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爱你,苦不自知

作者:小Y 来源:YY小说 时间:2019-11-08 21:15:42

《爱你,苦不自知》 第5章我只想和你一起生,一起死 免费试读她什么都没有跟他说,可他全知道。她知道她有多想让自己活下去。知道她在给他凑高昂的手术费,也知道她是用什么方法得来的钱,昨天晚上,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也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做。而他想要的,只是想要永远跟她在一起。这个世界上,只有她不会抛弃他,只有

爱你,苦不自知小说精彩章节

爱你,苦不自知小说精彩片段:也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做。她知道她有多想让自己活下去。而他想要的,只是想要永远跟她在一起。她什么都没有跟他说,可他全知道。

爱你,苦不自知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爱你,苦不自知》 第5章我只想和你一起生,一起死 免费试读

她什么都没有跟他说,可他全知道。

她知道她有多想让自己活下去。

知道她在给他凑高昂的手术费,也知道她是用什么方法得来的钱,昨天晚上,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也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做。

而他想要的,只是想要永远跟她在一起。

这个世界上,只有她不会抛弃他,只有她,是真心对他好,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跟她在一起——

生,一起生,死,一起死。

晚上,云想来到北城酒吧外,看着大门里透出来的灯红酒绿,红尘喧嚣,下意识地咬紧了嘴唇。

这两年,她想方设法,努力赚钱,除了她和弟弟的生活费,弟弟的医药费,所剩下的存款,不到十万,光手术的开销,就还差九十万,但还会有其他的开销,她还想再赚一百万。

这个地方,是她眼下想到赚钱最快的地方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经理办公室里,经理扔了件舞衣给她:“换上吧。”

她拿起一看,脸一阵红,一阵白:“太暴……露了。”

“我的云小姐,这里是酒吧,我们的舞娘都是跳脱y衣w舞的,我已经为你破例了。”经理苦口婆心,大吐苦水:“要不是咱们以前见过一次,我也不敢用你。”

“脱y衣w舞n娘,一晚上才三五百块钱,你收了我一万。”

“你最好保证有好的反应,否则,这个工作我也给不了你。”

云想:“……”

她抿抿嘴唇,看着经理,没有再说话。

以前,酒吧去过他们学校找舞蹈学生来表演,这个经理一眼就看中她,非要拉她来跳舞。

她学的古典舞,是艺术表演,自然不会来这种酒吧表演,舞团也不允许。

经理硬给她塞了一张名片,她今晚才会找到这里来。

她没多少时间了,她太需要这样高薪的工作。

她换好了衣服,就去舞台上跳舞。

她与在酒吧里跳舞的其他女人不同,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气质清纯高雅,一出场就引起一阵喧哗。

她跳的舞,是根据酒吧里的舞曲编的,她很擅长编舞,这两年,靠给人编舞也赚了不少钱。

她以古典舞为基础,融入舞曲和周围的环境,在这里,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舞蹈,让人耳目一新,眼前一亮,新鲜刺激,全场都嗨了起来。

酒吧的一间VIP贵宾包间里,气氛凝重,外面的阵阵沸腾声传了进来。

出去抽烟的同伴进来,兴奋地说道:“新来了个跳舞的,跳的是古典舞,身材非常好,跟咱们大学的校花云想特别像!”

正晃着酒瓶的厉南渊手上一顿,抬起头来,眼中杀气腾腾。

他身边的美人微微一笑,关心地说道:“南渊,我请那人来跳支舞,搏你一笑。”

云想体力不好,跳了三支舞曲,已经达到身体极限,就离场了。

她回到换衣间换衣服。

经理拿着一套新的舞衣来找她,兴奋地说道:“有个包间的客人出十万,让你去跳支舞!”

“十万?”她惊讶。

她的舞蹈是很优秀,但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这个价太高了,必然会是不正当的交易。

“你不了解这里的客人,对有钱人来说,钱算什么,你不是正好差钱吗?快去吧。”他把衣服扔给她。

她拿着舞衣,脸更加惨白。

这件舞衣,比她之前穿的更暴l露,她紧攥着衣布,陷入了挣扎。

她太需要这些钱了,她没时间来慢慢赚钱,云朗没时间等,她更没有。

她换好舞衣,服务员领着她去指定的包间。

边走边跟她介绍:“包间里是个土豪给他女朋友过生日,他们也就图个开心喜庆,你放开一点。”

门一推开,美酒香烟的味道扑鼻而来,包间里一群年轻的男女,正谈笑风声。

云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服务员推了进去,她一抬眸,看到了对面的人,呼吸一窒。

对面的男人穿着黑色的高定西装,梳着背头,五官立体分明,正愤怒地看着她,眼神锋利。

不是厉南渊,又是谁?

所有的人都看着她,移不开眼睛。

她的墨发一丝不苟地挽在头顶,穿着一套水晶比基尼,外面套了一件薄薄的长纱裙,身材曲线清晰可见。

个个目瞪口呆,震惊不已,偌大的包间里,静得呼吸可闻。

他们认出她是云想,又看向厉南渊。

小说《爱你,苦不自知》 第5章我只想和你一起生,一起死 试读结束。

爱你,苦不自知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想想,舞不跳了,你先穿上。”云容捡起衣服,又要给她披上,耐心地哄着她。

“你缺钱,我给你就是了。”

她抬头,赤红着眼睛瞪着她:“是吗?上次,你给我埋葬我父母的钱,要我嫁给一个五十多岁的赌鬼,现在,你又要我做什么?”

如果她真想帮她遮掩,就不会拿一件短披风给自己,只会让她这一身看起来更艳s俗,她的一言一行,只是在这些人面前,装好人而已。

厉南渊正怒火中烧,闻言,不由一震。

云容的脸色也都变了,余光看了眼厉南渊,立刻说道:“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你不要在这种地方跳舞了,你爸妈泉下有知,也会不得安宁的。”

提到父母,她怔了下。

“滚——”厉南渊目光狠戾地看着云想,沉声道。

她抬眸看着他,眼睛里又屏发出些许泪花。

她向他伸出手:“十万的出场费,给了。”

该受的屈辱都受了,这笔钱,不能不要。

他的愤怒喷薄而出:“钱钱钱……除了钱,你还知道什么?”

两年前,她就是为了钱,把他给甩了,还将他践踏得体无完肤,前几天,她又为了钱,把她自己卖给了他。

她身体一抖,纤长的眼睫染湿,手倔强地伸在空中,非要拿到钱。

他暗暗咬咬牙关:“你还要多少我?”

“一百万。”

他的眼睛赤红。

他才给了她五百万,这才几天,她又要要这么多钱,她怎么就不知道满足?

“好啊!”他语气一转,嘴角扬起一抹邪笑,重新在沙发上坐下来,玩味地说道:“脱了跳,我就给你一百万。”

她眼眸一张,不可置信。

他伸手抹了下薄唇:“你不是要钱吗?脱啊!”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能无耻到什么程度,虚荣到什么程度。

她看看他,又看看他身边的云容,以及往日同学们那一张张戏谑嘲笑的脸,胸口一痛,喉咙就是一阵腥甜,有血涌了上来。

她用力一咽,将血咽回肚子里。

“厉南……渊,你真的要我脱吗?”

“你不是要钱吗?”他冷漠地看着她,眼底涌动着暗暗的火光。

她盯着他的眼眸,那深邃浩瀚的眼眸里,没有一丝往昔的爱恋,只有怨恨,不屑,嘲弄。

痛楚剥夺着她的感官,强烈的失望感,让她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

这样也好,她本来的愿望,也就是凑足钱,让弟弟能够活下去。

“好,我脱。”

厉南渊瞳孔一张,怒意翻涌。

一旁的云容看了他一眼,再看着云想,睛神也变得深邃起来。

其他人小心翼翼地看看他,见他没有一丝怜惜,看着云想,几个男人,眼睛里渐渐透出火光。

有生之年,能看到曾经的校花脱了衣服跳一支舞,也是少有的人生奇遇了,很是刺激。

灯光下,云想的指尖无力地颤抖着,轻轻掀起肩头薄薄的轻纱,雪白的肌肤一寸一寸露出来,反射着灯光,白嫩得让人想要扑上去咬一口。

她看着厉南渊,目光渐渐发虚,噙满泪水的双眼已经模糊了视线,她已经看不清他的身影。

记忆里,那个让她爱之如命的少年模样,也变得模糊了起来。

“咯咯咯!”厉南渊双手握成拳头,攥着指间发出暗响,双眸死死地盯着云想,心如刀绞。

这个女人,当真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卖?

她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她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人?

热门推荐
YY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