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情系维克多

作者:小Y 来源:YY小说 时间:2019-04-15 18:20:17

"这是怎么回事?"这次服装展销会的成功举办也成了当地各家新闻媒体争相报道的新闻。电视台生活频道的记者们在釆访的过程中发现了时尚服装公司时装表演队在展示服装丶吸引顾客丶促进销售方面所发挥的特殊作用,更发现了安菲萨和安菲娅这样的外国人才,对时装表演队和安菲萨及安菲娅进行专题采访与报道。但是,他们并未因此而满足,认为安菲萨和安菲娅是当地现实生活中的奇葩,电视的生活频道的节目,有她们的参与会更加丰富多彩。因此,频道的总编导亲自到公司来联系,将安菲萨和安菲娅作为特邀嘉宾,参与生活频道节目的录制活动。张华新一愣,又瞠

情系维克多小说精彩章节

世外桃源人推荐小说《情系维克多》"这是怎么回事?"这次服装展销会的成功举办也成了当地各家新闻媒体争相报道的新闻。电视台生活频道的记者们在釆访的过程中发现了时尚服装公司时装表演队在展示服装丶吸引顾客丶促进销售方面所发挥的特殊作用,更发现了安菲萨和安菲娅这样的外国人才,对时装表演队和安菲萨及安菲娅进行专题采访与报道。但是,他们并未因此而满足,认为安菲萨和安菲娅是当地现实生活中的奇葩,电视的生活频道的节目,有她们的参与会更加丰富多彩。因此,频道的总编导亲自到公司来联系,将安菲萨和安菲娅作为特邀嘉宾,参与生活频道节目的录制活动。张华新一愣,又瞠目结舌了。"你如果觉得有问题,可以提出来,咱们共同研究解决。""好好干吧,你们的明天更美好!"安菲萨丶安菲娅和阳春秋的举止言语,张华新看眼里,听在耳里,心里难受得无法形容。他难以呆在那里,低着头,叹着气,迅速离开了。"好消息,好消息,我有特大的好消息要告诉你们呀!"接着,他高兴地对安菲萨和安菲娅说:张华新把他所看到的阳春秋和安菲萨丶安菲娅相处的情景说了说,最后还特别强调了一句:这时候的张华新,痛切地感受到情场如战常安菲萨和安菲娅像是敌我双方都要攻占的高地,谁占领了,就被谁所拥有,谁就是胜利者。他觉得,他自己是失败者,而胜利者却是自己的姐夫阳春秋。...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赵丽萍没有动气,却轻蔑对张华新说:

"像你这种人,根本不配与我交朋友。"

说罢,也愤然离去。

此时的白玉兰,感慨万端,望着周小娟和赵丽萍远去的身影,自语道:

"不愧为新时代的淑女,骨傲气正,令人敬畏。"

然后,对张华新说:

"现在只剩下咱们两个人了,应当心平气和地把各自藏在心里的不想说或不敢说的话都说出来,让我了解真实的你,也让你了解真实的我。因为说假话是在骗别人,同时也在骗自己,对人对己都没有什么好处。"

此时的张华新,像洩了气的皮球和霜打的菜叶,软绵绵地耷拉着脑袋鼓不起劲,低声回应道:

"你想让我说什么,就只管问吧,我不会自欺欺人了。"

"好吧。"白玉兰表示赞许。"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你现在是不是还在打安菲萨和安菲娅的主意。你必须老老实实地告诉我,我也会把我的态度老老实实地告诉你。"

"好吧,有话藏在心里没意思,我就对你直说吧。"张华新打开了话匣子。"说实在的,我对安菲萨和安菲娅确实爱慕。我觉得像她们这么漂亮的俄罗斯姑娘会有许多中国男人喜爱的,我之所以热情主动地接近她们,与她们交朋友,与她们约会,就是想抢在别人前头,把她们弄到手。如今让你们一闹,我的梦想彻底破灭了。现在,面对现实,我就要打她们的主意,也不会有好结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们嫁给别人,我也只能是望梅止渴而已。"

听张华新这么说,白玉兰忍不住笑了,言道:

"原来花心之人也会吃醋呀!你这番酸言酸语,我听了之后突发联想。周小娟和赵丽萍都是你喜爱丶追求的女子,她们离你而去,要与别的男人,而且是在各个方面都比你强的男人,心心相爱,成双成对,不知你心中是何滋味。"

"当然更难受啦。"张华新真的实话实说了。

"知道吃醋丶难受就行了。"白玉兰说。"我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你想知道什么,问吧,我更不会自欺欺人。"

张华新皱眉低头思考了一会儿,郑重地说:

"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你会不会像周小娟和赵丽萍那样,离我而去。"

"既会,也不会。"白玉兰回答。

"什么意思?"张华新不解。

"如果你花心不改,另寻女友,我当然会像周小娟和赵丽萍那样,离你而去,去找比你更帅更強更有能力更有水平更有声望的男人结婚,让你望梅也解不了渴,掉进醋缸里喝醋去!"白玉兰坚定不移地回答。

张华新瞠目结舌,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你呀,真是花心人说花心话。早知道你是这种人,我根本不会理你!"

说罢,愤然离去。

"今天这事,与其说是为解救俄罗斯姑娘而来,倒不如说是我们自己打开心结而来。我自己与张华新认识没有几天,对他很不了解。以前,我根本不知道他曾经与周小娟相恋的事。更不知道他为了赵丽萍而抛弃周小娟。至于赵丽萍,她是我的同学,起初我认为张华新是她的男朋友,便热诚相待。但是张华新对我说,赵丽萍只是他的一般同事关系,并表示希望与我交朋友,我听信了,就与他开始了交往。这些话,我憋在心里很难受,讲出来了,畅快许多。周小娟,赵丽萍,你们心中有什么话,通通都讲出来吧。"

"我的话,憋在心里最难受。"赵丽萍说。"我原先根本不认识张华新,根本没有与他交朋友的意思。是他看上了我,求他姐姐做我的工作,我才与他来往的。他追我,却又抛弃我,世上竟然会有这样的人!"

"我也有话要说。"周小娟说。"我们在职业技术学院读书的时候,学校的女生很多,可是他硬要与我交朋友。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最喜欢我这样的女孩。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并不是他最喜欢的女孩。他最喜欢的究竟是什么的女孩,我实在搞不清楚。"

"我......"张华新支支吾吾地磨蹭了一阵子,最后冒出这么一句话:

"我也不知道我最喜欢的女人是谁了。"

周小娟听了,勃然大怒,手指张华新的鼻子,说:

张玉梅首先与白玉兰联络。在此之前,张玉梅曾经找白玉兰谈过,把张华新的花心事实全讲了,并且恳请白玉兰看好管紧张华新。这使白玉兰深受感动,觉得张玉梅待人非常诚恳丶善良,对于她从赵丽萍那里抢走张华新这件事,张玉梅不仅不怪罪,而且要帮她维护她与张华新的关系,一般人是很难做到的。因此,张玉梅来与她联络的时候,她说:

"张华新现在这么做,在感情上受到伤害的必然是我。周小娟和赵丽萍是已经受到过伤害的人,对她们的联络,就由我来负责吧,这也是我应尽的责任。"

白玉兰的确把联络周小娟和赵丽萍的任务承担起来了。正如白玉兰所说,周小娟和赵丽萍都是在感情上受过伤害的人,她们想借此机会讥讽张华新,出出心中的怨气,同时也不想让白玉兰受到同样矽伤害,所以都同意按照阳春秋和张玉梅商定的办法去办。

周小娟的这番话,白玉兰非常赞同,立即质问张华新:

"周小娟说的话对极了,你今天必须向我们讲清楚,你最喜欢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孩?你对周小娟说她是你最喜欢的。那么,我问你,你现在还喜欢她吗?如果还喜欢,我马上退出,与你断绝来往。还有赵丽萍,她是我的同窗好友,你追过她,说明你喜欢她。我应该祝福她,不该与你交朋友。现在,你当着我们三个人的面,把你的心思亮出来,明确回答:你喜欢的女人,到底是谁?"

"看你往哪里逃!今天,我们决不会放过你!"

周小娟和赵丽萍追上来之后,白玉兰找了个地方让大家坐下来,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阳春秋说。"我们这么做,等于设置了一个陷阱等着他跳。他落入陷阱,必然后悔莫及,刻骨铭心,警钟长鸣。这对于他这一生,是有好处的。"

"对,就这么办。咱们分头去布置,你负责联络安菲萨和安菲娅,我负责联络周小娟丶赵丽萍和白玉兰。"张玉梅说。

"他逃走,我就追,今天一定要让他把话说清楚。"

说罢,便飞跑而去。

张华新没逃多远,就被白玉兰追上了。她一把抓住张华新的衣领,怒吼道:

这天上午,白玉兰丶周小娟和赵丽萍早早地来到了临江公园。她们躲在暗处观察张华新的行踪,当张华新把安菲萨和安菲娅引入竹林深处坐下来交谈的时候,她们便悄悄地跟了过去,在张华新身后不远的竹林里里躲藏起来,然后伺机而动,突然出现,当面戳穿张华新的谎言。

张华新仓皇逃窜,白玉兰对周小娟和赵丽萍说:

张华新落入的"陷阱",是他的姐夫阳春秋和姐姐张玉梅共同设置的。

阳春秋得知张华新要与安菲萨和安菲娅交朋友的消息之后,与张玉梅商量对策。张玉梅说:

"我们幸好做了预防的工作,使安菲萨和安菲娅有了警惕性,抵御了花心男人的诱惑。不过,我们的真正目是要教育张华新,使他改掉花心的毛病。所以,我的意见是利用这次机会,让周小娟丶赵丽萍丶白玉兰都站出来,在安菲萨和安菲娅的面前揭露他的花心丑行,使他感受到自己的不良行为会受到谴责丶唾弃,从而有所收敛。"

热门推荐
YY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