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山城余梦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11-18 18:47:49

完结小说《山城余梦》由神机妙算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羽王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能有什么办法啊,可不能冲动啊。”张淑丽一听,更加担心起来,有些后悔干嘛要和张羽说这些。张羽还是个小孩子,容易冲动,万一出点什么事,张淑丽可就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婶子,你放心吧,我有办法。”张羽...

山城余梦小说精彩章节

“你能有什么办法啊,可不能冲动啊。”张淑丽一听,更加担心起来,有些后悔干嘛要和张羽说这些。

张羽还是个小孩子,容易冲动,万一出点什么事,张淑丽可就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婶子,你放心吧,我有办法。”张羽说了一句,心里已经有了法子,自己已经拍下了视频,肯定有办法让李大贵乖乖就范。

即便张羽这么说,张淑丽还是担心,眉宇之中,带着紧张。

吃过饭,张羽在地里摘了瓜,拉着小车,就开始四处贩卖,一下午的时间,就全部卖完了,心情大好。

张羽也没有去集市,也没有碰到柳老四,不过也小心提防着,柳老四是个什么人,张羽清楚。

卖完了瓜,张羽回到瓜棚,想着挑两个瓜到张淑丽家里,安慰他一下。

而刚到门口,突然听到隔壁张淑丽家有嘈杂的声音。

“放…放开我,你放开我!”

“妈的,给你脸不要,跟我装什么,你男人没了那么多年,你就不想男人?”

张羽一听,脸色顿时变了,是李大贵的声音!

这个老王八白天就找张淑丽说地的事情,说不通之后,晚上竟然上门想要来个强扭瓜?这个王八蛋,还真是特么的色中饿鬼,欺负人都欺负上门了!

张羽脸上带着怒意,二话没说就冲到门口,一脚踹开了门。

屋里的一幕,差一点没让张羽喷出火来!

大床上,李大贵压着张淑丽娇柔的身子,脑袋埋在圆润的两团内,又啃又咬。

晚上张淑丽本就穿着单薄的睡衣,此刻也被撕碎,露出一双莲藕般洁白的玉腿,无助的在空气中摇摆着。

李大贵毕竟是男人,一只手握着张淑丽的两只手,另一只手竟然伸进张淑丽的裹裤里,正打算也撕碎这一小块的遮羞布。

张淑丽蹬着腿,奋力反抗,嘴里也骂着,流着眼泪,可是李大贵根本没有任何的停手,反而更加兴奋。

张羽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顿时火气蹭蹭往上蹿,二话没说,直接冲了上去。

李大贵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眼里只有娇嫩的张淑丽,还想着这个寡妇平时看起来就性感,没有想到上手之后更特么美艳,比城里的李柔也惶不多让,甚至某些程度,更加性感无比。

直到张羽一脚给他踹翻在地,他才反应过来,紧忙站起来,看到来人是张羽,也没有丝毫的顾忌,更加恶狠狠道:“张羽,你特么疯了,敢打我,信不信我让你在村子里混不下去?”

张羽冷哼一声,根本就没理会他说的话,上去就是一顿哈赛,沙包大的拳头,打的李大贵只能抱着头,缩在地上,求饶起来。

“羽子,羽子,你放过我,今天我多分你一亩地,你婶子的地,我也不要了。”

张羽仿若未闻,根本不曾理会,现在他就是想狠狠教训一下这个小人。

“羽子,羽子,你别打了,我错了,我错了,再打我就死了!”

张淑丽在床上也回过神来,看着张羽红着眼睛,也紧忙一把拉住张羽,生怕把李大贵失手打死,那可就完了!

张羽也冷静下来,松开了手,看着李大贵,“赶紧滚!”

李大贵哪还敢吭声,连滚带爬就跑了,张羽这才松了口气,回头看着依旧惊魂未定的张淑丽,刚刚下去的火气,顿时又升腾了起来。

只是,这不是愤怒,而是浴火。

张羽咽了口唾沫,紧忙反应过来,暗道自己这特么在想什么呢,就脱下了外套,给张淑丽披上,遮住无限美景。

“婶子,别怕,没事儿了,有我呢。”

张淑丽刚刚很冷静,是因为高度紧张,李大贵走了之后,她才放松下去,整个人精神一滞,顿时委屈一涌而上,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扑倒张羽怀里。

“呜呜…小羽…婶子好怕…”

能不怕么?就差那么一点,就要沦为李大贵的玩物,只要有这么一次,以后李大贵肯定有的是办法要写张淑丽,张羽相想就心惊,好在自己回来的及时。

不过,张淑丽身子随着她这么一哭,微微蹭着张羽,本不想有任何想法的张羽,却完全扛不住张淑丽的无意识的诱惑,越是紧张,却越是感受清晰,眼睛也忍不住往下瞄去,狠狠咽了口唾沫。

身下的小兄弟,更是忍不住扬起了头颅!

张淑丽是过来人,很快发现了张羽的反应,有些害羞的从张羽怀里退了出来。

发现自己身上一片狼藉,紧忙收拾起来,可是这么一动,春色更是无限,看的张羽脸色更是一红。

“婶…婶子,你…你收拾吧,我走了…”

张羽说完,紧忙跑了,他担心自己在这么在这里呆着,会出事,一溜烟就跑了出去。

张淑丽瞧着张羽,脸色也秀红了不少,面对李大贵她觉得恶心,可是面对张羽,心里却砰砰跳,甚至她刚刚都在想,要不把身子给张羽吧,张羽那里支起来那么高,肯定不舒服。

可是,这话张淑丽还是羞于说出口,也着实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呸,我这是怎么了…”张淑丽红着脸,暗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自己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

只不过,经过这么一弄,张淑丽发现,这种想法越来越多。

也难怪,本就是好些年没有过男人的寡妇,李大贵说的没错,张淑丽也是女人,怎么可能不想?

张淑丽叹了口气,身子上的寂寞,心里的落寞,让她这口气,无比深沉。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