的发型都走了形,都怪今晚的风,害他约会被迫终止。

  才想着,突然不知是啥玩意且带着湿意,莫名奇妙就往脑袋砸下,眼前顿然一黑,伸手拿下来一看,惊讶的忍不住咒骂了句:“Shit——见鬼了,谁的内衣?!”

  童瑶跑到楼下,才要冲出去,可眼前白光扎眼的路灯下,却惊现一枚大帅哥——

  她刹住了脚步,偷偷的躲在角落观察——

  他身着蓝白运动服,棕色时尚且超级凌乱的韩式发型,标准体格,目测身高至少有一米七八以上,给人感觉挺阳光美好的~

  细观察,他手里似乎拿着什么,童瑶本身有些近视,看得不大清楚,可依物品的形大概来看很眼熟,悄悄的躲上前几步,乍一看尼玛那不正是她被吹掉下楼的胸罩吗?

  男孩拿在手里翻看了会,不屑的撇嘴贬说:“啧啧啧,这女生的品味真差,幼稚,而且还是B,质量也不好,便宜货。”

  说完鬼祟的扫视了圈四周,拿起胸罩闻了闻味道……

  童瑶听完差点栽到地上,这家伙未免太失礼了。

  看他长得这么帅,没想到这么没品德,便宜的B罩怎么了?

  呀——嫌它差还拿着闻什么?

  越想越不气愤的走上前去,恼羞成怒指着他鼻子骂道:“你不是说品味差,幼稚嫌它又便宜又小吗?你拿着我的胸罩用力闻个毛啊?敢不敢别这么变态?”

  前一刻才夸他帅气阳光美好,下一刻却因开口一句话形像颠覆了在心目中美好的印象——这家伙是变态。

  男孩没想到会被胸罩的当事人(童瑶)逮了个正着,第一次被人指着鼻子骂,困惑问道:“这内衣你的?”

  “是我的。”童瑶气得磨牙,伸手想把将内衣抢回,这丫的竟然反应敏捷,闪开了手!哎呀,他这是要闹哪样?

  男孩似笑非笑的斜扬嘴角,痞道:“你胸部这么小,下次最好买大宽边的。”

  说完把胸罩丢回童瑶手里,转身迈步头也不回的离开。

  哎呀,这混蛋干嘛一直戳她痛穴,说小的时候还鄙视的看着她的胸口,敢情他的节操被狗叼了?

  无耻——变态!……

  算了,不跟这路人甲呕气,在意刚才胸罩被贬没品味幼稚,最后一气之下把它扔到了垃圾筒里。

  上楼回到宿舍后,张萌芽瞅见童瑶神色复杂,好奇问她:“哎,瑶瑶,你刚跑这么急回来脸色这么奇怪,怎么了?”

  童瑶郁闷的看向张萌芽,汗颜说:“我的内衣掉被风吹进垃圾筒里了……”

  “噗哧~你还真衰。”张萌芽好笑的打趣说了句。

  “记得下次把衣服夹紧些,别掉下楼了。”

  童瑶说着走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换睡衣爬回床睡觉。

  心里不满的想着:这才上大学的第一个拜礼,竟然遇到了这种令人尴尬气愤的事,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呀?

  在迎来新的一天到来之前,先介绍一下:

  童瑶今年19岁,F大外语系新生,青春活力美少女。

  过肩中发梨花头,皮肤水嫩白晳,标准的东方女性身材。

  从小懂事起,就有暗恋的对像,不过他出国去了。

  这个他是她邻居,但是彼此的背景悬殊。

  一个平民女,一个城堡里的王子,为了能与他拉近背景距离,她奋发图强,考上了全国数一数二的名牌F大学,并期盼着有一天能被学校分配出国留学。

  这一切仅仅都是为了配得上那位邻居王子殿下!

  另外,同宿舍(502)里还有,刘珊珊外语系,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使人不由感叹她是个大美女,身材凹凸有致,而且亲和力强。

  林慧会计兼外语专业,脸蛋清纯,就是正好跟刘珊珊作鲜明对比,为人比较内向。

  张萌芽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还以为是老师,后来才发现原来是舍友。

  她给人精明干练,女强范的感觉,法律兼外语专业,她年纪稍大了了一岁。

  翌日一早,起来才发现昨晚下了场大雨,直至昨日以来的闷热也因此一扫而光,空气凉爽怡人,走在路上的坑坑畦畦都积满了水。

  差不多走到金融系楼前,童瑶一脸恍然大悟说:“噢——金融系在这里呀。”

  “你有认识的人在金融系?”张萌芽随便问了句。

  “没有,随便说说。”童瑶像没睡醒似的回道,早起让她提不起精神,这去上课的一路上总是不知不知落后尾,老让人停下来催她快点。

  “瑶瑶你快点啊,这一路上都等你催你五回了,到底有没睡醒啊?”张萌芽显得有些不耐烦。

  “噢……”童瑶拖长调子纳闷的应了声。

  随即一辆大奔从她身边经过,由于车速有点快,导致把校道上的积水泼溅了她一身!

  突如其来的冰凉湿意,让童瑶立即清醒了过来。

  此时她左大半边身和书都湿了个透——

  这两天里她还真够衰的!

  才想着便见刚才的罪车缓缓靠边停下,旋即罪主开门下车,还以为对方要过来道歉,可谁知道这混蛋竟无视被害人。

  若无其事的潇洒直接往金融系楼梯走去,随即罪车也调头开走!

  哎呀,个挨千刀的王八包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罪主的背景怎么那么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浪漫青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