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星辰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10-20 18:03:36

主人公叫舒锦沈昱辰的小说叫做《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星辰》,它的作者是小小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半年后。夜幕降临,S城霓虹闪烁,星光点点。舒锦穿着一袭白色长裙,妆容淡雅精致,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她在门口等着,等沈昱辰来接她。今日有场沈家的私人宴会,到场的都是至亲好友,无一外人,所以她才能和沈昱辰...

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星辰小说精彩章节

半年后。

夜幕降临,S城霓虹闪烁,星光点点。

舒锦穿着一袭白色长裙,妆容淡雅精致,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她在门口等着,等沈昱辰来接她。

今日有场沈家的私人宴会,到场的都是至亲好友,无一外人,所以她才能和沈昱辰同时以夫妻的身份出席。

半年来,沈昱辰在外面花天酒地,一直是以单身贵族的身份出现在大众面前,关于她,他只字不提。

远处驶来一辆黑色卡宴,在她面前慢慢停下。

舒锦小心翼翼地坐上车子后座,沈昱辰坐在车的另一旁,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看都不看她一眼。

舒锦无声叹了一口气,看向窗外一闪而过的街景。对于他的视若无睹,她虽已习惯,仍心泛苦涩。

车子在沈家大宅前停下。

下车前,沈昱辰淡淡地说:“该怎么做,你知道。”

舒锦点点头,亲昵地挽住他的手臂,两人装作一副恩爱的模样,走进房子里。

这半年来,无论沈昱辰在外面怎样风流,对她又是怎样冷漠,只要一到沈家,他们都是装出一副恩爱的模样,是为了让沈家人相信他们的婚姻美满,不为难沈昱辰。

两人携手敬酒,有说有笑,沈昱辰时不时还替她将耳边的碎发夹在耳后,在外人看来,好不恩爱。

门口突然出现一个穿着白色泛黄T恤、蓝色牛仔裤的女子,她慢慢走进来,在沈昱辰面前站定,轻声唤道:“昱辰。”

沈昱辰呆住,难以相信面前的人会是陆晚。

舒锦和其他人沈家父母同样愣住,谁都没想到陆晚会如此光明正大地出现。

“晚晚,你终于回来了。”沈昱辰甩开舒锦的手,将陆晚一揽入怀,紧紧抱住,面上是难以抑制的欣喜。

舒锦下意识地往后退一步,给他们让一个位置。

“不像话,松开!”沈父走过来,严肃道。

沈昱辰立马将陆晚护在身后,坚定地看着沈父,“绝不,晚晚,我们走。”

舒锦看着沈昱辰紧紧拉着陆晚离开的背影,只觉得心脏被揪紧,剧烈地痛着。她一个人穿梭在嘈杂的人群中,向外走去。

瓢盆大雨倾泻而下,舒锦失魂落魄地在雨中行走,似一具行尸走肉。

突然,她蹲下了身子,抱着双膝,放声痛哭,嘈杂的雨声夹杂着她喑哑的哭声。

这么多年来,她从未像今日这般痛哭,过去,无论多么难过,因为隐忍的性格,她都会极力克制,忍住眼泪。可是,今天她害怕,害怕沈昱辰这次会不管不顾,弃她而去。虽然她早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

“沈昱辰,我爱你……”舒锦奋力嘶吼,多么希望此时他能在她面前,听见她如此真真切切的声音,将他对陆晚的爱分一些给她。

陆晚回来了,她该怎么办?

沈昱辰拉着陆晚不顾众人阻拦离开,这次他无比坚定,天塌下来,他也不会再放开陆晚的手。

陆晚看着沈昱辰紧紧握着的手,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呵,舒锦,你凭什么当这个沈夫人,这个位置是我的!

陆晚藏起心思,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阿辰,我很想你,这半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回来你身边,可是我害怕,害怕你家人不同意,又会将我们分开。”

“晚晚,不用怕,我已经成了沈氏的掌权人,再也不会让人欺负你了。”沈昱辰轻拍着陆晚的后背,好不温柔地说道。

“这半年来你受委屈了。”沈昱辰扫了一眼陆晚的衣着,再看看她苍白的脸色,就能想象她过得有多不好。

“不委屈,能再见到你,这都不算什么,我真的好想你。”陆晚佯装哭泣,哽咽地说。

沈昱辰摩挲着她手上薄薄的茧子,将她拥入怀里,“晚晚,对不起,是我让你受苦了。”

“没事,阿辰。”陆晚微微一笑,这手上的薄茧可是前几日她特地用粗绳磨出来的,还有这衣服也是她特地从旧衣服回收站找的。

这半年来,她拿着沈家的钱,日子过得好不逍遥快活,又何来的委屈。如若不是她挥霍无度,沈家给她的钱,足够她后半辈子衣食无忧。

她回来,是要拿回属于她的沈夫人之位的。

现在沈昱辰成了沈氏的掌舵人,有他保护,看那死老头还怎么拆散他们!

沈昱辰带陆晚回了他和舒锦的家。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沈昱辰轻柔地揉着陆晚冰凉的双手。

舒锦推开门,这一幕温馨的画面映入眼帘,心骤然剧痛起来。他居然将陆晚带了回来,还在她面前如此恩爱。

之前他带回来的那些女人她毫不在乎,可是现在他带了他最爱的女人回来,是在告诉她可以滚蛋了吗。

沈昱辰看着浑身湿透,目光呆滞的舒锦,心头划过一丝不忍,却很快便收回目光。

“晚晚,我们走。”沈昱辰拉着陆晚上楼。

陆晚回头,看着舒锦,得意一笑,嘴唇一上一下地动着,在说:“可怜人。”

舒锦微微一愣,她确实是可怜啊,深爱多年的爱人从未正眼看过她,心中始终爱着另一个女人。

楼上传来陆晚和沈昱辰的说笑声,舒锦嘲讽一笑,这个家终于有了些欢声笑语,却是她丈夫和另一个女人的,她就像是一个多余的存在。

她慢慢上楼,进了隔壁卧室,没开灯,瘫倒在床上,将自己蜷成一团。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