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捡个赘夫来耕田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11-18 17:58:32

小说主人公是阮锦绣南宫诩的小说是《捡个赘夫来耕田》,它的作者是雪月意绝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女人天生的第六感,原本以为她们要死在这山上,可是半响过去,一个个黑影都不见了。“娘,娘,怎么了嘛,怎么了嘛?”阮锦绣愣了许久,从宝妹奶声奶气的语气中回过神来,揉着宝贝的额头摸了摸:“没事,没事,咱们走...

捡个赘夫来耕田小说精彩章节

女人天生的第六感,原本以为她们要死在这山上,可是半响过去,一个个黑影都不见了。

“娘,娘,怎么了嘛,怎么了嘛?”阮锦绣愣了许久,从宝妹奶声奶气的语气中回过神来,揉着宝贝的额头摸了摸:“没事,没事,咱们走。”

宝妹乐呵呵的点点头,阮锦绣一路警惕,只是走了不久,宝妹就嚷嚷着口渴,要喝水。

阮锦绣这才想起来,自己空间的水,比外头的水好多了。

喝了不止神清气爽,还强身健体。

俩孩子都体弱,指不定天天用那水养着,这身子骨就会逐渐好起来了。

为了不打眼,阮锦绣还是带着孩子们找到了一处山泉边上,摘了两片大叶子,假装去打水,装了空间的泉水给他们喝。

宝妹胡忽闪着眼睛:“娘,这水好甜啊。”

铁蛋抹了抹嘴儿,对宝妹道:“妹妹坐好,哥哥去给你打水喝。”

阮锦绣无奈沉声道:“行了,你们都坐,我去。”

铁蛋儿脸色通红的看着阮锦绣,等阮锦绣打水回来,铁蛋才跪在了阮锦绣面前。

阮锦绣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见宝妹挨着铁蛋跪下了。

“娘,儿子以前不知道娘的苦衷。现在知道了,儿子以后肯定会好好孝顺娘。”

铁蛋儿的眼圈里分明闪烁着泪花。

阮锦绣伸手把铁蛋扶了起来,认真道:“好了,这都是大男子汉了,还哭鼻子呢。娘一直都知道,铁蛋儿是个好孩子。把妹妹照顾得这样好。以前呢,你们没有爹,被人欺负。以后娘不会让人再欺负你们了。”

一番话说完,阮锦绣自己都觉得奇怪。

分明是没有当过娘的人,可这一番话说出口,竟然无比顺畅。

阮锦绣觉得自己代入角色的速度还是蛮快的。

喝过水之后,阮锦绣让俩孩子在边上歇着,自己就在旁边的开阔地挖了个陷阱。

但凡有水的地方,就会有动物出没。

这水边,也有不少动物痕迹。

不过都是小型动物,山鸡野兔什么的居多。

这具身体不是很好,阮锦绣想要快速恢复,那就必须要见荤腥。

再说了,俩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也要吃得好一点。

只希望这陷阱,能给自己惊喜吧。

未装好了陷阱之后,就给俩孩子解释了一下什么是陷阱。

铁蛋儿用很崇拜的眼神看着阮锦绣,心头暗自庆幸,幸好自己先道歉了。

不然也学不到这些东西。

现如今世道不好,打猎可是个好营生。

虽说不能保证一家子大富大贵,可养家糊口,吃口肉,却是不难了。

宝妹还小,听见说吃肉,就流口水,直嚷嚷着:“吃肉肉,吃肉肉。”

阮锦绣安抚道:“好,吃肉肉。不过这要明天才知道能不能吃了。走吧,我们去给阿婆采药。”

阮锦绣带着孩子们又找了半个时辰,才在一处十分偏僻的地方找到了一小从幽灵花。

此处昏暗,幽灵花的花冠散发出淡淡的蓝光,美不胜收。

不过阮锦绣可是没心思来欣赏这些美景。

一把掐了一朵花,哄着宝妹:“宝妹乖,这花花是可以吃的。你先尝一口?”

看着宝妹吃了,阮锦绣才对铁蛋道:“你也去摘一朵尝尝。”

阮锦绣紧张的盯着宝妹的眼睛,在看见她吃了药之后,眼睛逐渐变成了幽蓝色,心猛然沉了下去。

等再回头看铁蛋儿,也发现了同样的症状。

阮锦绣的手指甲深深的嵌入了肉里。

以前在京城,她的小弟弟,也是这样的情况。

十二三岁的少年郎,刚长成,意气风发,就被人当做炉鼎,炼成了一具干尸。

娘也是因为这件事,哭瞎了眼睛,不多日就撒手人寰了。

当时京城里,遭受毒手的,还不只是阮家的小弟。

还有一大批其它的孩子们。

当时皇上震怒,要求彻查。

可直时隔三年,阮锦绣一命呜呼了,都还没查到真相。

如果不是自己经历过,阮锦绣那种身份的人,怎么可能了解到如此阴毒的祭炼之术!

只是,鱼尾村这种小地方,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而且当时京城里,遇害的都是男童。

如今宝妹也……

阮锦绣抬头看着天,心想:莫非,这是命运的安排。让她换一种身份,来揭露这种滔天的罪恶!

原本打算,寻到机会就离开。

阮锦绣现在知道,不查出事情的真相,自己是绝对不能离开的。

就是不知道,这村里,还有多少孩子,遭到了毒手。

想到南宫诩翌那样的人,竟然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身受重伤,还留了下来。

阮锦绣的心头就越发的心惊胆战。

只希望南宫诩翌的出现,只是一个巧合,千万不要和这件事情有牵扯。

不然,这事情,只怕是不简单了!

一路上我带着孩子们下山,阮锦绣都是心事重重的。

孩子们一路摘野花,采野果,倒是兴奋得很。

尤其是想着回头山上的陷阱里就能有野味儿可以吃,就更加高兴了。

一路上都是叽叽喳喳,蹦蹦跳跳的。

都说孩子们的笑容是最纯真的,然而此刻阮锦绣无比心痛。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办法,保住这些孩子们的性命。

刚走下山,就听见河边吵吵嚷嚷的,说是阮家的女儿跳河了。

阮锦绣心头还在诧异,阮五朵那样的女子,竟然也会在乎名声的吗?

不过紧接着,就发现事情不对劲,那阮五朵十分嚣张的站在河岸上。

那么,水里挣扎扑腾的人,就只能是阮家三房次女,也就是原生的亲妹妹:阮锦春。

再仔细听,果然就听见阮锦荣在大声叫:“二姐,你怎么这么傻?你要是就这样走了,让爹娘怎么办?我们去找大姐,大姐肯定有办法的。”

阮五朵尖刻的声音远远的传过来:“找阮锦绣?让她教你怎么偷男人,怎么爬床吗?。”

阮锦晨恼怒大声道:“堂姐,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也别太过了!”

“怎么,她阮锦绣敢做,还怕我说吗?那阮锦绣就是个灾星,只要她在这村子里,准没好事发生。她就应该被赶出去!”阮五朵时时刻刻都的惦记着要将阮锦绣赶出村子的事情。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