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重生娇妻会翻墙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11-20 20:27:39

《重生娇妻会翻墙》主要讲述了季凌轩萧清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第十六章娇妻翻墙京城权贵云集的poppyblood已开始了午夜狂欢,苏思雅带着萧清穿梭在一辆辆天字车牌的京车间,长枪短炮被她完美地隐藏在了外套下。而彼时的萧清,正一脑的怒气。她现在恨不得就想去找季凌轩...

重生娇妻会翻墙小说精彩章节

第十六章娇妻翻墙

京城权贵云集的poppyblood已开始了午夜狂欢,苏思雅带着萧清穿梭在一辆辆天字车牌的京车间,长枪短炮被她完美地隐藏在了外套下。

而彼时的萧清,正一脑的怒气。她现在恨不得就想去找季凌轩打架。也不知道今天是谁还特别大爷地扯着她,“不许超过十二点!”,可以嘛季凌轩,命令起她来还这么振振有词,转眼自己就在今晚的这场即将轰动全国的桃色新闻中充当重要角色。

好,十分的好。她倒是要看看,这名扬内外的季公子能有什么风采!

“封氏小开封轻扬,这号人物还真是有点重量。难怪让季凌轩举全城美/色给他办接风宴。”苏思雅喃喃。

可萧清现在满脑子只抓住了苏思雅话中的“美/色”二字。“美/色”“美/色”“美/色”……季凌轩,你丫怎么不去死!

“行了小清,先别气了,快跟上!”苏思雅拉着萧清,十分熟练地进入了VIP通道。

两人约莫在通道边蹲了一个小时,远处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就出现了。

“可让老娘逮到了这次!”苏思雅一个翻身,从雅座边举起了长炮。萧清也跟着望了过去,距离太远,她赶紧也把苏思雅的另一个单反拉过来,对着眼开始聚焦。

于是,萧清和苏思雅几乎是同时发出了一声。

“**!!!”

两个女人开始妒火中烧。

映入她们视线的,是以季凌轩陈映宇为首的一众纨绔。封轻扬彼时正跟在季凌轩和陈映宇身边,三人叫一个言笑晏晏,如沐春风啊!再看到一旁跟着的一个个惊为天人的貌美女子,身子跟残了半边一样地靠在那一个个纨绔怀里,几乎像是被拖着走一般。光是贴着封轻扬的,就有三个了……那群人,声势浩荡地席卷而过,尤其是陈映宇,笑得眼睛都歪了……倒是季凌轩脸上从容的表情还像点人样,可是,那挽着季凌轩的大胸美女是怎么一回事!?

“陈映宇永远地失去我了……”

“那不是季凌轩……”

妒火中烧的两个女人开始喃喃自语。

“思雅,这一组你拍好了吗?”萧清冷静下来之后,沉沉发声。

“差不多了。”苏思雅答。

“你想不想进去玩一玩?”萧清的眼里升了清冷的笑意。

……

“阿轩,你真是周到。”封轻扬斜斜地靠在KINGSIZE的卧榻上,搂着两个外籍名模笑道。

季凌轩在一旁抽着烟,单手支在后座上,一脸无谓。“喜欢的话,你在这玩个十年八年都行,我要回家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另一侧的陈映宇发出了惊天爆笑声。

“季三,你现在还是个人吗?”有时候,季凌轩发现,陈映宇的嘴和他女人苏思雅一样毒辣。

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一扬臂,陈映宇就被泼了一身的酒。

“啊!季三!你想打架是不是!”陈映宇一把推开怀中的温香软玉,惊叫到。

季凌轩扬眼看了一下陈映宇,陈映宇立马觉得寒气上脑,他还是选择闭嘴了好了。丫小子今天是抽的什么风?

“我老婆在家。”最终季凌轩当做无事一般地站了起来,就是要走。在说出这句话时,他的眉梢上有极浅的笑意。

“阿轩,你真的好可怕。”封轻扬忍着笑,拉着陈映宇齐齐坐好。也因为季凌轩这一句,吓得他们连怀中美人都不敢要了。

混世魔王的京城三公子,现在竟然在思春?!

“走了。”季凌轩已经走到门边,封轻扬那里肯罢休,直接上去拦人。

“轩轩,我好不容易从魁北克回来一次,你就不能多陪陪人家吗?”封轻扬邪气俊美的脸上扬起了轻薄的笑。季凌轩的胃里升一阵恶心。

“就是嘛!人家失恋了快两个多月,你也没有好好安慰过我,今晚不准走!”陈映宇更加夸张,直接整个人扑了上来。

封轻扬和陈映宇一人架着一边,季凌轩无奈地冷着脸。“最后一杯。”

“最后一杯!”陈映宇和封轻扬异口同声,贱笑嘻嘻。

一杯?哼,季凌轩,今夜不把你灌到亲娘都不认识,他们就枉为至交!有媳妇了不起啊?哼!

“Jerm,让人再把我的十二瓶TEQUILA拿来。”陈映宇招呼一旁的侍者。

“是,陈少。”

几分钟后,侍者陆陆续续地进来,他们开始毕恭毕敬地上酒。而彼时的三人,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阿宇,你又是怎么回事?”封轻扬问。

“别提了,苏思雅那个母老虎!”陈映宇拍桌。

“啊!!!”话语刚一落,陈映宇就又嚎叫了一声,身上又湿了。他正要抬头看是哪个不长眼的侍者敢泼他,但在看到那双好的眼睛时,他整个人震惊在原地。

季凌轩和封轻扬听到陈映宇惊叫,也早就抬起了头看去。这一看,除了封轻扬,包括季凌轩在内,也惊了。

季凌轩惊的倒不是泼给陈映宇酒的人,而是那个站在泼陈映宇酒的人的后面那个身影。这不是他老婆吗!?

几乎是下意识,季凌轩和陈映宇马上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思……思雅?”陈映宇惊到声音颤抖。

“母老虎是吧?好,你这里倒是温柔乡啊!”苏思雅气得直接把侍者的外套用力一扯,扔到了一边,然后她直接上手,就是揪起了陈映宇的衣领。那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含糊。

萧清站在苏思雅的身后,沉默地审视着也已经在审视自己的季凌轩。基本上的状况就是,陈映宇和苏思雅那边是动景,而她和季凌轩这边是静景,真是各有声色。

封轻扬感受到了四周围强烈的电流和火药味。身为人精的他,虽然不认识自己这两个兄弟的女人,可又怎么会看不出当下时局。方可脱身的他,最后只能为兄弟做到这里了。

刹那间,封轻扬立刻反应迅速地开始遣退一众外籍美妞。

“Hurryup!Hurryup!”

直到人走干净了,封轻扬自己就找个小角落藏起来了。

“小清,你听我说……”季凌轩上前,就是要一把搂过萧清。萧清的心猛地一跳,“小清”都出来,看来季凌轩真的是心虚了。七年前,他就是这样叫的她。

萧清抽开了被季凌轩紧握的手,继而不缓不慢地也开始脱下侍者的外套。

“季公子的场,还真是戒备森严。要不是用你的私人号码,还真是进不来。”萧清的声音缓缓而起。

封轻扬躲在角落里观望着这个让他们季公子“低声下气”的女人,真是不一般,说个话都能让人心肌梗塞。

“我们回家……”季凌轩可怜兮兮地又是要过来搂萧清,然后他又被萧清抽掉手了。

“别啊,我待会还要和思雅去拍艳/照。听说京城这些公子哥,修养不太好,身材还不错。”萧清正在极力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从她刚才进来开始,这里的女人,全部都碍她的眼。

“啊!”还不等萧清叫嚣一分钟,她直接又被季凌轩抱起来了。她挣扎想下来,却被季凌轩死死摁住。

“哇呜!!!!真**!!!!!!”角落的封轻扬正抱着小膝盖美滋滋地看戏。

“回家让你看个够。”季凌轩的脸色刷地就冷下来。

萧清更加气了,然后她直接不管不顾地就咬上了季凌轩的脖子。

“哇呜!!!妈妈!!难道这就是爱情吗?”封轻扬躲在小角落,抱头惊叹。可是,那个被咬的人为什么现在眼里都藏着笑意?

季凌轩只任她咬,然后不管不顾地抱着萧清走出了雅间。

陈映宇看见季凌轩那边已经釜底抽薪了,再看看自己这边的鸡飞狗跳,顿觉头痛不已。也罢,那他今夜就东施效颦一番。下一刻,他直接把正在对他进行“人身攻击”的苏思雅一把扛起,然后也往外走去。

“小扬在这为您播报,欢迎大家收看,这里是翻墙节目的大型飞醋现场!”封轻扬举起小旗,欢送两对花样情侣。

……

季凌轩是一路把萧清抱上车,抱下车,抱回家,抱上楼,抱上床的……嗯,意识到这次的问题有点复杂,所以季凌轩表现得很是清正,坚决不承认那些莺莺燕燕和自己有半点关系。

“你别压着我!没用了我告诉你,你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萧清那个气啊。

“我本性难移也是难移你啊。”季凌轩开始动手解萧清的衣扣。

“王八蛋!别碰我!碰你的那些全城‘美/色’去!”萧清一个回旋,把季凌轩踢下了床。

“咬了人,想不负责啊!?”季凌轩再次欺身而上。

“上了你我都能不负责!”萧清气得脱口而出。

“你说的……”季凌轩扔下这一句后直接狠狠地堵住了萧清的唇。

季凌轩不再温柔了,他强势地扯掉萧清的衣服和裙子,修长的指节直接绕到她的身后,果断地扯掉了束缚的扣子。随着“啪”的一声,萧清瞬间感觉冷风席过,身前一片空虚。

等一下?来真的吗这次?鬼知道又是不是报复她啊!耍她玩呢!王八蛋!

萧清一个翻身,直接就欺压在了季凌轩身上。她岔开腿,稳稳地缠住了他的窄腰。

“**这次再耍我,就……”话都没说完,她瞬间就被季凌轩从身下拉了过去。萧清一跌,整个人就跌在了季凌轩此刻已经赤/luo的胸膛前。

季凌轩心中一阵烦乱。萧清这个女人,总是能够困扰他。现在,他呼吸都困难了。看着身上的人,她婀娜的线条此刻正紧贴着他的身体,她竟然还神色清明,一派清冷地盯着自己看,真不把他当男人啊!靠!

他狠狠地向她的嘴唇咬去,然后他撬开她的唇齿,舌头长驱直入,直搅得萧清险些窒息。萧清的头发此刻铺展在枕边,她面目绯红,唇瓣殷红,看着季凌轩的眼神似若微醺,而又缱绻动人。季凌轩含着她的唇,一路往下,瞬间就彻底地掌握了主导地位。

七年之后的这副身体更加地成熟和丰腴,她的身上有着她独特的气息。季凌轩附在她的身上,英挺的鼻梁抵着她的颈间,贪婪地吮吻着她的每一寸肌肤,似要完全地占据着她的全部气息。

这七年间,有多少次的午夜梦回,他从黑暗中醒来,臂间却是落空一片。

他有许多女人,却没有一个能完全近身。他有许多的办法从那些女人身上得到轻佻的快乐,可却没有哪个女人,能够跟他有最私/密的结合。他不会去主动地去抱谁,亲谁,甚至抚摸,更不会让谁轻易地就坐在他的腿上。他的吻从来都是浅尝辄止,更像是照本宣科,敷衍了事,他从不允许哪个女人得寸进尺,侵入他的领地。

这些年来,他不会让任何人陪他过夜,要么彻夜玩乐,要么换场走人。他可以对所有人都不择手段,却唯独还留了一个萧门。都说他季凌轩有多么不可一世,腥风血雨,甚至是无心无肺。可只有他知道,他有多想见一见那个人。

他亲吻着萧清的全身。她的额头、鼻子、眼睛、颈部、锁骨、胸间、小腹,甚至更多……他的手游移抚摸在她的腿间,腰间,转而到了某个地带。萧清轻轻地仰着头,鼻尖渐渐泛酸。

思绪间,身下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她浅吟了一声,紧贴着季凌轩的身体轻颤了几下。只听见季凌轩附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含/住她的耳垂,然后温柔地对着她呢喃。

“七年,是太久了,我们慢慢来……”

季凌轩的话让萧清瞬间羞红了全身,她能感受到自己滚烫的温度紧贴着对方的冰凉。季凌轩轻轻地撰住她的双腿,然后将其分开。她额间的细汗密布,眼神却沉溺在了季凌轩那双沉湛夺人的眸间。

箭在弦上,万事俱备。

“我要洗澡。”突然,萧清就冷冷地来了那么一句,季凌轩的动作都不由地一顿。

“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洗澡。你抱我去……”萧清娇媚一笑,她的手掌缓缓地摩擦着季凌轩的背,然后不动声色地在他的耳边咬了一口。

季凌轩看向萧清的眼神,瞬间就更加复杂了起来。

浴室??

萧清眼神慢慢地飘离,她凑到季凌轩的耳边,低低地说了一句。“这里不**……”

季凌轩几乎是不可置信地看向身下的人,内心有些控制不住地兴奋。他不再说什么,瞬间就翻身而起,把人抱起来走向浴室。

萧清搂着季凌轩的脖子,感受着下/身狠狠抵着她的欲/望,她的眼角逐渐也升起了一丝得意。直到季凌轩把她放入浴缸,他也自然地欺身而上。

说时迟那时快,萧清突然就站了起来。一众水花溅起,她一把扯过浴巾,然后快速地围在自己身上就走了出去,被扔在浴缸里的季凌轩怔在原地。

还不下半秒,一声“咔嚓”的锁门声就传来,还伴随着萧清得意却也带着怒意的声音。

“季凌轩!你想碰我?做你的春秋大梦!和封轻扬去拉完了皮条,你以为回来随便亲亲抱抱我就会原谅你?今晚你就在里面好好反省吧!下次再和别的女人厮混,就不是锁在里面这么简单!”

季凌轩挫败地靠入水中,眉头深锁。他怎么忘了,萧清的坏是他一手调/教的……

次日,别墅的钟点工阿姨接到了萧清的电话,就来给季凌轩开门了。他一番收拾出来,看见日光洒满房间,却不见想见的人。他迅速地拿起柜间的手机,就是拨通了萧清的电话。

“你在哪?”他眉头紧锁。

“翻墙走了!”对方心情愉悦地开起了玩笑。

季凌轩挂掉手机,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来人啊,他的娇妻跑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