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华天成丁香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3-14 14:46:44

《第2209章 复仇前的叮嘱》出自盛世龙腾的小说《华天成丁香》,《华天成丁香》无错版章节《第2209章 复仇前的叮嘱》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华天成丁香小说精彩章节

下午,在福海鑫大酒店吃完酒席的人,都相继离开了。就这一周时间,华天成不停地出来迎接,前来给老干娘吊丧的人,他已经累得筋疲力尽。客厅里就剩下了丁香和金宝还有丑娃。自从老干娘死了之后,丑娃再也不敢一个人在仙医阁住了,他总是紧紧地跟着华天成。

在长寿县有一个风俗,就是家里死了亲人的儿女,在老人没有下葬前是不能洗脸刷牙,更不能梳头和理发,就连刮胡子都是不允许的。因此华天成的胡子,已经长了有三厘米长,成了一个络腮胡子。这胡子一直从他的脖子往下延伸,让许多女人看了不由地产生无限的遐想。

华天成很疲倦地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所有的孝衣和孝帽都已经脱下来收了起来。丁香和金宝已经把下午饭做好了,她看着华天成的憔悴的样子说道:“天成,去洗个脸和手吃饭吧?这一周时间,你总是爬天跪地的,几个晚上都没有好好休息了。吃完饭后,我和金宝还有丑娃在这里守着,你上去好好睡一会。其实你只有二十四岁,不刮胡子就跟三十岁的人一样。”

“好吧,我去洗个澡,刮个胡子就出来。我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娘,就这样被害死了。丁香、金宝,最近我要出去办点事,你们两个要特别注意安全。不过你们也不要太害怕,我给你们两个配备的跟踪器,你们都要悄悄地戴在身上,不要对外人声张。我出去办事,这次少则一周时间,多则需要半个月。你们进出都要把保镖地上,以防发生意外。”

“天成,我记住了。你快去洗澡吧,我们等你一块出来吃饭。”当丁香说完之后,金宝也看着华天成说:“天成哥,你说的话,我也记住了。不过你出去办事,要千万小心。我们都盼着你安全回来,我知道你不会告诉我们,你要出去办什么事。但是我预感不会是什么好事,因为我在你的眼神中不但看到了悲伤,更看到了一股杀气。你要记住我的话,天成联合集团公司不能没有你。”

华天成点了点,便对站着发楞的丑娃说道:“丑娃,你一会给我搓个背,我有话给你说。”

说完华天成就拿着换洗的衣服走进了卫生间里,不一会里面就传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十分钟后丑娃就敲开了卫生间的门。一股雾气将华天成笼罩在了里面,他腰间围了个浴巾对丑娃说:“一会你也洗个澡。你一边给我搓澡,我一边给你说。”于是丑娃很卖力地给华天成搓背,华天成胸前的一条龙毛,把丑娃都给看呆了。

当卫生间的门被再次关好,丑娃给华天成搓背的时候,他便语重心长地说道:“丑娃,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传承人。虽然你长得丑,但是你不傻。有人说你傻,那全是谣传。我给你的那本药书,你拿回家里去看。等我给老干娘报完仇,安全回来之后,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你也看到了,干娘是被恶魔害死的。大哥要去找这个害死干娘的魔,就不能守在你身边保护你。要是我不杀了这个恶魔,你住在仙医阁里也是不会安全的。你回家去好好背诵这些药方名,等我回来之后,可是要考你背的情况。你工资的事情不用担心,我还按既定的工资发放。

等你有了扎实的基础,大哥就可以把你带在身边来做助手。只要你喜欢学中医,大哥就愿意好好地教你。你哥死了,你父母又没有什么本事,你们家就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你的身上。你一定要听话好好地学,好好地背。等你脑子里有了许多医药知识,才能知道怎么学,如何学好中医。

在我没有回到仙医阁之前,你一人不要来仙医阁找我。”听了这话,丑娃咧着大嘴又哭了,问道:“大哥,你一定要活着回来。我看那个恶魔太可怕了,能把老干娘化成一滩血水。我也为你担心呀!要是你这次去,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这么大个集团公司,你要留给谁来管理?我嫂子也不在家,你另外也没有个亲人。”

《华天成丁香》是盛世龙腾的小说,本站提供华天成丁香小说免费阅读,华天成丁香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集完整版无弹窗无广告,华天成丁香最佳阅读体验就在日照小说网。

复仇前的叮嘱,看了华天成丁香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YY小说哟。

《第2209章 复仇前的叮嘱》出自盛世龙腾的小说《华天成丁香》,《华天成丁香》无错版章节《第2209章 复仇前的叮嘱》免费阅读就到YY小说阅读网。

濮阳静安对华天成丁香点评:主题凝炼,集中,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YY小说推荐文案试阅读《吻安!我的女医生》药膏

景柒不清楚江世岚为什么之前想尽办法想要得到的股份,现在她拱手相让,江世岚又突然又改变主意不要了。

景柒觉得这股份烫手,不该握在她手里。其实她说一分不少的话就是恶心一下江世岚和周岩。她已经打算好了,不要一分钱,这些股份本来就是人家的,她要得哪门子的钱。

可奇怪的是,周岩什么也不说,上来就只是退了合同。

景柒躺在露台的躺椅上沉思,阳光洒下来,照的景柒几欲睡去。拍门声突兀地响起来,景柒不用猜就知道是谁。

这世上就只有一个家伙永远没有开化,不懂得文明人的生活方式,不会摁门铃,这个人就是顾铭。

果然顾铭,一手拎着一大袋吃的,一手拎着不知是什么东西的大手提袋。这家伙刚才根本不是用手拍门,而是直接用他的蹄子踢门来着。

景柒嫌恶地瞪他,使劲摁了一下门铃,“下次摁这里。”

顾铭闪身进屋,“我腾不出手来啊!”他东西放在客厅茶几上,翻出手提袋里的盒子随便往景柒旁边一掷,“知道你没上班,给你弄点吃的。顺路给你带了个药膏和护肤,你去试试好不好用。”

景柒一眼就认出牌子是美国的,而且国内根本没有。前天这家伙才知道自己脸烫伤了,隔了一天这药就送来了,除非空运。明明大费周章,却假装云淡风轻。

要说顾铭,这些年真是对她有求必应,而且没有求也必应。她需要的他永远知道,而且时刻准备着。

顾铭把盒子塞进景柒手里,推着她进洗漱间,洗脸涂药。然后自己去厨房捣鼓。

景柒站在化妆镜前,拿着顾铭给的药膏和修复护肤看着昨天陆宇晨给她的来自英国的药膏和修复品。心中有几分怅然。她放下东西,出去。

“怎么这么快?”顾铭听到响动,从厨房探出头来。

“别弄吃的,我吃过了。”景柒扯开话题。

“知道你不喜欢油烟味,我弄的是现成的。”他将装好盘的菜端出来,摆在餐桌上,又回去端出个水果拼盘来,问景柒,“药膏好用吗?”

“还没用,怎么知道。”景柒抓了个樱桃丢进嘴里。

又有人拍门,铿锵有力,景柒纳闷顾铭都在屋里了,怎么又来个野蛮人。

陆宇晨两手插裤兜大摇大摆地绕过景柒直接进屋,看见餐桌上的吃的,毫不客气地坐下来,“刚好我没吃,大家一起。”

景柒迎着顾铭投来质问的眼神,开口介绍:“这是……呃!我表哥,陆宇晨。”她不去看陆宇晨,接着说,“这是我的朋友,顾铭。”

“哦!那请坐,小柒,别让朋友干站着啊!”他举手示意顾铭坐下来,好似主人一般。

两个人坐在餐桌的两端,景柒看他们注视着彼此,表情都有些怪怪的,不知道为什么,她开始有点紧张。

“表哥好!”顾铭笑意盎然,很上道地顺着景柒叫。这一声表哥看似平淡,其实暗藏玄机。

“小柒都不叫我表哥的,你不用急着叫。”陆宇晨淡淡地说。

空气突然有些凝固,两人彼此盯着对方又开始沉默。景柒心里发毛,只觉得嗓子发干,不知道该说什么打破僵局。心里暗骂,陆宇晨这家伙白天不上班干嘛跑来捣乱,还有顾铭这家伙,送东西这种快递小哥的活,他一个大少爷,老总干嘛要亲自来。好不容易不用站手术台,这两人是组团来给人找麻烦来了。

“你愣着干嘛?”陆宇晨瞪向景柒发号施令,“去拿餐盘来。”

景柒冷不防被他一呵,狗腿地就向厨房跑,半途觉着不对,忽然啊了一声,跑回来。凭什么就这么乖乖听他指挥啊?

“呵!我突然想起来,下午好像有台手术,我得马上回医院。呵呵!”她真诚地一脸歉意对俩人干笑,“不如,我们下次……今天太不好意思,招待不周啊!”

“相约不如巧遇,不如我和顾先生单约怎么样?”陆宇晨不理景柒,只盯着顾铭。

“恭敬不如从命!”顾铭看上去乐见其成的样子。

可是,景柒依然觉出一股火药味。

景柒直接跳起来,不管怎样有些事,不能从陆宇晨的口说出来让顾铭听到。早些年她找陆宇晨,顾铭也是下了功夫帮她的,虽然她不止一次的告诉顾铭找人是她一个人的事,可是顾铭实实在在的参与过。他单纯地以为她只是要找自己的表哥,并不知实情。这些年虽然她不曾承诺顾铭什么,但他的心思她一直都知道,如果他一定会知道些什么,那也是她自己说。

“顾铭,你不是说一会儿要去公司跟黎姿商量新片的事吗?你赶快去,不然时间来不及了,别又路上堵车。”她一边抓顾铭,一边向陆宇晨又说,“改天请嫂子也来家里坐一坐,昨天我回家,爷爷听你们回来了,也念叨呢!”

顾铭的脸一下子有了笑意,变的缓和了不少,起身告辞。

送出顾铭,景柒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但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不过另一尊佛还杵在那里啊!

“午餐难吃死了,还是一起吃晚餐吧!”陆宇晨将椅子往后一推,朝景柒说。

“晚上我要回家,你要是回去,我们一起晚餐。”景柒不失时机,鬼才要跟暴君一起单独晚餐。

“你在担心什么?”陆宇晨从餐厅过来,坐进沙发,对战战兢兢的景柒不答反问。

“呃……没有啊!”景柒故作轻松。

“你很在乎他?”陆宇晨追问。

“没……没有啊!”景柒越发看不懂眼前这个人了,甚至条件反射地要防卫,以免被扔出去,或者被掐脖子。

觉得陆宇晨阴恻恻的眼神很可怕,他的脸看上去那么冷漠,可是研讨会上他奇怪地说自己要找人,还莫名其妙叫她的名字,昨天好心给她扔了药膏。这个人真的是变幻莫测,到底要干什么?

陆宇晨起身,景柒条件反射地退了一步。

陆宇晨的脸突然沉下来,转过去的身,又回过来,“你怕我?”

“没……没有啊!”景柒不自然地躲着陆宇晨的眼睛,可是,她觉出什么不对来,她好像成了复读机,怎么只会说,“没……没有啊!”连结巴都是一致的。

她又不矮人一截,干嘛怕他,于是梗着脖子说:“你今天来干嘛?”

“我来告诉你,你没有什么嫂子,我早就离婚了。”陆宇晨盯着景柒倏然睁大的眼睛。

景柒的耳朵好像出问题了,嗡嗡响了一阵,“你……离婚?”

景柒的心不知怎么的有点痛,她从来都希望他过的顺风顺水。知道他这十几年的他乡漂泊,身边始终有人陪伴,她曾今也很欣慰。可是这是什么状况?他成长过程中就已经被亲人抛弃过一次,怎连婚姻也这样?

“收起你这奇怪的眼神,”陆宇晨看到景柒眼神伤感,是心疼似乎有同情,他胸中就燃起了怒火,他什么时候要他同情了,“你休想与姓顾的那小子结婚。”他霸道地说。

景柒回过神来,从陆宇晨手中挣脱,正色道:“凭什么呀?”

景柒气炸了,凭什么?太不讲理了!“不能因为你离婚了,你就心胸狭隘,不让我好过,你结婚离婚也不是我祸害的,你干嘛来祸害我?”

“祸害?”陆宇晨冷笑,“你听好了,我就是要祸害你!上次我早就说过,我要你乖乖地站到我这来,你敢不过来,我就天天祸害你!”他撂下狠话,就甩门走了。也不管景柒听没听得懂。

吻安!我的女医生精彩评论

黑寡妇跟多少人上过床了我求求你们百度一下漫威平行宇宙吧,你们所知道的公交车黑寡妇,只是无数个黑寡妇里面的一个,蜘蛛侠平行宇宙看过没?有的彼得帕克都四十多了,梅姨死了,衣服靠自己缝,而有的才二十岁出头,梅姨是前特工,给他支援了一身高科技所以不要再说黑寡妇的问题了,有问题的是你们啊你去过漫威吗?你这么知道那世界她是公交车。白痴一个瞎逼逼漫画里基本上和大多数英雄反派都睡过不是和多少人上过床,而是和绿巨人上过床,看了华天成丁香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YY小说

热门推荐
YY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