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清鱼蜃始白嵌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4-10 13:02:48

《第二百零八章杀戮会使人变成恶魔》出自阿拘的小说《清鱼蜃始白嵌》,《清鱼蜃始白嵌》无错版章节《第二百零八章杀戮会使人变成恶魔》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清鱼蜃始白嵌小说精彩章节

万千位面皆如此,残忍的生存法则下,低等卑微的生命遭受碾压。无尽的轮回,永世的抗争,烈血如燃,问谁能不死不灭?当凡人踏上抗争之路,噬血屠戮,王者为尊!《清鱼蜃始白嵌》由阿拘所著,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值得书迷们关注的一本好书,本站提供清鱼蜃始白嵌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第二百零八章杀戮会使人变成恶魔》出自阿拘的小说《清鱼蜃始白嵌》,《清鱼蜃始白嵌》无错版章节《第二百零八章杀戮会使人变成恶魔》免费试读就到YY小说阅读网。

《清鱼蜃始白嵌》试读章节:杀戮会使人变成恶魔

非鼎的人会个个泪流满面的对此挂保证,凡是非眠设置的计划,绝对精品到该坑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的妥妥弄进坑里,坑到他们爬不出来的被坑死为止。

唯一例外的,在非鼎之中,仅有一个军长是永久豁免。

连同列罗这位前任的王在内,同样是不幸被非眠坑了的受害者。

彼阿说的太坚定,坚定到如今身份是非鼎双王的印暄彻底哑口无言。

他家彼阿的话,为什么听起来褒贬不一,很容易让人想歪呢?

“所以说想把相融的分身们坑到死,真的可以试试把人逮过来,不、不,相融都敢把分身们‘示之于众’,应该不介意直接一个个拎到我们面前,让列罗试着改造成能自爆的傀儡再放回去,然后把分身们聚集成团的被这些改造过的分身一批批炸死?”

深渊比起古树是残忍噬血了无数倍,很简单就把非眠给出的方法修改了下。

“我觉得可行。”彼阿点点头,这种方案比让某人动手去杀更有可能成功。

“相融跟离佐撑得住吗?”印暄始终关心着他曾经照养长大的幼崽们。

“君上关心这些做什么?”恶魔彼阿话刚说完,发现自家君上皱起眉头,当下不屑的啧了一声,继续道:“管他撑不撑的住,需要做、非要做,那就算是死也一样要做,他们心性比君上想像中的要坚定很多,彷佛是……死前遗愿那样的坚决。”

“彼阿。”印暄抚额叹息,对于自家恶魔最后那句形容感到心惊胆颤。

“君上,有没有很自豪?看着自己养出来的孩子,成长的跟自己好像?”

恶魔彼阿不是故意戳自家君上的伤口,而是有些话得提前说。

不然的话,七水那边的事,关于清鱼跟白梦,哼哼哼,是要怎么收尾?

自家君上最终会明白的,为什么白嵌会在记起过去的事后选择自杀,虽然恶魔彼阿一直没想过这种可能,直到来了无宁,才后知后觉的想通。

有什么事非得做到那种地步?据说,嗯,据自家君上某天说起跟定军讨论时,定军某句意外发言,彼阿当时若有所觉却没想清,直到现在才懂。

如果是自己的话,啊啊啊,看着白目的黑牙曾经被他因为菲阿的事折磨的有多惨,就知道,恶魔的手段可远比白嵌狠毒凶残个无数倍呀!

自家恶魔刚刚说:“看着自己养出来的孩子,成长的跟自己好像?”

印暄直接把前半句疑似嘲讽的话忽略掉,重点摆在了后面两句上。

彼阿从来不说没用的话,他的习惯是直接动手,就像比起警告天使亚纳什么不能做,他会来个飞踢,先把亚纳踹飞再来说。

究竟是非鼎有什么事让彼阿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在有类似人物、相近发展状态下,刻意提醒他这件事,或者是千战出事?不然是七水?

印暄还在愣愣的回想着,到底是哪个世界哪个人出事……

啪的一声,是重重的拳头互击声传来,以及接下来的彼此互骂。

“彼阿.劣多,你想干什么?”深渊气急败坏的加大挥拳力道。

“愚蠢,不是叫你们把我家君上还给我了吗?”恶魔彼阿顺势被拳头挥退,毫不在乎的一扬手,接下来准备挥军刀砍人了。

“济新,我们走。”古树急忙把思考中的济新一把抱起,拔腿狂奔。

“啧。”恶魔彼阿毫不思索的,军刀一挥。

啪的一声,这次是深渊挡住了军刀,在他挥拳的正前方有一道触须般的虚影,牢牢架住了军刀,和先前被追着打的情况不同,没有古树跟济新碍手碍脚,怎么发挥都行,再说了,这恶魔实在是──欠揍。

“不要以为我容你一时,你就可以一直放肆。”深渊火大的咆哮。

“啊,容我?呸,我才是忍你们够久了。”恶魔彼阿比他更忿怒。

君上替他们挡住攻击,重伤醒来还要安抚他们心灵、开解他们心结!

这么糟糕的深渊跟古树,忽然让彼阿想起了天使亚纳,然后,不可忍。

亚纳好歹还家事万能,是个管家型的优质天使,虽然蠢了点、傻了点,除了惹过一次麻烦,彼阿想起背叛之花的事就心情不爽,可是,总归来说,亚纳循规蹈矩真没犯过什么无法原谅的大错,甚至有时贴心、听话极了。

古树跟深渊呢?还有无宁的这些人,以及移居七水的人们都有个坏习惯,他们不见得是不懂得什么叫付出,仅仅是……嗯,付出的不对。

其实也不令人意外,弱肉强食、强者总在残杀弱者的无宁,即使学会温柔、懂得付出,在其他人衬托下、误导下,方向一不小心就会歪。

就跟古树、深渊只记得对济新的亏欠,完全忘记白梦承载了济新多年的付出,结果才会导致白梦离开王座,济新的辛苦彻底白费。

彼阿可是记得那只天使亚纳连自家君上被自己害的考试没满分都敢动手抽自己,如今这两个无视自家君上努力的家伙,哼哼哼。

“我要带我家君上走。”彼阿决定继续暴走。

“神经病!”深渊真的气坏了,可是,一直到想反过来给这只蝙蝠一点教训,却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受到什么压制?

“不对。”深渊拳头一摆,触须虚影猛地弹开军刀,他往后撤的时候,顺手捞过跑得太慢的古树、济新,将他们往空中飞过来的巨大岛鱼抛过去。

“深渊?”被抛飞的古树狼狈抱着济新,在大大的岛鱼背上滚了两圈。

印暄被连带着滚了滚,不禁回过神来,偏头看向底下。

这一次即使深渊忍无可忍的下重手,他家那只蝙蝠……呃,他家恶魔好像也并不怎么吃力的应对自如?明明这里是无宁。啊,是这样了吧?

“我是非鼎的双王,那是我的使役恶魔,这里是无宁。”

印暄的话说的简单,声音不怎么响,更因为在空中,仅有两个人听见。

古树起初没听明白,济新怎么忽然说起这些?

结果,岛鱼定军终于反应过来,“难怪我明明也要受到世界规则压制,就像在非鼎时,最开始总觉得实力发挥不出来,这一次我的身体是七水的,身在无宁却没有受到太大限制,是因为我是这次非鼎双王的引导者?”

“啊?”古树更茫然了,事情怎么牵扯到非鼎上头去?

“我刚刚为了保护你,被你的树根抽的差点当场死亡,不是吗?”

印暄叹口气,用力拍了拍古树的肩,看来,他们都没想过这回事。

他就觉得自家恶魔爆发起来是不是战力飙升的太夸张?原来如此。

“异界的王,为了保护我们这两个守护者受到重创,所以,现在你的使役恶魔是在世界规则允许之下,对我们……施以报复?”

古树不得不这么说,那个恶魔的态度妥妥的充满了恶意,毫不掩饰。

“恐怕不止。”印暄无奈的笑了笑,“我好像是为了帮你们解决事情,才来无宁的?我并不是异界侵略,加上列罗帮了你们不少,他更是前任非鼎的王。”

言外之意就是,非鼎对无宁没有亏欠什么,前脚要了一个定军走,后脚列罗就自动来还债,结果无宁的人居然差点杀死非鼎的王印暄,这笔债欠大了。

“啊,难怪。”古树彻底明白了。

如果可以,他实在很想把济新留在这只大鱼上头,自己跳下去跟深渊一起,和那只残暴起来太过份的蝙蝠好好打一场,被打伤就当偿还,可惜,本体巨树受过重创对他造成的影响极大,即使经过多年休养,仍算不上彻底康复。

所以,古树无奈的看着底下的某恶魔狠狠追着深渊毒打,打到其他人看不过去就前仆后继的跑去帮忙,这个场面看起来,莫名的让他惊愕。

嗯,就跟本体巨树受到攻击折毁前,古树看到一大群植物人朝他冲过来时一样的心情复杂,他当时有想过的,这些植物人是来趁火打劫,万万没想到,他们并不是,更是在深渊到来前、列罗出手前,死命想要保住他的命。

原来,不是无宁的人真的个个无可救药,不值得他们再多努力一下。

而是没有到那个时候,他们没有机会看见,为了保住他们,无宁的人也是会宁死不屈的扑向敌人,会一个个的为他们豁出命去。

即使这些水族人、植物人强弱不一,有的能挨军刀一击再加一拳,有的甚至挨不到军刀的边,就会被军刀带起的刀风刮飞出去……

有世界规则加乘的恶魔,和被世界规则压制的无宁众人、深渊及古树,双方战力根本是不能比的,却不晓得为什么,古树看着竟是打从心里想笑。

好像曾经追求过很多年又失望过很多次的东西,居然真的看到它出现。

原来不是没有改变,是改变从来不曾浮出表面,更在心里埋的太深沉。

当掩饰成了习惯,当周围仍旧是强者生、弱者死的风气,再多的心情、想法似乎除了全数掩埋在心里面,再没有其他的选择。

不能跟别人不同,需要跟所有人是一致的反应、姿态,是何等的悲哀?

有些异类总是难以存活长久,不管强弱都是如此。

例子?就看曾经为王的水母一族差点被屠的干干净净,可见一般。

更别提此任的王白梦选择不杀俘,结果是什么?是被赶下王座啊!

战争古树跟深渊巨鱆在无宁世界站的角度太高,高到仅有王可以媲美,不,王或许每隔千年或几千年要换一次,他们却始终存在,越是如此,他们越是不能理解朝不保夕的无宁普通居民们,心里究竟在害怕、挣扎什么。

因为距离而不能互相理解,更因为所见的片面,对彼此误解更深,古树一直到看见水族人跟植物人态度的改变、实际的付出,才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好在灭世之前,我看到了希望。”古树喃喃自语的说,话声轻颤。

印暄看了看他,没有说话。

被他们两个踩在底下的岛鱼,倒是晃悠悠的在半空中更往战场飘去。

这一次不再是屠戮,不是血腥飞溅,仅仅是斗殴罢了。

或许无宁的人从未遇过这样的斗殴,即使伤的再重也无碍生死的斗殴。

所以,当恶魔追着深渊挥刀,其他人心怀死志的前仆后继,却在被打飞后发现自己还活着,那是多么惊愕又茫然的情绪。

杀戮,是很严肃,且不可逆转的行为,生就是生,死就是死。

可是,这个前面还上演过什么叫毫不犹豫的杀戮的恶魔,如今却儿戏般的让他们亲身体验了,可以痛到极点却除了一些忿怒,不带仇恨的互殴。

只是有些变化会使人心有所悟而成长,却有些人……会更加堕落。

如果您觉得《清鱼蜃始白嵌》还不错的话,请阅读正版,谢谢支持!

《清鱼蜃始白嵌》是阿拘的小说,本站提供清鱼蜃始白嵌小说免费阅读,清鱼蜃始白嵌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集完整版无弹窗无广告,清鱼蜃始白嵌最佳阅读体验就在YY小说阅读网。,看了主人翁是《清鱼蜃始白嵌》的小说试读章节:杀戮会使人变成恶魔,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YY小说哟。

热门推荐
YY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