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我曾爱你那么悲伤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11-18 18:56:19

小说主人公是容雪漫席穆城的书名叫《我曾爱你那么悲伤》,是作者暖小苏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席穆城忽然松开她的脖子,在她呛咳时,将她的头按在头顶,长腿压在她乱蹬的腿上,像一头野兽,迅猛的动作,用力的摩擦,毫不温柔的攻城略地。容雪漫挣扎不开,最后认命了,像个木偶娃娃,任由他粗鲁的动着,闭着眼,...

我曾爱你那么悲伤小说精彩章节

席穆城忽然松开她的脖子,在她呛咳时,将她的头按在头顶,长腿压在她乱蹬的腿上,像一头野兽,迅猛的动作,用力的摩擦,毫不温柔的攻城略地。容雪漫挣扎不开,最后认命了,像个木偶娃娃,任由他粗鲁的动着,闭着眼,泪止不住的从她眼梢滑落下来。她爱他,可她不想卑微的活在他的眼里,为什么他要这样折磨她,折磨她生不如死?她发现,她越来越想逃走,逃到一个没有他的地方。男人用力的撞入后,抽离开身体,把她像丢一块破布一样,扔在床上。他慢条斯理的穿上衣服,“你还想离开我吗?”不经意的一句话,让容雪漫猛的睁开泪眼,她从沙发上缓缓爬起,笃定的点头,“席先生,我还是要离开你。”“你知道,你家欠了我很多钱?”“我会还给你,就算是还到死,我也会还清的……席先生,求你……”“容雪漫……”席穆城捏住她的下巴,恨不得捏碎,脸上是轻佻又讽刺的笑,“你曾经求过我,说会用你的一辈子抵债。那就等我玩够了你,在考虑要不要放过你。”他厌弃的甩开容雪漫的下巴,走出房间。容雪漫在床上蜷缩成一团,用力的捶打着床褥,想要哭,却又怕被人听到,只能将头埋在枕头上,哭的撕心裂肺。席穆城,你到底要我怎样,才能放过我?这几年里,我爱你卑微到低入尘埃,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为什么?——这天夜里,陈若萱早早的睡了,席穆城没有回来。容雪漫知道股东大会要进行一周的时间,席穆城为了应付那些老狐狸一定会在公司加班加点,甚至一周不能回来。她的眼在黑暗中分外清明,勾起一抹苦涩的笑,从床上爬起。对,她不会忘了,从陈若萱挺着肚子住进他给她编织的家时,她就想要逃离开眼前的男人。她知道那些保镖也有困倦的时候,而她就趁这个时间从后窗跳出去逃走。“席穆城,我终于可以离开你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再也不想回到你的身边。”她边跑,边将身上的东西扔了,能找到她的信用卡和身份证,她也都扔掉,害怕外套,皮包和鞋子上放跟踪器,她也慌乱的扔掉。她光着脚,往前跑,往前跑,终于可以自由了,终于可以不用面对席穆城这个恶魔了。可跑着,跑着,容雪漫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脚,摔倒在地上,浑身好疼。她从地上爬起,看了眼漆黑的深夜,陌生的环境,她忽然茫然了,害怕了。坐在冰冷的地上,她双手抱着腿,蜷缩在那里,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眼泪像拼了命的一样,从她的眼眶挤出来。她不想哭,她想笑,她已经自由了,已经摆脱了席穆城,难道她不应该开心吗?可她为什么心还是痛的,痛到无法呼吸,痛到她以为她还爱着他。春寒的夜里,容雪漫就坐在冰冷的地上,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夜。清晨的阳光刺痛了她的双眼,她从地上爬起,摇摇晃晃,像行尸走肉一般,只知道要离开那个‘鸟笼’越远越好,离开席穆城越远越好,就漫无目的的走着。直到她走到了一栋别墅前,看到两个中年人相视一笑,相携出门。她慌张的转身要走,却被其中一男人唤住。“雪漫?是你吗?真的是你吗雪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