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我爱你,不分昼夜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9-11 20:31:28
我爱你,不分昼夜状态:完结作者:言多bi池全文阅读

最近是不是有很多书友们都在找这本主角是季晨远陆希的小说,下面小编详细说下这本小说,小说名字是《我爱你不分昼夜道》作者是言多bi池,书友们不要找错了哦!精彩片段:“不管你什么打扮,都让我倒胃口!”他轻嗤,手指在校服上滑动,“陆希,你不是跟男人走了么?怎么混成这样?嗯?白天在酒店做清洁工,晚上给男人做清洁工?”

我爱你,不分昼夜小说精彩章节

我很想一把扯掉口罩,然后拉着他的胳膊跟他说,季晨远,我错了,我当年离开是有原因的不是因为出轨,我们有孩子了,他不是很健康,但我爱他如命。

我想告诉他,他跟儿子是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男人了。

可是,我松开推车把手,准备拉住他的瞬间,他毫不犹豫往前走了。

我的动作僵住,不敢再呼吸。

入夜,我匆匆吃完饭,趁着酒店是白班,所以把幺豆拜托给邻居阿姨,又给了她一大袋子水果,转身去了晚上兼职的酒吧。

我没有别的选择,每天睡觉时间长的有五六个小时,短的仅三四个小时。

有时候连站着都在犯困。

可幺豆的治疗费……

酒吧包间,我端着酒坐在男人身旁,配合着他的笑。

我不能喝太多,我的病只是暂时控制住,并没有好,也并不会好。

当年诊断错误,骨癌是中期,并不是晚期。

所以我逃过一死,花了大半条命生下幺豆。

可我为了赚钱,必须喝酒。

这行来钱快。

刚没喝几杯,有人推门进来。

我随意瞥过去,只一眼就傻了。

季晨远究竟为什么会在这座城市!

“啊呀,我们的季大魔王来了!远道而来,有失远迎!快来,薄酒备着,美人也备着!”

身边的男人说要就在我大腿上掐了一把,示意我过去。

盯着进来的人,我久久动弹不了。

为什么会以这样的方式相遇。

季晨远站在门口的眼睛往这边一扫,我便浑身哆嗦。

显然,他看到了我,隔空往我这边一指:“这就是你给我备的美人?”

我旁边的男人自然不知道我和季晨远之间的那点路数。

他摸不准季晨远是不是看上我了,有些迟疑,但同时下意识把我搂在了他怀里。

刚好,季晨远走过来坐在旁边的空位上:“看来周总不了解我的品位,我喜欢干净的!”

周总恍然大悟:“原来季老板喜欢学生妹啊!你,去,换个衣服!”

这里的客人,通常有各种癖好。

有人喜欢穿校服的学生,有人喜欢空姐,有人喜欢护士,有人喜欢老师……

所以,这里也什么职业的衣服都备着。

“愣着做什么,动啊!”周总拧了一把我的大腿。

出门到了更衣室,翻箱倒柜找到一套校服,正往身上穿,门锁一动,有人进来。

我裤子已经穿好,外套拉链只拉到一半。

季晨远眉眼冷睨,三两步走到我面前。

身形很高,越靠近越压迫。

也没等我开口,他抓着我的衣领,替我把拉链往上一提。

无比耻辱。

我本来不是爱哭的人,一次次手术和治疗让我身心疲倦疼痛不已,我都一声不吭忍下了。

可唯独在他和儿子面前,我脆弱得连自己都觉得矫情。

可是,人的矫情怎样控制得住。

看到季晨远,我偏偏要泪流满面。

他眼中划过阴霾,可我从前只有过他的温暖。

以前,我叫他一声晨远哥哥,他会温暖地笑着回应。

他会说,小希,这称呼只能叫到你十八岁。

当时我不懂,抓着他胳膊问为什么。

他白净的脸一红,说因为以后我会嫁给他,成为他妻子,叫哥哥不合适。

那时候,最喜欢看他红着脸,一路红到脖子……

我就借故笑话他,说晨远哥哥脸皮真薄,像个小姑娘。

然后,他的脸更红了。

……

可是现在,他冷眼看着我,表情陌生到让我害怕。

“说话!”他低吼,脖子不再发红,而是绷紧到青筋都出来,“陆希,你的那些野男人不要你了么?嗯?”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咬牙咬到腮帮子都疼了。

可是到嘴边的话,愣是说不出口。

难道我要告诉他真相,然后让他眼睁睁陪着我死?

我知道他爱我,我也舍不得先走,让他一辈子都难过。

所以,宁愿用这种方式,让他恨我,厌恶我,看不起我。

至少比爱我要来的轻松得多。

“不是这样?”他眼眶红了,“过得不好也不肯找我么?不然这样……陆希,那些男人哪里好,你告诉我,他们给你多少钱,你开个价!做我情人,嗯?”

“不要……”

我终于开始哭了。

做过夫妻的爱人,要怎么相恨相杀。

“给我留点脸面,行么?过了今晚,你当没遇到过我!季晨远,就算我做天下男人的情人,也不做你的!”

因为,我爱你啊!  他忽然起来,笑得眼角多了光。

在不宽敞的更衣室里,他说:“陆希,你宁死不肯跟我?”

“是!”

我本就将死,怎么跟你?

我以为季晨远会就这么放过我,但我低估了他的执拗和血性。

他捏住我的手腕:“我偏要你!”

……

片刻过后,周总和其他客人看到的画面便是,我穿着校服,衣衫不整地被季晨远拉进了包厢。

但,仅仅是站在门口。

他说:“周总,你送的礼物我很喜欢,迫不及待要享用,今晚就先失陪,合作的事,明天我助理会联系你!”

周总搂着另一个姑娘眉开眼笑。

他端着酒杯朝我们敬了敬。

而后,季晨远拖着我出了酒吧。

风吹得我清醒无比,幺豆还在邻居那里,他会不会想我……

虽然他老是呆呆的,但我坚信他有思想,有知觉,会想我。

“季晨远你放开我!家里有人等我!”我拼了全身力气想要甩开他。

可是他的手像铁钳一般,把我牢牢锁住。

“家里有人等?男人?”他说话时的唇形都带着讥讽,“陆希,你在外面玩男人,家里还有另一个男人等?本事真大!呵……难怪,难怪你当初要跟我离婚,是因为我不愿意等你玩够了男人再回家么?”

虽然是夜晚,但酒吧外面人却不少。

他的话引来路人的纷纷侧目。

折磨至此,身上哪一寸都是撕裂。

既然误会了,那便误会吧,家里等我的,本来就是男人。

“是,你不如他。”

季晨远彻底疯了,他硬把我塞进车子后座,然后自己也跻身进来。

司机发动车子,连目的地都没问。

第一反应便是拉开车门要回去。

幺豆会害怕没有我的夜晚,虽然经常拜托邻居照顾他,可是我从来没有夜不归宿过。

我也不习惯没有他在身边的晚上。

可是,无论我怎么弄,门就是开不了,反而,车子疾驰的速度越来越快。

……

生拉硬扯到了酒店房间。

季晨远第一时间把我的校服扯开,

他说:“你喜欢玩这种游戏?好,我陪你,叫我,叫啊!”

“季……季……晨远……”

“我想听的不是这个!”季晨远揪着我衣领来回乱晃。

“晨远……晨远哥哥。”

他怔住,然后笑得邪气,越笑越厉害。

他说:“对,以前你还穿这身衣服的是时候,就是这么叫我的。来,再叫一声……”

“季晨远,放了我吧,我该回去了,求你,家里的人,真的很需要我!”

季晨远咬着牙,眼白骤红。

他撕开我的衣服:“到了这里,你今天就别想回去!”

胸口突然生凉,然后他微润又浅凉的嘴唇吻了过来。

痛……

仍然是痛。

原本就喝了酒,到现在本就身体不适。

连肌肉都在收缩发疼。

有时候疼得睡不着觉了,我到外面慢跑,越跑越疼,越跑越累,累到极致,就睡两三个小时,然后精力就充沛了。

季晨远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在摧残我身心。

他一下又一下的撞击,几乎让我骨散。

要命的是,我掉在门口的包里,手机骤响。

大半夜的,若非急事,不会有人给我打电话。

哀求季晨远,哀求他停下来。

可是他越发狠厉:“怎么,你男人等不了了?打电话催你了?”

几乎就是这瞬间,我快要脱口而出说那男人就是他儿子。

可我仍旧无法说出口。

他要是看到幺豆,会嫌弃他么?

嫌弃他两岁多还不会讲话,还没什么表情,不如别的孩子聪明。

电话铃声一遍又一遍,季晨远也一次又一次。

我放空的瞬间,他边要我叫他晨远哥哥,他说,应该要专心。

直到他睡过去,我才踉踉跄跄下床,几乎是用爬的,爬到了门边,从包里翻出手机,才发现手机已经没有电了。

我没带充电器。

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我捡起外套,哆哆嗦嗦套好裤子,拖着包,扶墙出去。

还好,还好我包里有钱,能打车。

现在已经凌晨四点。

真正的昼夜交替时分。

那一刹那,脑中都是花火飞溅,谁打来的电话,幺豆有没有事……

……

回到住处,我头一次不顾邻居大姐是不是已经睡下,一下下敲门。

可是无人回应。

我又回自己家,把手机充电,第一时间,看到来电显示。

电话好几个,有邻居大姐的,有陈岩温的。

还没回拨,再次接到陈岩温的来电。

十几秒后,手机掉在地上,我呆愣着不知所措。

他说,幺豆高烧,正在医院急救。

半夜打不到车,我只能忍着痛,不要命地往医院跑。

我爱你,不分昼夜状态:完结作者:言多bi池全文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