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我是最强战神

作者:小Y 来源:YY小说 时间:2019-11-16 22:40:31

《我是最强战神》 小说介绍 《我是最强战神》是四喜乾果最新写的一本社会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苏铭陈映雪,书中主要讲述了:第4章指点之恩!吐气如箭,气功的一种说法。吐出来的气犹如一支利箭,爆射出去,轻则聚而不散,重则伤人夺命。这是绝顶气功高手的标志!按照姚家的家族功

我是最强战神小说精彩章节

我是最强战神小说精彩片段:吐气如箭,气功的一种说法。 《我是最强战神》 第4章 指点之恩! 免费试读吐出来的气犹如一支利箭,爆射出去,轻则聚而不散,重则伤人夺命。这是绝顶气功高手的标志!《我是最强战神》是四喜乾果最新写的一本社会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苏铭陈映雪,书中主要讲述了:第4章指点之恩!吐气如箭,气功的一种说法。吐出来的气犹如一支利箭,爆射出去,轻则聚而不散,重则伤人夺命。这是绝顶气功高手的标志!按照姚家的家族功法,老者内力足够,劲气磅礴,现在已经可以达到‘吐气如箭’...

我是最强战神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我是最强战神》 小说介绍

《我是最强战神》是四喜乾果最新写的一本社会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苏铭陈映雪,书中主要讲述了:第4章指点之恩!吐气如箭,气功的一种说法。吐出来的气犹如一支利箭,爆射出去,轻则聚而不散,重则伤人夺命。这是绝顶气功高手的标志!按照姚家的家族功法,老者内力足够,劲气磅礴,现在已经可以达到‘吐气如箭’...

《我是最强战神》 第4章 指点之恩! 免费试读

第4章指点之恩!

吐气如箭,气功的一种说法。

吐出来的气犹如一支利箭,爆射出去,轻则聚而不散,重则伤人夺命。这是绝顶气功高手的标志!

按照姚家的家族功法,老者内力足够,劲气磅礴,现在已经可以达到‘吐气如箭’的地步!可是他的气一出来,就立刻消失,尝试了无数次都是如此,老者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问题,已是困扰了他数年,没想到此刻竟是被这乡村少年一语道破!

“小伙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老者目光深沉的问道。

苏铭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说道:“你经脉曾经受过伤吧?”

老者又是一惊,表情像是见鬼了一般,失声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意与气合,气与力合,气走阳关曲池!”

苏铭扔下一句话,弯腰一把捞起金线鱼,转身离开。

“喂,你牛气什么,喂喂喂你怎么偷我们的鱼?你把鱼给本小姐留下——”

反应过来的少女冲着苏铭大喊,正要追上去,却发现爷爷有些不对劲。

“意与气合,气与力合,气走阳关曲池!意与气合……”

老者默念着苏铭扔下的那句话,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双眼瞪直,似乎进入一种奇怪的状态。

“爷爷,你怎么了?”

少女上前,一脸的担忧。

老者没有回答,而是盘膝坐下,再次运转起功法,脸上似乎露出了一丝明悟的表情。

半小时之后,老者猛然站起,双手猛地提到眉心,随后缓慢下按到腹部,左脚轻轻朝地面一踩,吐了一口长气。

“啊——”

少女惊呼出声。

她清楚的看见,长长的一条白气从爷爷口里笔直射了出来,好像一支突然射出去的气箭。

吐气如箭!

困扰爷爷数年的问题,竟然在这一刻迎刃而解!

少女震惊到极点!

老者的脸上则是露出了狂喜之色。

“是了,我以前经脉受过伤,连接阳关和曲池两个穴位的经脉逆转了。我姚家的气功心法是从曲池到阳关,这样一来劲气也是逆转的。”

“怪不得迟迟达不到吐气如箭的境界,就是因为这段劲气逆转。如果颠倒一下,气从阳关流走曲池,这一样一来逆逆为正,问题迎刃而解,我也就顺理成章的达到了吐气如箭的境界!”

“妙啊,实在是妙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

老者沉浸其中,如痴如醉。

此刻,终于是明白,原来一直困扰他的问题,是因为二十年的一次经脉受伤。

人体内十二主脉,无数条支脉,这一小段的经脉问题又怎么能轻易发现?所以,这足足困扰了老者数年,仍是没有发现问题所在。

却被苏铭一眼看了出来。

并且苏铭一针见血的指出了老者的问题,并给出了解决的办法!

老者的脑海中浮现出苏铭的身影,猛然惊醒,举目四望,却没有看到苏铭的身影。

“曦曦,刚才那位少年呢?”

“爷爷,您都打坐半小时了,人家早走了。”少女上前,俏脸上的笑容明艳如花,亲昵的抱着老者的胳膊,道:“爷爷,恭喜你,终于达到了吐气如箭的境界。从此之后,长江之南,以你为尊!”

“别这么说,华夏大地卧虎藏龙,我姚春旺又算得了什么?!”老者连连摇头,随后一脸恭敬道:“就刚才那位少年,就是一位神人,境界比我高出太多太多!”

“就那个偷我们鱼的黄毛小子?还神人呢,我怕看小偷还差不多。”少女撇撇嘴,一脸不屑。

“闭嘴!”

一直对少女宠溺有加的老者竟是罕见的呵斥一声,喃喃道:“那少年随意一语,就能解决困扰了我数年之久的问题,不是神人是什么?”

闻言,少女娇躯一颤,极美的脸蛋上露出了浓浓的震惊之色。

她原本还以为爷爷是顿悟,没想到竟然是被那少年指点的。

接下来,更让少女震惊的一幕发生了,爷爷竟是朝着少年离去的方向扑通一声跪下。

“指点大恩,没齿难忘!”老者心怀感激,连磕三个响头。

少女捂着自己张大的小嘴,震惊的无以复加!我的天哪,爷爷是何等身份,整天享受的是别人的跪拜,除了姚家的列祖列宗,他又何曾跪拜过别人?

然而这一刻,爷爷竟是朝着那少年下跪!

“一代神人,当为我师啊。”

老者一声长叹,久跪不起!

当他再起身的时候,对着少女说道:“那少年的指点之恩,区区一条金线鱼怎能报答?一定要找到他,我必有厚报!”

……

苏铭将金线鱼揣在了怀里,然后缓缓的走进了村子,步履却有些沉重。

得到金线鱼的喜悦已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心中最多的终究是愧疚,妈妈已经冤死十年了啊!整整十年了!

不过——

苏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个仇,很快就能报了。

再有一个月,就是妈妈的忌日,那绝对是报仇的最佳日子!

现在,就让王家三兄弟再逍遥一个月!十年都等了,不差这一个月了!

想及于此,苏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朝着村内走去。

虽然近些年苏王村大变样,多了许多二层三层的小洋楼,但是凭借着自己的记忆,苏铭还是找到了那个熟悉的胡同。

胡同里有四户人家,最里面那个低矮的土胚房就是自己的家,其余的三家都是楼房。

尤其是对门的苏海家,盖起了三层的楼房,豪华而又洋气,与苏铭的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苏铭怀着万般的感慨走到了家门前,斑驳老旧的木门,被虫蛀的不成样子,似乎轻轻一推就要散架。

望着木门上残留着岁月久远的斑驳门画,苏铭心中生出一股股暖流,记忆的匣子打开。

小时候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过年,大年三十的早上,跟着爷爷爸爸妈妈一起熬浆糊、贴门画,一年又一年,每次这木门的门画都是他贴上去的……

苏铭推开门缓缓走进了院子里,把金线鱼放在了水缸里,等到祭祖再用。

随后,他打量起院子来。

院子里虽然多年没有住人,但是很干净,并没有多少杂草。

显然,苏鸿光爷爷经常来打扫。

站在院子里,望着眼前低矮的土胚房,部分已经坍塌,看起来又破又旧。

跟苏海家的三层洋房比起来,实在是不堪入目。

但是苏铭却是感觉无比的温馨,小时候在这里长大,这里承载了他童年所有的回忆。

苏铭走走停停,停停看看,整个人完全的陷入了童年的回忆中。他不想被人打扰,只想呆在院子里静静的回忆。

“砰!”

一声巨响,木门被人一脚踹开,瞬间将苏铭将回忆中拉了出来。

或许是木门年月久远,或许是踢门的人用力过大,那扇木门倒了下去,砸在了地上。

苏铭眉头一皱,看向来人。

来人是苏海。

“哈哈哈,苏铭,我听说你也回来了,真是巧啊,我昨天也刚回来。”苏海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一双眼睛在苏铭身上打量。

看到苏铭穿着平淡无奇,苏海暗暗一笑,看来这小子混的不怎么样嘛。

只是苏铭的视线仍在那扇木门上,脸色不太好看。

苏海嘴巴一撇,不屑道:“不就是一扇破门嘛,你不会介意吧?”

那不是一扇破门,而是童年的记忆,被苏海一脚给踢破了。不过也没什么,回头让项猛重新安上就是了。

苏铭的视线这才看向苏海,梳的油光锃亮的头发,白衬衫黑皮鞋,手指上戴着一个大号的钻戒,脖子里是一条金链子,俨然一副暴发户的模样。

“呵呵,苏海哥,人家肯定会介意的。你踢破了门,苏铭估计换不起门啊!”

一道略微刺耳的声音响起。

苏铭抬头一看,是王珍珍,王秀春的女儿。跟在她身边的还有一个青年,是苏海的堂弟苏天佑。

“不就是一扇破门嘛,收破烂的估计都不要。”苏海撇撇嘴。

“苏海哥,在你眼中是破烂在苏铭眼中可不一样。”王珍珍的嘴脸简直跟她妈的一模一样,充满了尖酸刻薄:“听我妈说,苏铭打出租回来了,连车都买不起,穷光蛋一个!”

“哈哈哈,苏铭,你不会混的这么惨吧?”苏海哈哈大笑,从小就喜欢欺负苏铭,现在看到他没有自己混的好,心中自然是无比的开心。

“肯定不怎么样,海哥,你看他身上穿的地摊货,加起来估计连二百都不值。”苏天佑一脸瞧不起的表情:“走到外面也是丢人现眼,别说是我们苏王村的人。”

苏铭淡淡一笑,从小这兄弟俩就喜欢欺负自己,长大了仍是如此,不过苏铭却没有放在眼里。对他来说,几个人只不过是几只蝼蚁罢了,跳来跳去也入不了他的法眼!

“天佑,不能这么说,好歹我们也是一个村子的。”苏海看着是为苏铭说话,但是脸上的嘲讽之色比谁都浓,“苏铭啊,小时候你家房子就是全村最破的,大家都盖的瓦房,你家却是土胚房。”

“现在家家户户都盖了楼房,你家还是土胚房,这有些说不过去啊。”

“怎么,这次回来是准备盖房子的?”

“没打算盖。”苏铭摇头,土坯房是他的回忆,怎么会推倒重建?

“没打算盖还是没钱盖?看在多年邻居的份上,要不我借你点?”苏海望着苏铭,趾高气扬的说道。

“不必了。”苏铭淡淡道。

“呵呵,盖房子需要一二十万呢,苏铭这穷逼哪里弄这么多钱?”王珍珍一脸不屑。

“看他这模样,估计连工作都没有。”

“算了,好心当作驴肝肺,刚才那话就当我没说,烂泥扶不上墙。”苏海淡淡的瞥了苏铭一眼,随后对苏天佑说道:“听说王瑶大美女今天也回来了,咱们几个好好的聚聚啊!”

听苏海提到王瑶,苏铭微微一怔。

曾经,这苏海好像也是王瑶的追求者之一。

小说《我是最强战神》 第4章 指点之恩! 试读结束。

我是最强战神精彩评论,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看了我是最强战神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YY小说哟。

我是最强战神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这时候,王珍珍和苏天佑都是一惊。

原本他们只是调侃一下,没想到苏海竟然承认了,还真是他帮的忙!

最惊讶的莫过于王瑶了,魏豪的背景有多深她很清楚。

苏海一句话就让魏豪免了千万的利息,那苏海的实力,又该是多么的惊人!

王瑶看苏海的目光再次变化,一瞬间有了抱大腿的强烈冲动。

要知道,她那辆奥迪A6是分期买的,最近公司效益不好,她的工资提成自然也就少了。

车贷都快还不起了。

以苏海一句话就让魏豪免去千万利息的实力,随便提携她一下,那岂不是财源滚滚来?

海哥,你真是太厉害了,一句话保住了我们公司,谢谢你。王瑶美丽的脸蛋上带着些许的讨好之色,眼中隐隐有些崇拜。

呵呵,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苏海心情都快飞起来了,能在女神面前连续装逼,实在是太爽了。

看王瑶那崇拜的模样,苏海觉得今晚就可以把她搞上床。先睡了再说,就算以后事情败露,他也不吃亏。

海哥,你可是帮了我大忙,马上我请你吃饭。王瑶美丽的脸蛋满是笑容,想和苏海拉近关系。

苏海连忙摆手,板着脸说道:瑶瑶,怎么能让你请呢,说好了今天聚会我请客。

对了,苏铭呢,他不是说要一起的吗?苏天佑忽然说道。

苏铭那个穷逼,叫他干什么?王珍珍顿时一撇嘴。

珍珍,不能这样说,好歹苏铭也是跟我们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他再穷,一起吃个饭怎么了。苏海嘿嘿一笑。

从小苏铭跟王瑶的关系好,苏海就很嫉妒。现在他混的比苏铭好了,自然想在苏铭面前显摆显摆。

而且,得有个人踩,他才能更好的在王瑶面前装逼。毫无疑问,苏铭就是那个被踩的人。

苏海打了电话,不一会儿苏铭就赶过来了。

来得倒是挺快。苏天佑看到苏铭从出租车上下来,嘴角勾起了一抹不屑的笑容。

那是,蹭吃蹭喝来了,能不积极吗?真不明白,为什么要叫这个穷逼过来,影响食欲。王珍珍双手抱胸,一脸嫌恶的表情。

王瑶却是皱了皱眉头,苏铭除了穷好像也没有做错些什么,就遭到了这两人的冷嘲热讽。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在现在这个社会,穷就是原罪,连呼吸都是错的。

苏铭来到了近前,跟几人打了个招呼。

王珍珍和苏天佑把脸扭到了一旁,都不正眼看苏铭一眼,都是一副高傲的姿态。

苏海却是说道:苏铭,你终于来了,海哥一会带你见见世面。

见见世面?

苏铭目光有些怪异,他见过的世面随便拿出来一个都能把这几个人吓瘫。

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微微点头。

苏铭

王瑶倒是一脸的笑容,苏海帮忙解决了公司的麻烦事使得她的心情不错,也有了跟苏铭攀谈的兴致,毕竟小时候两人的关系不错。

我看你在我公司门口呆了很久,是不是看上了公司的哪个女孩?我们公司可是有很多年轻漂亮的女孩,你看上哪个跟我说,我帮你牵线搭桥。

就他?

王珍珍一撇嘴,脸上满是不屑的表情,就算看上谁又怎么样,人家女孩会看上他?

不错,苏铭我劝你不要痴心妄想,城里的女孩不是你能染指的,癞蛤蟆是吃不了天鹅肉的。苏天佑一脸揶揄的表情。

哈哈哈苏海打了个笑场,道:苏铭长相还是不错的,就是穷一点。不过就是这一点,城里的女孩也不会跟他。苏铭,我还是劝你找个老家的女孩,不用长得太好看,就算是二婚也行。

苏铭哭笑不得,自己什么时候看上王瑶公司的女孩了,怎么几个人上来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嘲笑?

就算是他真看上了又如何,那也轮不到这几个人来指指点点。

算了算了,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王瑶担心苏铭难堪,连忙转移了话题。

光荣路那边新开了一家燕来飞大酒店,味道不错,我们去那里吃吧。苏海道。

燕飞来大酒店?

苏天佑一惊,我听说那家酒店的幕后老板是临安王燕青!

燕青!

听到这个名字,几个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临安王,单单是这一个称谓就可以看出燕青的势力有多大!

就算是五大世家,也招惹不起燕青!

魏家的大少爷魏豪,在燕青面前连个屁都不算!

苏铭则是无奈的摇摇头,燕青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响亮了,走到哪里都能听得到。

厉害了海哥,跟魏豪称兄道弟,在燕青的酒店吃饭。整个苏王村,无人能与你相比!苏天佑恭维道。

那可不咋滴,海哥一句话就能让魏豪免去瑶瑶公司千万的利息,跟临安王的关系肯定也不错。王珍珍笑呵呵的说道。

闻言,苏铭倒是懵了,不是他一句话让魏生免去了王瑶公司一千万的利息嘛,怎么成了苏海了?

看看苏海一脸骄傲的表情,苏铭就明白了,感情这家伙是想在王瑶面前装逼啊。

他也没有拆穿,只是淡淡一笑。

走吧。

说着,几个人就驾车朝着燕飞来大酒店赶去。

苏铭依然是坐王瑶的车,到了酒店门口,他刚拉开门要进去,就被王珍珍呵斥一声。

让开,那么积极干什么,抢着付钱啊?这是五星级酒店,一瓶酒你都买不起!

哼,白吃白喝还没有眼色,走到哪都被人嫌弃,整一个土包子进城,丢人现眼!苏天佑走上前来。

行,你们先进。苏铭退到一旁,彬彬有礼的说道。

这些都是他的发小,他还不至于动怒。

来到了酒店之后,倒是王珍珍和苏天佑一副土包子的模样,好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那富丽堂皇的装饰使得两人惊呼连连!

在身着套装的女服务员的指引下,四人来到了一个小型的包间。

什么意思,领我们来到这么小的包间,怎么着,觉得我们没钱消费?苏海顿时不乐意了。

不好意思,先生,不知道你们想要什么样的包间?女服务员连忙道歉,心里却很委屈。明明就四个人,要个小包间不就够了,难道还要个十几个人的大包间?

你们这里都有什么级别的包间?苏海淡淡道。

一共有五种,消费分别不一样。最好的是至尊包间,不讲酒水菜肴,单单是包间费就需要五十万!女服务员美丽的脸蛋上溢满笑容。

五十万?这么贵!

王瑶几人都是一惊,暗暗咋舌。

苏海却是傲然一笑,道:这点钱又算得了什么,给我整个至尊包间!

好好好,请随我来!女服务员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哇,至尊包间,单单是包间费就五十万,海哥真是帅炸了!王珍珍满眼都是小星星。

敢在燕青的酒店这么横,唯有我海哥。苏天佑奉承道。

倒是王瑶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道:海哥,不用订这么贵的吧,我们只是简单的吃个饭!

呵呵,五十万,小意思!

苏海挥了挥手,满不在乎的说道。

这些年的打拼,他的存款达到了三千万,自然不把这五十万放在眼里。

呵呵,苏铭,看到了没有,这一个包间就五十万。你奋斗十年赚的钱,不过是海哥的一顿饭钱!苏天佑望着苏铭,嗤笑道。

土包子,见到世面了吧,来五十万的包间吃顿饭。记住,这将是你的人生巅峰!王珍珍点指苏铭,趾高气扬。

人生巅峰?

苏铭淡淡一笑,如今真要说人生巅峰的话,那应该就是之前发生在南域的那场大战了!

他一人一剑,阻挡百万敌寇,不让他们踏入华国一步!

一剑曾当百万师!

也正是那场大战,使得他受了重伤,回到了临安休养。

相比较之下,这区区五十万的包间,又算得了什么?

苏铭几人进了包间之后,酒店二楼忽然出现一道人影,气息深沉如海,望着几人消失的方向,眼中涌出一抹意味深长的表情。

一剑曾当百万师!堂堂的南域之主,华国长城!竟是如此年轻的一个少年!

得见南主一面,是我三生之幸!

他的语气,压抑不止的激动。

这个人,正是燕青!

大名鼎鼎的临安王!

热门推荐
YY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