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荣曦赵佐桓

作者:小Y 来源:YY小说 时间:2019-11-19 15:37:30

《荣曦赵佐桓》小说介绍,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荣曦反应过来,立即放缓了动作,生怕惊醒了他,眼下可真是天大的好时机,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荣曦眼中显出狠戾的杀机,下意识的伸手去拔头上的毒簪,一摸摸了个空,这才想起来,下午簪子就已经被他收去了。刚准备掀被子下榻,才发现身边还睡着一人,定睛一看,居然是赵佐桓,此刻

荣曦赵佐桓小说精彩章节

荣曦赵佐桓小说精彩片段:刚准备掀被子下榻,才发现身边还睡着一人,定睛一看,居然是赵佐桓,此刻就躺在一侧,呼吸均匀,熟的很熟的样子。原本宜人阁就点了安神香,看她睡的沉,赵佐桓又命人加了养息易睡的沉水香,因此荣曦这一觉睡的格外的沉,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了。荣曦反应过来,立即放缓了动作,生怕惊醒了他,眼下可真是天大的好时机,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荣曦眼中显出狠戾的杀机,下意识的伸手去拔头上的毒簪,一摸摸了个空,这才想起来,下午簪子就已经被他收去了。《荣曦赵佐桓》第十五章 鸡茸粥免费试读

荣曦赵佐桓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荣曦赵佐桓》小说介绍,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荣曦反应过来,立即放缓了动作,生怕惊醒了他,眼下可真是天大的好时机,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荣曦眼中显出狠戾的杀机,下意识的伸手去拔头上的毒簪,一摸摸了个空,这才想起来,下午簪子就已经被他收去了。刚准备掀被子下榻,才发现身边还睡着一人,定睛一看,居然是赵佐桓,此刻就躺在一侧,呼吸均匀,熟的很熟的样子。“睡醒了?”还有什么办法可以一招毙命?要是有一把刀就好了。荣曦心中又急又慌,环顾四周悄悄寻找可以杀死赵佐桓的东西,只是帐外几尺远的地方就站着守职的宫人,只怕不等她下榻,就已经被发现了。,戕害妃嫔,屠戮皇嗣,勾结外臣,秽乱宫闱,意图毒杀皇帝,这是荣曦前世的罪名。为后七年,明明温婉墩厚,克己恭谨,却被冠上当朝第一毒妇的骂名,含恨暴死。重生为妓,一朝归来,在拌君侧,带回满身杀唳。那么这一世就做你口中的毒妇,祸君,乱政,殃民,坏纲,毁他江山,夺他一切。可笑的是,一生都在模仿另一个女人,最后才知道模仿的是自己!更可笑的是,今生心狠手辣,坏事做尽,却被封为一代贤后,谥号孝德淑贤,前世求而不得,今生拒而不能,真是讽刺至极。原来……毒后难为……

《荣曦赵佐桓》第十五章 鸡茸粥免费试读

原本宜人阁就点了安神香,看她睡的沉,赵佐桓又命人加了养息易睡的沉水香,因此荣曦这一觉睡的格外的沉,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了。

她睡醒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头顶雕花缀缦的锦帐,“糟了,我怎么睡着了!”荣曦忽的从榻上坐直起身,暗骂自己真是无用,这种情形下怎么可以睡着。

刚准备掀被子下榻,才发现身边还睡着一人,定睛一看,居然是赵佐桓,此刻就躺在一侧,呼吸均匀,熟的很熟的样子。

荣曦反应过来,立即放缓了动作,生怕惊醒了他,眼下可真是天大的好时机,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荣曦眼中显出狠戾的杀机,下意识的伸手去拔头上的毒簪,一摸摸了个空,这才想起来,下午簪子就已经被他收去了。

还有什么办法可以一招毙命?要是有一把刀就好了。荣曦心中又急又慌,环顾四周悄悄寻找可以杀死赵佐桓的东西,只是帐外几尺远的地方就站着守职的宫人,只怕不等她下榻,就已经被发现了。

“睡醒了?”

荣曦闻声心猛的一抖,身子也跟着狠抽了一下,很明显的做贼心虚,所幸赵佐桓好像并没有发现她欲图谋不轨,一伸掌将她的手裹在掌心,“饿了吧?朕命御膳房备了鸡蓉粥煨着,现在用正好。”

“来人,传御膳房,把煨好的鸡蓉粥给伊美人端过来。”

“是。”

荣曦听了,峨眉拧成了一团,她对赵佐桓还是有些了解的,心机深沉,城府莫测。十五岁通过联姻,将朝中三大势力集中拥戴他,凭皇长孙的身份打败几位皇叔,夺嫡成功。十七岁借力打力,平衡压制权臣,巩固朝纲。二十岁御驾亲征,扫平南汉,一时声名大噪。二十二岁,开始铲除权臣,削弱藩王势力,逐步收归政权。二十五岁已将大部分政权收归朝廷,独揽大权。

论作为一个帝王,他无疑是成功的,可同时他又好大喜功,凶残暴虐,心狠手辣,忘恩负义。他这样的人,绝不可能对自己的举动没有任何察觉,荣曦心中断定,他是要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须臾,御膳房的小太监用保温的玉呈端着鸡肉粥过来了,值夜的姜公公盛了两碗放在紫檀桌子上。

“晚膳都没用,饿坏了吧,用些粥养胃。”赵佐桓说着,拉着荣曦的手走到了餐桌旁坐下,将一碗粥递到了她跟前。

荣曦心中惴惴不安,偷偷查看赵佐桓的神情,橘光橙明的灯影下。他的脸像镀了一层朦胧的金光,慈眉善目,温润儒雅,倘若没有经过前世那一遭悲惨经历,想必真会觉得他原本就是如此。

赵佐桓见她发呆,遂宠溺一笑,端起碗用玉勺往口里送了两口粥,“嗯~,今日的鸡蓉粥做的不错,你也尝尝。”

“奴婢谢陛下恩赏。”荣曦说完,端起碗,用勺子轻轻搅了几下碗里清香扑鼻的粥。

“以后别老是奴婢奴婢的,你是朕的嫔妃,该自称臣妾。”

“奴婢,臣~妾~知道了。”前世‘臣妾’二字称得多了,今生对臣妾二字真是深恶痛绝。

两人默默的吃着粥,荣曦神情依然是冷冷的,魂不守舍的样子。赵佐桓问一句,她答一句,不问,就沉默一言不发。

姜公公立在一旁侍候着,心里别提多替这个伊美人着急了,太木纳,太不解风情了。这么好的机会,不赶紧不使出浑身解数讨陛下欢心,还对着陛下这么冷冷冰冰的,真是天上掉馅饼掉到她嘴里都不知道吃,这样的主儿,注定难有出头之日。

就拿辛婕妤来说,就是个极聪明懂事的,很懂的抓住机会,面对陛下,热情乖巧,长的漂亮,嘴巴也甜,恨不得搬出十八般武艺来哄陛下开心。对待他们这些奴才们,出手也极大方,很懂的笼络人心,这样子的女子假以时日,必能成事。在看这个伊美人,道行差的可就远了,木头一样不开窍,虽貌美,可在这美女如云的宫中,靠美貌想一枝独秀,简直是痴人说梦。

说到底,在这后宫要想日子过的舒坦,谁都得有所依仗,依仗的最终端那就是陛下。因此,姜公公心里看死这个伊美人难成气候,用不着巴结讨好。单等陛下耐心一过,一脚将这个不识抬举的东西踢到冷宫,想到这里,姜公公下意识的嗡嗡鼻孔,眼角的余光轻曼的瞥一眼木木纳纳的伊美人。

两人吃完粥,漱了口,又重新回到了榻上躺着。姜公公暗想着,这下终于能有点实际行动了吧!就算伊美人不解风情,陛下可不是吃素的,装了一天孙子……,啊呸!自己怎么能用‘孙子’形容陛下。姜公公下意识的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应该说陛下耐心磨了一天了,这下不信还能耐的住。??

于是支棱着耳朵偷听动静,听了半天,芙蓉帐内什么声音也没有,“该不会就只是睡觉吧?这可太不可思议了!”??姜公公蹑手蹑脚的探前几步偷窥,毕竟自己是近身太监,主子的任何情况都要了然于胸,这是做奴才的职责,也是对陛下的忠诚。

透过轻薄的内帐,姜公公看到那个伊美人静静的躺在里面,陛下侧着身面朝伊美人躺着,真就是睡觉。

“这算哪门子的侍寝,这个伊美人忒没有规矩了,这样子下去,别说会有出头之日,只怕活命都成问题。”

一夜无话!

翌日,赵佐桓起身梳洗更衣,准备上朝去了。以往品级低的妃子,侍寝过后,会在陛下上朝前就送回去了。妃子们侍寝也绝不敢睡的死猪一样,而今天,又让姜公公开了眼界,这个伊美人还真就睡的死猪一样,连陛下起身了,她还没有睁眼。

“陛下,这个伊美人还没有睡醒?”言下之意,这么不懂规矩的伊美人,陛下您还不大发雷霆之怒,把她拖出去大卸八块。

赵佐桓一扬手,冲姜公公作出一个‘嘘’的举动,示意不要吵醒伊美人,压低声音道:“等她睡到自己苏醒。”言毕,赵佐桓微微调整了下冕冠,迈步走出了内阁。

姜公公心里又忍不住嘀咕了起来,看样子陛下是真中邪了,还从没有见过陛下对那个妃子这么宽容忍耐的,就连最受宠的兰贵妃,在陛下跟前那也是绞尽脑汁,使尽手段保宠。

不过,既然是陛下的吩咐,他自然是不敢违背的,起码眼下得对伊美人保持客气。

其实荣曦早就醒来了,只是不想面对赵佐桓,更不想跟他有语言的交流,所以才故意不睁眼的。等赵佐桓一走,荣曦立即就睁开了眼睛。

“哎呦,伊美人您可是真能睡,陛下都上朝去了。”姜公公边说着,边招呼小宫女做事,“庆芝,迎春,过来侍候伊美人梳洗。”

等荣曦梳洗完毕之后,姜公公也到了换值的时辰,熬了一宿,实在也是够累的。其实大太监是不必事事亲力亲为的,但是手底下的太监个个都想往上爬,他若是不时刻守在陛下身边侍候,立即就会被其他太监顶替。所以不到累的不行的地步,他是一刻也不敢离皇帝的身边。

眼下,姜公公已经困的不行了,只想着赶紧打发走这个伊美人,好回去补一觉,下午还得赶紧回来陛下身边侍候。

“嗯,陛下对这个伊美人仿佛高看一眼,算了,还是派顶软轿送回去吧!”姜公公想着,其她妃子侍寝完多数都是自己走回去的,现在特意派轿子送她回去,这待遇够高的了,何况昨晚陛下根本就没有碰她。

于是,姜公公自作主张,派了一顶软轿送荣曦回了富华殿。

一路上,荣曦心中五味掺杂,恍恍惚惚。仇非但没有报成,还打草惊蛇了,以后只怕更加难找下手的机会。尤其是得知了外公一家的处境,心境更是凄怆又荒凉。

到了富华殿,林婕妤,乔婕妤看到伊美人被一顶软轿送回了,既惊又羡。

乔婕妤一溜小跑奔了过来,“汘胧,听说昨晚您也去侍寝了,怎么样啊?”

林婕妤在一旁也忽闪着大眼睛,艳羡的看着荣曦。

荣曦心中难受到了极点,哪有心情跟她们多说半句,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径直从她们二人中间过去,朝屋子里走去。

乔婕妤跟林婕妤互望一眼,面漏不满,乔婕妤撅着小嘴道:“哼,有什么了不起的,辛姐姐连着侍寝好几晚,也没见像她这般傲漫。”

林婕妤掩唇一笑,道:“你看她空手而回,又这么早被送回来,面色难看的都能滴水,想必没能入陛下的眼,有什么好得意的。”

“也对哦,辛姐姐每次回来,都得不少赏赐,哪像她空手回来的!听说还不是陛下诏她侍寝,是她自个儿跑去御花园,刚好碰到陛下的。”

“哪是刚好碰上陛下,分明是她故意去勾引陛下的。哼!别看她平时蔫头蔫脑的,实则一肚子的花花肠子,这下碰钉子了吧。”

两人说着,不由得讥笑起来,“还是去找辛姐姐玩吧,多巴结下辛姐姐,说不定还能得些好处。”

小说《荣曦赵佐桓》 第十五章 鸡茸粥 试读结束。

荣曦赵佐桓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除了萧,还会什么才艺?”

“奴婢还会跳舞,愿为陛下献上一舞。”

赵佐桓威仪的双眸微漏一丝诧异,眼前的女子果然大胆,“甚好,尽管舞来。”

“诺!”荣曦嘴角浮现一抹诡异的冷笑,想不到进展出乎意料的顺利,遂盈盈一拜,撩袖折腰,舒展开四肢起舞。

她原本的舞技就不错,在萧乐院待了三年,更是将宫廷舞跟民间舞的精髓巧妙*,规矩中捎带风情,尽管没有伴乐,却依然有种一舞倾城的感觉。自然,她的许多动作习惯都在刻意的模仿荣馨,故意引他入局。

赵佐桓看着看着果真走神儿了,这个女子身上仿佛罩着另一个人的影子,总是不经意的勾起他埋藏在心底的秘密。

荣曦见他魂不守舍般的样子,想来是陷入对荣馨的思念之中,“哼!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荣馨还是他心底的软肋。”荣曦一边舞着,一边悄悄拔下了头上的毒簪,慢慢的绕到了赵佐桓的身后,只等给他个措手不及。

赵佐桓沉浸在往事之中,丝毫没有留意身后的危机。

“赵佐桓,今日你的死期到了……”荣曦心中暗呵一声,手中碧光一闪,速雷不及掩耳之势朝他脖颈儿扎去。

这根淬了剧毒的碧玉簪,毒性凶猛,沾血即死,中毒者绝无生还可能。眼见还有二尺之距就要扎进赵佐桓的脖颈儿,千钧一发之际,园口突然闪现一抹白影,随即响起燕王赵瑾煜的声音,“臣参见陛下。”

赵佐桓听声回过神来,打眼一看是燕王,遂即转换一副可亲的笑脸,迎前两步,“快免礼,九皇叔今日怎有空入宫?”

突如其来的状况令荣曦大吃一惊,行刺计划也随之失败,脚下一个趔趄摔在地上,手中的碧玉簪脱手摔到了赵佐桓的脚旁。

“啊--!”荣曦惊叫一声,暗呼不妙,看着赵佐桓脚下的毒簪,心慌的厉害,今日只怕功败身死了。

赵佐桓跟赵瑾煜的目光聚在荣曦身上,气氛有几秒凝滞。

先前的一幕都看在眼里,赵瑾煜此刻浑身起了一层又一层的寒栗,寒唳的眼眸如两把尖刀扎在荣曦身上。他知道她的仇人在宫中,却万万没有料到,她的仇人居然是皇上。尤其这个伎子是自己从江都带进京师的,不管她行刺是否成功,自己都要被牵连,戴上弑君的帽子,这怎能不让人后怕,恨不得就地解决了荣曦。

“怎么这么不小心,看来是舞技不佳啊!”赵佐桓弯腰捡起了龙靴旁的碧玉簪,见簪子摔出一道裂痕,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的把玩。

荣曦见状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脸色煞白入纸。

赵瑾煜屏住内心的慌乱,接口道:“陛下,伊美人如此失仪,怎配留在宫中伴驾,不如逐出宫去吧。”

赵佐桓听了,似笑非笑的看着赵瑾瑜,“倒是不必,伊美人苦心为朕献舞,其心可佳。”赵佐桓说着,走到荣曦跟前朝她伸出一手臂,示意要拉她起身。

荣曦极力压制住慌乱,将手伸了过去,“奴婢该死,求陛下赎罪。”

“你何罪之有?”赵佐桓面漏浅笑,那双阴鸷的眸子分明透着洞察一切但却故意按兵不动的意味,让人更加惶恐难安。

荣曦微颌眼帘,隐去眸子里噙满毒恨的幽光,索性沉吟不语。

赵佐桓转而又看向燕王,“九皇叔可还事要奏?”

赵瑾煜拱手行一平礼,“臣许久未给太后请过安,今日是特意进宫向太后请安。”

“噢~,那就不耽误皇叔去请安了。”

“臣,告退!”赵瑾煜眼角狠狠的剜视着荣曦,警告她不要在有任何举动,同时又暗暗捏着一把冷汗,心神不宁的退出园口。

赵佐桓看着脸色煞白的荣曦,玩味一笑,“技艺有待提高。”

荣曦听了冷汗直流,大脑一片空白,刚刚的一瞬,他肯定已经知道自己是要行刺他,这话明显是在警告自己,可是为什么不直接下令处死自己。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很大胆吗?”

荣曦心一横,“奴婢无话可说。”

“不怕死吗?”

“奴婢命如蝼蚁,生死又岂是自己可掌控的。”

赵佐桓听了,心中无端生出一丝怜悯,伸臂将她削弱的香肩拦住,嘴唇凑近她的耳边,“朕不会让你死的。”

荣曦黯蓝的瞳底闪出一丝惊慌,赵佐桓生性薄凉,暴虐残忍,前世的自己深有体会,眼下只怕不知会用什么残酷的手段折磨自己。

赵佐桓不等她有所反映,弯腰一横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亲自将她抱上了龙撵。?

“摆驾太晨宫!”

“诺!”

园口随行的宫人,太监见个个惊呆了,跟皇帝同撵,除了兰贵妃,这个伊美人可是头一份,尤其还是皇帝亲自抱上龙撵。太监行首姜公公惊的瞠目结舌,暗叹这个伊美人真有些手段,“陛下,是否通禀兰贵妃一声,陛下晚些过去用膳?”

“不必了!通知敬事房,今天不翻牌子。”言下之意,今夜选定了伊美人侍寝,其她妃嫔不必巴巴的盼着了。

姜公公听了,更是惊的头发稍都立起来了,暗呼完蛋,因为他已经偷偷派了小太监前去通禀兰贵妃准备好接驾,好借机得脸讨赏。这下皇帝突然不去了,这个脸是得不成了。兰贵妃性子又不好,若因此事怪罪下来,失去这个比自己八辈祖宗都重要的大靠山,可真要活活哭死。

“呸!不长眼的东西,也不掂量掂量自己,连兰贵妃的宠都敢争,只怕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姜公公心里腹诽着,脸上却是一脸献媚讨好,“陛下,该用午膳了,可要伊美人陪同?”能做到太监行首的位置,自然是千锤百炼的老狐狸,有时单凭皇帝一个细微动作,就已将皇帝的心思猜的七七八八。

“也好。”赵佐桓的语气极平淡,但眉宇间明显带着一丝欢愉,姜公公知道自己提的这个建议提对了,毕竟比起兰贵妃,讨皇帝的开心才是第一等大事。

十六人抬的奢华龙撵稳稳的走在去太晨宫的宫道上,荣曦心中忐忑难安,实在猜不透赵佐桓的心思。除此之外,心中还有另一个忧惑,从前赵佐桓身边的行首太监是王公公,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他的徒弟姜公公,一般来说,皇帝身边的近身大太监是打小就伺候主子的,远比一般太监的地位高太多,一般不会轻易替换,除非是犯了大错被皇帝罢免。

想到这里,荣曦心中更加的担忧,前世她跪在太晨宫前苦苦求见赵佐桓。王公公心生恻隐,放了她进去,因此欠了王公公一个大大的恩情,倘若王公公是因为此事糟了牵连,那自己真是永远愧疚难安。

须臾,龙撵抵达太晨宫,赵佐桓率先下了龙撵,转而温情脉脉拉着荣曦的手将她扶下龙撵,“小心,可别第二次跌倒。”

此话又是话中有话,荣曦听了心里又是咯噔一声,真想撕开伪装不管不顾的上前跟他拼命,可是理智又告诉她,万万不可。

“谢陛下关怀。”荣曦心神平复些许,戏总归是要唱下去,倒要看看他要耍什么把戏。

“饿了吧?陪朕一起用膳吧!小姜子传膳。”

“回陛下,御膳已备好。”

陛下居然用了‘陪’这个字,而不是‘赐’这让姜公公心里又忍不住琢磨起来,看来陛下对这个伊美人是很心悦的,既然皇帝心悦,那眼下对这个伊美人必须讨好起来。于是立即又去御膳房通知加膳,从平日的八十八道菜肴增添到一百零八道。

御膳房的太监恭敬的端着珍馐佳肴陆陆续续的进来,一旁的试尝太监,用银筷子将每道菜肴都先试吃一口,才陆陆续续的摆上膳桌。

“爱吃什么?朕夹给你。”赵佐桓语刎很温柔,仿佛怕她会被吓到。

荣曦心中一阵恍惚,眸子郁冷的看着赵佐桓,他的脸依旧是从前的模样,英挺,俊逸!岁月已经为他退去了年少轻狂时的浮躁,换而代之的是温润如玉,不怒而威。只是前世时难得见他一面,偶尔见了,他也总是一脸的冷漠和不耐烦,更别提跟他一起用膳了。而今这样倒让这让她心里生出无尽的悲凉。

“陛下,奴婢的玉簪是母亲生前的遗物,陛下可否还给奴婢?”

赵佐桓听了,扬眉一笑,“簪子已经摔裂了,朕命人修复好在还你,来尝尝这道桂花鳕鱼。”说着,赵佐桓亲自夹了一块儿鳕鱼递到了荣曦跟前的玉盘里。

“奴婢~,谢陛下隆恩。”荣曦想趁机要回玉簪,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再要下去就有种不打自招的感觉了。

正好前世自己最爱吃这道桂花鳕鱼,反正都不知等下还有没有命活,能做个饱死鬼总归好过饿死鬼,再说吃饱喝足了才有精力报仇,于是拿起玉筷子将鲜嫩的鱼肉送进了口中。

姜公公在一旁看的心急火燎,这个伊美人可真是不晓事,这是多么大的造化能跟皇帝一起用膳,还不麻溜的使出浑身解数侍候陛下愉快用膳,反倒让陛下给她夹菜,真真是个蠢货猪脑,这样的主,便是承宠怕也难有几天。

热门推荐
YY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