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都市狂婿

作者:小Y 来源:YY小说 时间:2019-11-18 22:48:01

都市狂婿精彩评论,构思新颖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看了都市狂婿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编哟。《都市狂婿》内容精选:落尘瞪着眼睛,差点没一个巴掌呼过去,你个小王八犊子,敢威胁劳资。看两个人越说越过,似乎一触即发,苏眉急忙说道:姜宇,有事,你就先去忙吧?偷

都市狂婿小说精彩章节

都市狂婿小说精彩片段:姜宇哼了一声,迈步走了过去。只感觉一口气压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格外的难受。还以为你是落家的大少爷吗?如今想要碾死你,一根手指就足够了。落尘瞪着眼睛,差点没一个巴掌呼过去,你个小王八犊子,敢威胁劳资。走回办公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拿出电话打了过去。《都市狂婿》内容精选:

都市狂婿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都市狂婿精彩评论,构思新颖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看了都市狂婿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YY小说哟。

《都市狂婿》内容精选:

落尘瞪着眼睛,差点没一个巴掌呼过去,你个小王八犊子,敢威胁劳资。

看两个人越说越过,似乎一触即发,苏眉急忙说道:姜宇,有事,你就先去忙吧?偷偷的拉扯了一下落尘的衣袖,示意他别说话了。

姜宇哼了一声,迈步走了过去。只感觉一口气压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格外的难受。还以为你是落家的大少爷吗?如今想要碾死你,一根手指就足够了。

走回办公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拿出电话打了过去。

喂,龙哥,帮我办个人,五十万。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姓名?

落尘。

落尘?龙哥的声音有些诧异,然后沉默了下来。

是,十年落家的那个少爷,想不到他竟然还活着。姜宇解释着说道,他都感觉自己要被落尘气炸了。挎着他心仪的女神,更是咄咄逼人,让他叫爷爷,这一点面子没给他留。

是个男人都受不了,更何况他姜大少爷呢?

电话里稍稍沉默了一会儿:两百万。

好。姜宇直接答应了下来,他已经被落尘气晕了头脑,只想出这口恶气。

由于苏振军刚刚苏醒,还很是虚弱,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这是因为昏迷时间太长了,导致身体的营养不良,所以看起来还是很虚弱的。

在落尘的眼里,已经屁事都没有了。

苏眉将苏振军的胳膊放进了被子里,又将被角捻好,才看向落尘;你不应该得罪姜宇的,你别看他只是一个医生,实则他背后家族的实力大的吓人。

我管他呢?落尘呸了一声:什么玩意?一个大男人说话不算话,完犊子,而且还肾虚。他眼睛稍稍亮了一下,刚刚怎么就忘了,给他偷偷扎一针,让他当不成男人,后悔呀。

你是不是想着怎么对付姜宇?苏眉一眼看出了他心里所想。

落尘摇头否认:没有,我怎么可能。

你到底是怎么治好我爸的?直到此时,苏眉还有些震惊,要知道老头子的病,找了多少知名医生,都无能为力,束手无策,就这么被落尘轻易的治愈了。

此刻,落尘的身上充满了神秘的光彩。

你爸这是中毒,一种慢性的毒药。落尘嘿嘿笑着,摆出一个自以为很帅气的造型,心里满是得意:由于毒素早已经渗透了五脏六腑,普通的检查根本无法检查出这种毒素的

中毒。苏眉眼神一凝,低沉的说道:我知道了。

他挥了挥手:好了,你父亲没事了,我先走了。

苏眉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父亲,说道;少爷,我怎么联系你?

少爷?这称呼让落尘一个激灵:行了,别叫我少爷了,叫我落尘吧。现在也有钱了,一会儿去买个手机,嗯,就买个大哥大。

曾经很小的时候,村子里就有一个人用着大哥大,可牛笔了,走道都仰头。

不过,当时信号不好,打打电话得上柴火堆,偶尔还得登梯子上房。

一会儿,我去买个手机,到时候告诉你。

苏眉给了他一张名片,告诉他,稍后给打电话。如果不是苏振军这里暂时走不开人,她真的很想问问落尘,这十年到底怎么过的?经历了什么。

并没有买到梦寐以求的大哥大,因为现在已经停产了,落尘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最终挑选了一个六十块钱的老年机,看起来也很是不错,只少在他眼中是这样认为的,还能玩游戏,俄罗斯方块,贪吃蛇啥的,这就挺好,知足了。

想不到呀,来到城市第一天,不光赚到了钱,就连手机都买了。

四周的人看着他,目光充满了鄙视,在这样科技的年代,谁还用老年机了。而且看这个家伙的穿着,大裤衩,小背心,一双颜色不一样的拖鞋,想让人用正常的眼光去看待都困难。

只是落尘四周怪异的眼光,视而不见,拿着手机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凭着记忆,回到了别墅。

只不过刚走到别墅门口,就被保安给拦住了:站住,这里是豪华封闭小区,没有通行证,不让进。在这样的小区当保安,待遇都是外面普通保安的四五倍,而且进进出出的业主,大部分都熟悉,最起码没有这样穿着大裤衩的人。所以保安毫不客气的挡在了他的面前。

通行证?这是什么玩意?

那个沈落尘想了想自己刚登记结婚老婆的名字:那个沈倾颜不是在这里住吗?

沈倾颜他们自然知道,不光在这里,更主要的是,沈倾颜是海宁出了名的美女,无数男人心中的梦中女神,虽然他们知道彼此身份相差太远,但是不妨碍他们对沈倾颜的遐想和爱慕。

沈总裁是在这里住。保安冷冷的说道:但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请你离开?

我是他老公。落尘说道。

两个保安对视了一眼,都大笑了起来,哈哈,就你这样还是沈总裁的老公?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说真话,没啥没人信呢?

城市套路这么深了吗?

落尘再次重复了一遍:我真的是沈倾颜的老公。

停停,我们信,但是请你离开。保安说着都忍不住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神经病,想要进这样的别墅群也就算了,竟然还异想天开的说他是沈倾颜的老公?

一辆豪华的奥迪a8缓缓的行驶了进来,落尘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沈倾颜的车,宛如看到了救星一样的叫喊了起来:喂,老婆,老婆

他都看到了沈倾颜的脸,沈倾颜自然也看到他了,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沈倾颜心里竟然泛起了一丝捉弄他的念头。栏杆打开,沈倾颜停都没停,开着车行驶了进去。从倒车镜清晰可见,落尘跳脚焦急的样子。

这一刻,沈倾颜心里竟然泛起了一丝难得的舒爽。

倾颜,那个人是谁?坐在副驾驶的一个美女询问着。

沈倾颜想了想,一时不知道怎么说了,说是自己的老公,恐怕得被自己的好姐妹刘欣灵嘲笑,可是也想要隐瞒也瞒不了多久呀。想了想,她如实的说道;我爷爷给我安排的一门亲事,我俩,已经登记了。

噗。

刘欣灵嘴里一口水喷了出来,大大的眼睛,充满了震惊,不可思议的说道:他,你老公?倾颜的爷爷到底发了什么疯?怎么也给倾颜安排了这么一个玩意?

嗯,这不是没办法吗?不过,我俩只是暂时结婚,等过几个月,我就和爷爷提离婚,说我俩性格不合,到那时候,爷爷也不能说什么?沈倾颜无奈的说道。

两个人停好车,走进了别墅,就看到落尘已经坐在了别墅的大沙发上,甚至好整以暇的给自己整了被热水,慢悠悠的喝着呢。

沈倾颜的脚步一顿,他是怎么进来?然而刘欣灵却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名义上是沈倾颜老公的人,大大的眼睛有着隐藏不住的笑意,这是一个人才,另类呀。

你怎么进来的?沈倾颜回过神问道。

落尘嘿嘿一笑:好老婆,你故意想玩我,是吧?他哼哼了两声:你以为这就难的倒我吗?他握紧了拳头,对沈倾颜示意了一下:哼哼,我给他们放倒了。保安死缠着不放,而沈倾颜明显不想管他,所以他一气之下,将那两个保安放倒了,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沈倾颜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他将那些保安放倒了?她有点怀疑,要知道她这里是最好的封闭小区,就连那些保安,全部都是退役的军人?凭落尘一个人就能将他们放倒?

还没等她说话呢,凌乱的脚步响彻在了耳畔,十来个保安,站在了别墅门口,领头的保安队长,对沈倾颜微微欠了欠身:沈总裁很抱歉,让这个神经病打扰到了你的生活,而且还打了我们安保人员,我们现在就将他带走。在沈倾颜的气势下,他会不由的生出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说话更是尊重。

微微一愣,落尘说的不会是真的吧?真是打进来的?沈倾颜看着满不在乎喝茶的落尘,心里有一种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不过在怎么说,落尘也是自己的老公了。

总的来说,沈倾颜骨子里还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女人,即使在如何的看不上落尘,但是最起码两个人已经领证了,名义上已经是夫妻了。

李队长,这个人,我认识,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呀?沈倾颜不情愿的说道。

李队长眼中清晰的闪过一丝愕然,这个精神病还真的认识沈倾颜,他斟酌了一下说道:他确实打了我们安保人员。

不光如此,他还打了我儿子。一道声音从门外响起,江爷身后带着十来个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听到这声音,落尘才抬头,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

江爷心一突突,随即就释然了,自己可是带着三重天的高手来的,难道还怕他不成?

男女主角是落尘沈倾颜的小说叫《都市狂婿》,这里可以看落尘沈倾颜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都市狂婿小说内容精选:落尘瞪着眼睛,差点没一个巴掌呼过去,你个小王八犊子,敢威胁劳资。看两个人越说越过,似乎一触即发,苏眉急忙说道:姜宇,有事,你就先去忙吧?偷偷的拉扯了一下落尘的衣袖,示意他别说话了。

都市狂婿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沈倾颜和刘欣灵两个人走进了一家豪华的餐厅,在餐厅靠窗的位置,坐着一个很是帅气的男人。

稍稍犹豫,沈倾颜走了过去。

王军急忙的站起身,欣喜的说道;倾颜,你来了?他眼中毫不掩饰对沈倾颜的爱慕,从旁边拿出一个礼品盒递了过去:在国外看到这条拍卖的项链很漂亮,所以买了下来。他将礼品盒打开,里面是一条很漂亮的钻石项链,闪闪发光,一看价格不菲。

这太贵重了。沈倾颜推辞着说道,拉着刘欣灵入座。刘欣灵大眼睛看着那条项链满是羡慕。她自然也认识王军了,几个人同班同学,而且从大学开始王军就开始追沈倾颜了,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

倾颜,你收着吧,好看的项链也得配好看的人。王军彬彬有礼的说道:灵灵没想到你也来了。他再次拿过一个礼品盒递了过去:这是送你的。王军做事很有分寸,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我的?刘欣灵眼睛一亮,想不到自己还有礼物,看来陪着倾颜是来对了。接过礼品盒打开一看,是一对很漂亮的粉钻耳钉,虽然不如沈倾颜那条项链珍贵,但是也同样价钱不菲:王军,谢谢。看的出来她很喜欢这对耳钉。

王军儒雅一笑:你们喜欢就好。挥手将服务员招呼了过来,把菜单递向沈倾颜,很是绅士的说道:倾颜,你俩看看想要吃点什么?

沈倾颜并没有点什么,倒是刘欣灵毫不客气的拿过菜单,一顿点:这个,这个

灵灵。沈倾颜轻轻拉了她一下,示意她别点的太多,对这个闺蜜,她是很无奈的,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客气。

咋了?刘欣灵眨巴了下大眼睛:没事,王军请客。

这不是谁请客的问题。

没事的倾颜,多点一些。王军淡淡一笑,看着沈倾颜的眼神满是温柔。

在这样的眼神下,沈倾颜稍稍有些不自在,她也不傻,自然看得出王军对她的想法了。犹豫了几次,她才说道:王军,我今天已经登记结婚了。

王军脸上的笑容一顿:是吗?不知道是谁这么荣幸,能够娶到倾颜你?然而手在下面却暗暗的握紧了拳头,从大学他就已经开始追求沈倾颜了,沈倾颜在他的心里就是女神般的存在。没想到出国几个月,她竟然结婚了?

一个追了好几年的人,突然结婚了。任谁听到这个消息都不可能平静的,王军还能保持如此的风度,已经很难得了。

只是沈倾颜是他的,谁都不能染指。

一个土包子一样的人。刘欣灵不屑的撇了撇嘴,那样的人怎么能配得上倾颜呢?也就能打一些,除了这点,似乎没有啥优点,况且能打也不是优点,恐怕这样的人早晚会踏进监狱的大门;哎,倾颜,我想不明白,你爷爷怎么会把你嫁给这样的人呢?不光她想不明白,就连沈倾颜都费解,只是和落尘已经登记了,还能怎么办?

沈倾颜皱了下眉头:灵灵,别说了。

王军嘴角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只是看的出来,笑的已经有些勉强了。

几个吃着饭,寒暄着,只是王军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江虎躺在医院,两条腿都已经被包扎好了。虽然两条腿残了,但是能够活下来,他感觉已经很庆幸了,再说骨折用不了多久也就好了。

江北脸肿的和猪头似的,就连门牙都被落尘打掉了两颗,一说话都漏风,口齿不清:爸,这是咋回事呀?怎么也想不到老爸出去了一趟,竟然被人打成这样,在海宁能将江虎打成这样的人,不是没有,只有几个个别的家族的人敢,只是他们没有对自己老爸动手的必要呀?

咋回事?我还不是为了你呀?江虎看着最疼爱的儿子,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可是看到他鼻青脸肿的样子,心一软;儿子,爸告诉你,这次你惹了不该惹的人,还有以后千万不要打沈倾颜的注意了,要不然连爸都救不了你。落尘那样的人,他得罪不起。

江北一愣;爸,为什么?我告诉你,我不会放弃沈倾颜的。他握紧了拳头;而且从小到大都没有人敢打我。说着眼睛红了起来,委屈的似乎要哭。

你你说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我告诉你,以后不许打沈倾颜的注意。江虎说道:你给我滚出去,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玩意。

我不管,我肯定睡沈倾颜一次,还有,落尘我也不会放过的。江北气急败坏的走了出去,砰的一声,用力的将门关上了。

江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儿子不争气呀。可是在不争气,也是自己的儿子。

江北握着拳头:沈倾颜本少爷看得上你,是你的荣幸。你这个臭婊子装什么清高。他拿出一支烟,猛抽了两口,然后就把烟丢在了地上,拿出电话打了过去。

凤凰湾。

别墅内。

飞龙恭敬的坐在沙发上,显得有些拘谨,这让他带来的那些人都感觉有些奇怪。大名鼎鼎的飞龙,就是比肩江虎也不为过的人,此刻坐在这个青年面前,却恭敬的像是一个奴才。

也许,我是落尘,但是我却真的不记得了。落尘苦笑了一下,刚刚飞龙已经说了很多过去的事情,可是却没有丝毫的印象。

飞龙眼中闪过一丝黯然,随即笑着说道:只要少爷能回来,这就是最好的事情了。他原本流落街头的一个小混混,被人追杀,被落尘的父亲,落秋所救,从那一刻开始,他就把这条命都给了落家,但是没多久落家覆灭了,他这么多年一直在探查这到底是谁做的。只是却始终没有丝毫的线索。

当时,他收到消息赶到落家,看到的是熊熊燃烧的大火,以及地上点点滴滴的血色。当时他也以为落家的人都死了,可是如今落尘却回来了,他可以确认,这就是少爷,因为长得和他父亲落秋真的很像。

少爷。飞龙看了他一眼:您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呀?

嗯?这话倒让落尘沉吟了起来,说来今天得罪的人似乎还真不少,不过他却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嗯,确实得罪了一些。他奇怪的看了飞龙一眼;你怎么知道?

飞龙尴尬的笑了一下:是有人出两百万,让我不过,当时我不能确定是少爷你,如果是少爷你

两百万,落尘眼睛一亮,一副财迷的样子:这赚钱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呢?这可是两百万呀?

哎,恐怕少爷这些年过的不容易,看着穿的就能看的出来。飞龙在心里叹息了一声,急忙的拿出一张卡双手捧着,恭敬的递了过去:少爷,这张卡里,有五百万,你拿着用于日常开销,如果要是不够,我现在马上让人准备。

够了,够了落尘一把将卡拿了过来,自己这算是实实在在的有钱人了吧?赚钱竟然这么简单,而且这么有成就感。

飞龙呵呵一笑,像是一个慈祥的长辈在看着他。

飞龙,你在干什么?他不可能是少爷。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苏眉和他父亲苏振军扶着一个六十来岁拄着拐棍的老者走了进来,而这个话,正是那个老者说的。

苏眉感激的看了落尘一眼,想不到他的医术竟然如此高明,他父亲睡了一觉,喝了药就已经能下地行走了。只是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低下头,眼中带着复杂。就连苏振军也同样复杂的看着这张和落秋很是想象的脸。

飞龙急忙站起身:张叔,你怎么来了?张叔,曾经在落家打扫卫生的老头,也是十年前落家覆灭,唯一的见证者,只是这么多年,他对于那件事只字不提。

他不可能是少爷。张叔眼睛落在了落尘的身上:你到底是谁?冒充少爷有什么企图?

这话,让落尘很是不解,什么叫冒充呀,他一直都叫落尘的。况且他也和苏眉说过,是不是他们认错人了。

张叔,你在说什么?飞龙不解的说道:这明明就是少爷呀。

张叔浑浊的眼睛渗透了泪水,眼神模糊了下来,嘴唇不停的颤抖着,许久,才说道:因为,少爷已经死了,死在了十年前。这句话,仿佛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我是亲眼看到的,是家主杀了少爷,那一枪打在了少爷的心脏上?

什么?

这不可能?

以家主对少爷的疼爱,怎么可能亲手杀了少爷呢?

苏眉飞龙都震惊了起来,张叔沉重地说道:是我亲眼看到的。那些人太可怕了。说着他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似是还没有从过去的梦魇中清醒过来:他们用少爷威胁家主,将少爷的十指一根根掰断

热门推荐
YY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