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何以情深奈何缘浅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11-18 18:50:01

小说主人公是君安沁钟青岩的小说叫《何以情深奈何缘浅》,它的作者是糖块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李媛媛这才走出来,和君安沁坐在一起。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去哪儿倒是可以解决。“你去我家住吧,咱们正好可以一起啊。”君安沁看着李媛媛,好像也只好先这样了。尽管她有过那么一瞬间想要放弃学业,远走他乡去...

何以情深奈何缘浅小说精彩章节

李媛媛这才走出来,和君安沁坐在一起。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去哪儿倒是可以解决。

“你去我家住吧,咱们正好可以一起啊。”

君安沁看着李媛媛,好像也只好先这样了。尽管她有过那么一瞬间想要放弃学业,远走他乡去了,可是转念又想,当初爸爸送她去学校的时候,答应了的会上完。这时,曹丹玲和瞿敏也都起来了,她们还没有察觉到刚刚那一大群人的到来,甚至都不知道有人来过。迷迷糊糊的走出来问君安沁。

“去哪儿吃早餐啊。”

早餐是随便解决的,没有什么吃的,就在君家自己做了点稀饭啊什么的。曹丹玲在一旁没少抱怨,说是寒碜,瞿敏没有说什么。对于曹丹玲的抱怨,君安沁有点看不下去了。

“你要回去的话就自便,我没有勉强你。”

“哼,我等会儿就回去了。”

“恩,那最好。’”

曹丹玲不知道为什么总爱和君安沁斗嘴,不过君安沁知道尽管曹丹玲和瞿敏平常两个人主意都比较多,一般都是对外的,也不会可以针对自己人闹。所以对她的傲慢,君安沁可以接受。

曹丹玲扭扭屁股准备叫上瞿敏走的时候,在大门口撞上了正好过来的钟青岩。

“你们是要走了吗?不陪着君安沁了啊?”钟青岩无心的一问,被曹丹玲当成有意的关心。马上笑眯眯的说:“我们没有走,就在外面转转。”于是又跟在钟青岩的屁股后面,回到了屋子里。

本来已经在和李媛媛有说有笑的君安沁先是看见曹丹玲和瞿敏又回来了,再是看见钟青岩那伟岸的身躯出现了,心情骤然下跌到了极地。

“你还来干什么?你不知道我就要搬走了吗?着中国消息你们家不是应该早就知道了吗?”

略带讥讽,话中带刺。这就是君安沁吧,钟青岩觉得自己是很没用的,因为凭自己目前的能力,暂时帮不上她的忙。就拿出带来的支票上面有一笔不小的钱,虽然远远不够让君安沁偿还那一笔爸爸欠下的加起来应该有千万的债务,但是也够让君安沁无忧的上完大学之后找个好点的工作了。

“我知道今早上发生的事情,没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对我家有那么多奇怪的成见,我自问我钟青岩是没有什么对不起你君安沁的地方。这张支票是我自己的,现在给你,就当是你借我的吧。”

“哼,你就认为我一定会接受吗?”

君安沁看不起钟青岩这种人,这种在她这个时候来施舍的人。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就是在给你一种施舍,给你一种怜悯?君安沁你别想多了。”

他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在她爸爸跳楼的时候,是钟荣昌上去的,在他爸爸坠落下来之后,钟荣昌都不敢正视她的目光。也没有回答清楚细节问题,为什么在君东升和钟荣昌拥抱了之后,君东升还会跳下去。而且那么突然的,毫无征兆,本来大家都以为君东升会安全的下楼。

“怜悯什么的就算了吧,反正我就是不会接受你给我的东西。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安沁,你不用对我这么抵触。你是不是忘记了在我们小的时候父母定下的婚约?虽然说那不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但是我现在选择了你,你就没有选择。我早就把你当成自己家的人了。”

婚约?好笑,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想让她受到一个婚约的约束,难懂因为一个婚约她就得放弃自己寻找的自由吗?就要她接受他给的支票吗?用钱砸过来的帮助不是帮助,是对自尊的侮辱才对。

曹丹玲和瞿敏在听见婚约的时候,不约而同的惊呼着。他们有着娃娃亲,天呐。看着钟青岩这架势,曹丹玲觉得自己遇上的是有挑战性的人。不过没关系,他们没有结婚,而且娃娃亲就是不靠谱的不成文的东西,没有什么作用。目前看着君安沁这个样子也是不喜欢钟青岩的。

君安沁想起他说的婚约就闹心,站起来指着钟青岩说:“我告诉你钟青岩,别再和我说什么一家人,我和你们一家人是不可能的。我也不会因为一个自己没意识的时候定下的娃娃亲或者什么你说的婚约就和你在一起。”

君安沁没等他说,就跑进了自己的房间,把门重重的带上。看着君安沁发怒的样子,屋子里的几个人都怔住了。只有那关门的声音还在空洞的房子里回荡了一下之后,再没了声响。

“你让她静一静吧,发生的这些事接二连三的,总要缓一缓。”

李媛媛不忍看着钟青岩尴尬,就这样说就当是在帮君安沁对他做一个解释。

钟青岩好像已经回去了,君安沁整理好情绪之后出来,叫曹丹玲她们先回去,只有李媛媛没有走,说要帮着君安沁来收拾东西,她要把她接到自己家里去。

“安沁,你跟我去我家吧,虽然没有你家这样的好条件,但是我还可以照顾着你。”

“媛媛你说的什么话,我家这儿吗?已经不是我的了,曾经也不是,是属于我爸爸的。我收拾好东西,咱们就走。离开这个地方。”

在整理东西的时候,家里的电话响起了。君安沁去接的,是一个陌生的人,问她在家吗?有事情要交代。君安沁答应着在家里等他。一面害怕着又是要催着她还债的,一面又好奇这个人是有什么事情要亲自告诉她,电话里都不透露。

“是君小姐吗?”

“是的,什么事?”

陌生人说自己是个侦探,因为之前君东升交给他办一件事情,所以他必须在确认了君安沁的身份之后,再告诉她相关细节。君安沁只好拿出自己的户口还有身份证学生证一系列的证件交给那个人看了之后,他才开始说。

“是这样的,在君东升先生生前他曾让我给你家的保姆一个信封,君先生说那是他留给你的一点钱。我想问你有没有去找你家原来的保姆拿到那笔钱。因为只有你拿到额,我的工作才算是完成了。”

君安沁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别说拿到钱没有了。爸爸是不是早就打算好了会跳楼,才会早早的给她做一些打算。让别人来代替着他照顾自己,那还真的是怪自己不够关心家里的情况,公司早就要垮了还被人宣布倒闭走了,这些她都不知情。

送走了那个自称是侦探的人,半信半疑的打了保姆家里的电话,找到她的地址,又不知道该不该去找她。李媛媛说一定要去找,君安沁犹豫着,也许是害怕也许是别的,她也说不清。

李媛媛偷偷的打了钟青岩的电话,号码还是那时候曹丹玲问到的,她顺便存着的。钟青岩接到电话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走吧。”气喘吁吁的跑进来,直接拉着君安沁的手就叫她走。

“去哪儿。”

“去拿回来你爸爸给你的东西啊。”

君安沁纳闷着,看了看李媛媛,就明白了什么情况。交友不慎,这是她当时最由衷的想法。不过他来都来了,就顺道去了算了吧。莫名的由衷安全感,当他拉着她的时候,他手心还有点汗,火热火热的。

赶着过去的时候,保姆家没人。又等了那么久还不见回来,号码并没有拿在身上,只好回去。已经是傍晚了,一天不知道忙了什么,君安沁还是觉得有点筋疲力尽了。找到那个号码打给保姆的时候,她家人说她出去了。

不久后,有人敲门。

君安沁和李媛媛坐在沙发上已经不想动了,君安沁眯着眼睛像是要睡着了。于是钟青岩出去开门,看着这个人像是君家以前那个保姆,就问了一下,真的是那个阿姨。

“阿姨,你能告诉我当时君东升伯父留下了多少钱在你那里给君安沁的吗?”

“恩,当时我打开那个信封的时候,是一张10万的支票。来送信的人说是可以让小姐随时去提现的。”

只有十万啊,钟青岩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不知道为什么君东升只给君安沁留下了那么点钱,因为君安沁学的表演艺术专业一年的花费加起来最少也是要超过十万的吧。钟青岩知道自己给君安沁的话,她是一定不会接受的,因为她的性子就是那样,牛一样的固执。

“阿姨,我们过来一下好吗?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那个阿姨还挺和善的,跟着钟青岩到一边悄声的说话。

“我现在给你一个支票,上面有20万,如果我自己给君安沁,她不会接受的,所以你得帮我这个忙好吗?一定要帮我,因为她每年念书的钱十万就远远不够的,我也只能帮她这点忙了。”

得到阿姨的点头赞同,钟青岩才放心的拉着阿姨进去了。

“你是钟青岩对吗?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现在长这么大了,你对安沁还真的是很好。”

这种突如其来的褒奖钟青岩是喜欢听的,他不是对君安沁一直都好吗?在心里窃喜了一番。大厅里,君安沁和李媛媛似乎睡了,钟青岩把她们叫醒来的时候,还真的有点不忍心。

看着来了的保姆阿姨,君安沁马上起来拉着阿姨就坐下来。问她关于爸爸留给她的东西,阿姨从一个信封里面拿出两张支票,交给君安沁的时候。

“阿姨,怎么会分成两张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给我送信过来的时候,就是这两张支票了。君总应该是念着你要读书,所以留了这些给你吧。要好好读书啊,君总发生的事情大家都不想看见的。”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