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玄黄界主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4-21 09:08:24

而下一刻,钱天霸的面部神情陡然一僵,眉头深深蹙起,陡然大惊失色,脸色开始变得扭曲,口鼻中开始涌出血液,俩双瞳孔竟然飞快的变成了黑色,完全看不见一点瞳仁,身体开始剧烈的缠斗起来,发出大声的哀嚎:“啊!怎么会…你骗我1原本这条街道之上最少也要有着三五百人,可随着时间消逝,站立着的人数此刻已经越来越少,王霆大概扫了一眼,心下更显焦急,因为现在站着的人已经几乎不到一百了,可想而知,短短片刻间,此地竟然已经死了一大半,甚至…还要更多…还不等那人张嘴嚎叫,便听咔嚓一声,那双漆黑的爪子竟然是将那人的头颅硬生生的拔了出来

玄黄界主小说精彩章节

问途寒推荐小说《玄黄界主》而下一刻,钱天霸的面部神情陡然一僵,眉头深深蹙起,陡然大惊失色,脸色开始变得扭曲,口鼻中开始涌出血液,俩双瞳孔竟然飞快的变成了黑色,完全看不见一点瞳仁,身体开始剧烈的缠斗起来,发出大声的哀嚎:“啊!怎么会…你骗我1原本这条街道之上最少也要有着三五百人,可随着时间消逝,站立着的人数此刻已经越来越少,王霆大概扫了一眼,心下更显焦急,因为现在站着的人已经几乎不到一百了,可想而知,短短片刻间,此地竟然已经死了一大半,甚至…还要更多…还不等那人张嘴嚎叫,便听咔嚓一声,那双漆黑的爪子竟然是将那人的头颅硬生生的拔了出来,连带着头颅下的脊椎都整根抽了出来,一股血液瞬间从那人头颅的方向高高窜起。到时,恐怕原本这座人族城池,会彻底变成一座阴森恐怖,充满血腥尸体,笼罩无数怨气的鬼域。可下一秒却好像有人引导一般,全部被那团黑雾吸收进去,面对如此血腥的一幕,不少女性武者都纷纷弯腰开始呕吐起来,王霆的面色也变得极为难看。这样下去,轮到他们也不过就在下一个片刻。向着二女的方向摆摆手,示意她二人悄悄退出人群,稍稍远离一些,而其他武者此刻也是不敢凑的太近。可,真当死亡降临在你身上的时候,王霆发现他跟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一样的怕死。“这是什么鬼东西?”“嘶…”...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较流畅.推荐阅读

这损失的不光光是家主一脉的利益,更是整个赵家的利益,此刻俩旁的长老,莫说是其他脉系的人,光是自己一脉的长老都是目瞪着他,恨不得一掌打死他。

赵天雄虽是一族之长,但此刻,众多长老汇聚一堂,却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虽然他这一脉实力雄厚,但一个弄不好,恐怕赵家就要就分崩离析了。

“来人,将这逆子给我拿下,关入后山禁地,三年不许出来。”良久之后,赵天雄狠狠的咬了咬牙,开口道。

跪坐在地的赵元基脸色顿时惨白,不敢置信的看着赵天雄,嚅动的几下嘴角,也不敢多说什么。

其他人也是一惊,赵家大长老眼中流露出一丝喜色,紧接着开口道:“族长,虽然元基犯下了大错,但关入后山禁地这惩罚未免太重了些,您可是族长,元基更是你的独子,还是要三思啊。”

赵天雄眼中尽是冷光,若非如此,岂能堵住你们这些老匹夫的嘴,他生有二子,大儿子早夭,唯独这次子幸存,若非此番犯下大错,他又怎么舍得。

其他长老闻言,也是心思各异,那大长老看似求情,实则是暗示赵天雄,你可是一族之长,规矩是你定的,自然你也不能坏了,你儿子犯下大错,你要是包庇的话,在场的人恐怕不会答应。

“此事就这么定了,来人,把这逆子给我带下去。”赵天雄说完,狠狠的甩了下衣袖,扭头离开此地。

而大长老这一脉的人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了下眼神,都是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三年的时间足以决定下一任继承者了,他们自己的子嗣也是有了机会。

大长老轻蔑的扫了一眼离开的几人,笑道:“也是活该!至于那赵元基本身就不是什么好货色,一身修为若不是他爹,就他也能修炼到后天大圆满?我呸!

“大长老所言甚是!”

“不错…”

赵家府邸内,族长赵天雄一身宗师境的气势居于首坐,俩排有六七位先天境的长老也是落座此处,中间跪着一人,正是其次子赵元基,此刻正一头大汗的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爹,孩儿知错了,您饶了我这次吧!”一头大汗的赵元基虽然低着头,但是却感觉房屋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自己,眼下也是焦急,暗恨自己怎么就那么冲动,现在倒好,那钱家居然通报了圣剑宗,恐怕这元晶矿脉跟自家也没什么关系了。

“怪不得,之前从未在宗门内听说哪位长老是你的师父呢,原来小柔你的后台这么硬啊?哼,真不够意思。”

王玲珑也是一惊,撅着嘴说道。

反而是顾惜柔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毕竟眼前这二人待她极好,他们的底细也是告知了自己的,可自己偏偏一直以来都未说出来。

怪不得如此隐瞒,她的身份甚至堪称是圣剑宗小公主一级的人物了,王霆也是有些微微皱眉,随即舒缓。

………………………………………………………………………………………………………

一路上三人也是有惊无险的来到了赵家,钱家的势力范围,却并未急着前去,反而随着王霆先找了一间客栈住下。

至于赵家,王霆更是不屑一顾,既然已经动了手,那就不要优柔寡断,王霆自问,如果换做是自己,第一件事就是带着赵家的人将钱家团团围住,满门诛绝,封锁消息后,独自开采元晶。

顾惜柔,王玲珑二人自然是不知道王霆在想什么,不过对于这种事,他们也是很少经历,王玲珑还好说,毕竟也出去历练过几次,虽想急着赶去,但看王霆的态度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顾惜柔,那就更简单了,自打一出圣剑宗的范围内,就完全忘了此行的任务,一路上尽是跟着王霆二人游山玩水,对于此王霆自然也是乐得见到的。

“无妨,不过此事既然是顾姑娘不想被人所知的,我们还是不要传出去才好。”

王霆也是反应了过来,毕竟如果被一些有人知道顾惜柔的身份,恐怕也会对其不利,毕竟对方的爷爷可是圣剑宗的顶级人物,其中可做的文章却是不少,虽不知顾清风深意,但这等人物目前还不是王霆能得罪起的。

王霆一惊,在圣剑宗的这段时间,王惊龙没少跟王霆说一些圣剑宗的内部势力划分,基本上就是三峰四殿加上一些圣剑宗的传承家族汇成,这八大势力中除了潜龙殿是一些天才人物。

剩下的都是无论哪一方,单独拿出去都是崇州的大势力,其中这顾清风更是极为出名,身为供奉殿的二殿主,平日里除了整日闭关的大殿主外,就是他一手掌管供奉殿的事物,可以说,在圣剑宗内是极有权势的人物,如此人物已经可以快要堪比王霆的师祖天剑老人剑无名了。

而这自然也是王霆的主意,对于这个任务,王霆也是了解,这俩家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若不是那钱家势弱,恐怕比钱家也好不到哪去,真有那么忠心,怎么不一开始就把消息通知到圣剑宗?

顾惜柔神情有些局促起来,脸颊微红:“这…”王霆见状顿时明了,理解般的笑了笑道:“无妨,既然姑娘有难言之隐,此事就当我未曾问过。”

顾惜柔闻言更是有些着急,这一路上,眼前男子也并未少照顾自己,此事更不是什么隐秘,却也并非谁都知晓。

想了半晌,顾惜柔脸颊更红,低声道:“师兄勿怪,不是我有难言之隐。是爷爷之前嘱咐过我不让我跟别人说的,不过师兄也不算外人,我爷爷是供奉殿的顾清风!”

“顾姑娘,不知令师是我圣剑宗哪一位长老?”

游玩了一路,三人之间的关系自然也是亲近了不少,此刻听到王霆询问,顾惜柔也也是微微一惊,毕竟她爷爷可是供奉殿的二殿主,这点只有供奉殿中一些人物才知道,对外也是从未说过。

而对于此事,一开始圣剑宗还极为重视,毕竟发现一条元晶矿脉可是了不得的大事,不过后来派人一打听,才得知,竟只是一条小型元晶矿脉。这才收回目光,本不想去理。

不过,既然人家已经把消息捅到了你这里,圣剑宗也不好揣着明白装糊涂,索性便将这个任务丢到内门弟子的任务中,让内门弟子前去完成。

途中,王霆三人也是并未急促,虽然宗门任务有规定时间,但这一路上,王霆三人却是欣赏风景,品尝美食,根本不像是出来执行任务的,倒像是出来游山玩水的。

热门推荐
YY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