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回到战国当掌门

作者:小Y 来源:YY小说 时间:2019-04-21 09:06:04

旁边一个灰头土脸的小弟插嘴,“对了,我还听说这次除了比武胜出的好汉可以接这个活,澜天镖局更是请了五台山的玄鉴道长前来助力1林洛一想若是下午从衙门接到了榜单,就需要当即去办事,也就没了住店的必要。“客官,不知您需要点些什么?”小二呲着牙挂着笑容,这才是把顾客当上帝的典范。“玄鉴道长,那可是五台山道德观排行前三的高手呐!有了玄鉴道长坐镇,这次澜天镖局这趟烫手的镖,想必无碍矣1“客官您稍等~”前庭的正中央是一块高出地面将近半米的石砌平台,平日里门下的弟子镖师就在这里演练功夫,和林洛山上的练武场一样。秃瓢大汉赢了

回到战国当掌门小说精彩章节

诸葛婉君推荐小说《回到战国当掌门》旁边一个灰头土脸的小弟插嘴,“对了,我还听说这次除了比武胜出的好汉可以接这个活,澜天镖局更是请了五台山的玄鉴道长前来助力1林洛一想若是下午从衙门接到了榜单,就需要当即去办事,也就没了住店的必要。“客官,不知您需要点些什么?”小二呲着牙挂着笑容,这才是把顾客当上帝的典范。“玄鉴道长,那可是五台山道德观排行前三的高手呐!有了玄鉴道长坐镇,这次澜天镖局这趟烫手的镖,想必无碍矣1“客官您稍等~”前庭的正中央是一块高出地面将近半米的石砌平台,平日里门下的弟子镖师就在这里演练功夫,和林洛山上的练武场一样。秃瓢大汉赢了之后,并没有当即下台,扫视了一圈看到台下的林洛。林洛没出过岐山县,都没来得及了解江湖武林,就和斳云昕跑到山上住了几个月。这澜天镖局他倒是晓得,是岐山县唯一的一所镖局,似乎经营的还不错。那位满脸胡茬的老大喝了口酒,“谁说不是呢,竟然为了一趟镖,就请各位江湖人士打擂比武,胜者就可以保镖,听说有一百亮银子1三个月前,岐山剑派被正一派吞并的消息早就传遍了小县,顺带林洛被混混打伤的事情也传了出来。斳掌门的弟子是个窝囊废,这句话早就传开了!....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推荐阅读!

“掌门师弟不觉得此处地方有些偏僻,不利于收徒吗?”

斳云昕想的很细,这处地方属于少阳山,往来附近并没有很多人,如何打出名气收徒。

从此处去往岐山县城折返需要将近三个时辰,去晋阳城走官道也需要大半日的时间。对于两地招收学徒都是一种困难,更不用说晋阳有正一派这种大门大派盘踞。

斳云昕的疑虑,林洛听得一怔。

他从来没有这方面的担心。因为在他心底,就算将来召徒,也走的是精兵策略。那种良莠不齐的大锅饭模式,荼毒了多少二十一世纪的聪颖少年,现在有机会当老师,林洛的想法就是因材施教、因地制宜。走精兵策略,兵不在多,在乎精巧实用。

一个强力的弟子,比十个庸才有用。

“师姐多虑了,如果有心拜入山门,这点路又算什么呢?如果没有一颗真正学习的心,就算山门开的再近,又有什么用呢?”

斳云昕听得囫囵吞枣,总觉得师弟说的话很有道理,不过她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在少阳山安定下来的第三日,身为掌门的林洛正式收到了县令西门豹送来的地契,师姐也到县城里找来了几位泥瓦匠,给付了工钱,门派建设的道路也终于走上了正轨。

在支配几位工匠方面,让林洛啧啧称奇的是赵阿伯的风格方法。

那简直就是一位上位者战略者安排的高端洋气啊,在建设方面根本就没让林洛或者斳云昕操心。

一句话一个手势,就将工匠们指派的合理恰当。

林洛暗呼,尼玛,这时代一个老迈的老农也是不可小觑的啊,风度气质比林洛的大学校长还猛。林洛同时心底也在窃喜,这平白无故就得到了一个人才。这时代什么最重要,人才啊!这时代什么最不值钱,也是人才啊!

堂堂西门豹现在还只是赵国岐山县的一个小小县令,要按照这种趋势发展,估计这辈子就没有西门豹治邺的壮举了。

只有物尽其用,人尽其职,人才才会是人才!

十五两银子,从岐山县城请来五位老师傅,除却正殿不需要修缮之外,专门建造了一户偏殿,一户厨房,一个相当大的室外练功台,还有一排连着的五户宿舍,每户宿舍可以住五个人。

除了这些依附于正殿的建筑,林洛还让几位老师傅在山顶又重新修了两间屋子。

看着难行的道路,几位老师傅本来不愿意累死累活的爬山再去建新屋子,不过在林洛几盅好酒外加熟牛肉的份上,没过会儿几人就喝上了头,兄弟兄弟的叫了起来。

等到几位吃的盐都比林洛吃的饭多的老师傅醒来,哭着拍着大腿,直呼上当,被个嘴上没毛的小子给摆了一道!林洛呢,早就躲在屋顶上笑了。

还别说,林洛只是把他的想法一说,这些个老工匠就能明明白白的建造出来。

等到结账修葺好的那日,林洛站在山门正殿看着偌大的门派驻地,心底那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难怪那么多人前赴后继的想要当帝王将相,盟主第一,这种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气势,就不是一般的爽!

所有的工程都建好,本该是大喜的日子,可是因为最后一件小事,林洛和斳云昕闹了别扭,严重到斳云昕都没出来吃晚饭。

晚上林洛端着饭来到山顶特意建好的两间屋子。

这屋子就是专门给林洛和斳云昕造的。总不能让两位“长辈”到时候和一堆徒弟混在一起吧?而且这里是前少阳山最高的一处所在,视野地界均是开阔,林洛还罪恶的忽悠着几个瓦匠修了一座小亭子,不过为此也多花费了一两银子。

来到斳云昕房间门口,林洛敲了敲门,“师姐,出来吃点饭吧,你一天都没吃过饭了。”房间里没有任何声音,他这才有些着急。

“师姐,名字的事情可以商量,你这可千万不能绝食!”林洛手上端着一个红花木的盘子,上面是两样精致的小菜和一碗米饭。

因为斳云昕闹别扭根本没来吃饭,林洛只好随意刨了几口就端着热乎的饭菜一路小跑到山顶。

可是不管林洛怎样敲门诉苦,斳云昕都没有要开门的意思。

“师姐,再不开门我可就要硬闯了!”林洛说着朝后退开几步,准备将门踢开。

正巧这时候斳云昕挽着剑从山下走上来,一看到林洛这架势立马明白了原因。

“掌门师弟要是踹出去这一脚,怕是值几十文钱哩!”

听到这话,林洛顿时反应过来,可是身子因为惯性却已经无法保持平衡,一个踉跄,又要顾及掌中的吃食,动作来回反复,像极了街上扮丑杂耍的艺人。

斳云昕看到林洛这般出糗的模样,之前义愤填膺的怒火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原来事情的起因还得追溯到今天响午,匠人们辛苦了几天终于将任务完成,收了钱下了山。看着破旧的土匪山寨变成了崭新的雄伟门派,林洛和斳云昕都喜滋滋的,更是对门派的将来怀揣着憧憬。

剪彩,放鞭炮的礼成之后,就是在山门口立下标记的时候了。

想想小说里的武当山,少林寺,全真派什么的,都会在山下立一块大石头,上面注明从这里开始都将是门派驻地,你们进来的人要小心。这边林洛和斳云昕石头都准备好了,结果两人就因为本派名字的问题发生了争执。

其实林洛的想法很简单,以后门派肯定是要大火的,而且不单单专精于剑,何必拘泥形式继续叫岐山剑派呢?再说这名字也一点不狂酷霸拽,说起来丝毫没有气势,于是动了改名的心思。

斳云昕呢?

岐山剑派是她们斳家三代的心血,怎么能说改就改,师姐一下子想不通,就闹了别扭一个人跑掉了。

林洛以为斳云昕闹别扭就匆忙收拾好饭菜给她送来,斳云昕则是心烦意乱,一个人跑到山里去练剑发泄去了,是以林洛以为斳云昕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绝食,还不给开门。

“咳咳,这些都是师弟我博览群书的结果,师姐莫要猜测了。既然银两够用,那我们快些准备准备。”

斳云昕又不适时宜的愣了神,这个师姐哪里都好,就是爱不时在聊天中走神,惹得节奏一顿一顿。

山脚下的几户屋子,林洛的想法是最好能当做山门最前沿,一些驻留弟子或者山上的农家都可以住在那里,算作门派的第一道屏障。

其次除了正殿之外,其他的茅草屋全部推倒新建!

需要专门的练功房,还有集体宿舍的概念也需要推广!还有……还有很多很多想法都需要实现。

林洛还以为是预算费用太高,斳云昕一时囊中羞涩不好回答,这个表现让林洛有些失落,看来好汉再好,也抵不住金银三两。

斳云昕沉吟了一会儿,“价格来说倒不是什么大问题,请些泥瓦匠,材料在县城买好,大抵十五两银子就可以打住。我好奇的是掌门师弟先前不是研究儒家学问的么,怎么现在对法家的制度和墨家的奇淫巧技也如此擅长?”

林洛老脸一红,总不能说这些都是二十一世纪总结出来的高效方法吧!

等到过段时间门派开始走上正轨,欣欣向荣,赵阿伯就可以充当一个门派的守门人,负责传话什么的。不过既然老人家闲不住主动要求去农田劳作,林洛再三强调身体第一后,也就应允了老人家的决定。

回过神来,林洛也听到了赵阿伯的建议。

“老朽觉得,这些房子是需要修缮一下。虽然老朽不懂江湖事,不过应该和治家治国是一个道理,一个门派的驻地富丽堂皇,气派非凡,肯定会对来者留下一个庄重的好印象,反之则不然。掌门的门派以后必然会红火,想要递拜帖的弟子肯定如过江之鲫,摩肩接踵络绎不绝,所以这门派驻地最好还是先行修缮,给门派带来一个好的气息。”

林洛将脑海中的想法一一道来,因为想法虽然都好,但是没钱什么也办不了,他对现在预想都没有一个准确的价格,所以凡事都需要询问斳云昕的意见。

听罢林洛天马行空的想法,斳云昕没有立即回答。

斳云昕可是整个门派最关键的枢纽,因为她手握财政大权。

找人修缮需要请泥瓦匠,林洛的想法是既然要修缮,那就将整个山门重新修缮一气。

所以林洛很简单的就给门派忽悠来两位“新鲜血液”。因为所有人都走掉,山脚下的农田没人照料,所以赵阿伯自告奋勇的请求为门派做贡献,去掌管山脚下的农田。

林洛一想也没问题,添了两个人头,吃饭的问题总要解决的。出去买还不如自给自足。林洛收留两位老人,本来没有想着让他们去做什么活儿,而是想的更长远,不是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么,现在家有两老,相当两个宝贝。

赵阿伯听了林洛的话,仿佛听到了什么难得的笑话,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脸颊红润。“掌门真是羞煞老朽了,老朽见到刀剑都吓得要死,哪里算得什么英雄呦!”

林洛置之一笑,没有计较赵阿伯的话。

既然决定了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林洛和斳云昕也就开始动起手来。

听完赵阿伯的话,林洛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凑到赵阿伯的身边,“赵阿伯,你究竟是那位大能,这么深刻的见底简直和我如出一辙啊,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得了!林洛这一句话还是变相的把自己夸了一遍。

斳云昕回答过后,赵阿伯腆着老脸笑了笑,“掌门这是在询问老朽的意见?”

林洛点了点头,赵阿伯和赵阿妈决定不走后,林洛询问过他们是否愿意加入岐山剑派。

对于两位老人,只要还能住在这里,加入不加入什么江湖门派也没有什么不同,都一把年纪的,难道掌门还真要他们一把老骨头提着锄头犁什么的冲上去?

热门推荐
YY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