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凰倾天下,不做君王妃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10-17 20:39:03

主角叫古箬璃姜凌郸的小说叫做《凰倾天下,不做君王妃》,本小说的作者是沙琪玛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在这小小的院子里面扩散开来,原谅听着的人心情都变得愉悦。月亮被云层笼罩了起来,就像是保护着自己的孩子一样,让她睡在这乌云的轻纱上,不似以往的星光点点。姜清柏负手站在离秋千不远处的地方,...

凰倾天下,不做君王妃小说精彩章节

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在这小小的院子里面扩散开来,原谅听着的人心情都变得愉悦。

月亮被云层笼罩了起来,就像是保护着自己的孩子一样,让她睡在这乌云的轻纱上,不似以往的星光点点。

姜清柏负手站在离秋千不远处的地方,眼睛里有说不出来的情绪,是怜悯,是可惜还是不忍。

“你为什么非要和她一样选择进宫呢?”

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秋千上的姑娘。

他很想不顾一切冲上去问她为什么要进宫,那个皇帝到底有什么好,只念的是后宫中至高无上的权威吗?

罢了,罢了。

黑夜中,一个人影悄无声息的离开,并没有惊起一丝的波澜。

古箬璃从秋天像下来心情有些苦涩,前世也是在父母的娇宠下长大的她,何尝不是这样无忧无虑呢,只是后来成为了他的皇后,嫁做了他的妻,征战沙场为他拉拢关系,甚至不惜赔上自己全族的代价。

从进宫的那一刻起,她就全副的武装,唯独对他一个人还是最原有的女儿娇态。

最后葬送的是什么呢?是自己的性命,是自己那满腔的爱恋。

突然笑出了声,没有一刻像是现在这样笑的这么开怀。

当然,一场阴谋正在向她逼近。

王府某处的偏殿里,姜凌郸正和古沁月有说有笑的,两个人卿卿我我,搂搂抱抱的。

这偏殿是专门为圣驾亲临所单独建立出来的,自然而然他们两个人的住处。

“皇上,你今天都没有好好看看人家。”那酥麻入股的声音简直是让人欲罢不能,是个男人听到都会浴血沸腾。

姜清柏也是个男人。

一双手在她身上游移不定,含住了她的樱桃小口,开始在她身上点火,没一会儿的功夫她就在他身下化成一摊软水。

正当他打算再进一步奋战冲刺的时候,身下的人突然间晕了过去,浇灭了他的欲望。

在这种紧要关头被打断,是个男人都是会生气的,可是古沁月在他身边陪了这么久,从来没见她这么失态过,立马就穿好衣服,也给她套了几件衣服,就宣太医了。

随行的黄太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不知道该怎么说起,他把的娘娘的脉明明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呀,顶多是有些气血不足而已,可是也不至于昏迷成这个样子吧。

昏迷不醒的古沁月蜷缩着自己的身子,浑身都在冒着冷汗,嘴里面还念念有词好疼好疼。

姜清柏耐心被磨灭了,将古沁月抱在怀里,怒斥道:“你这个庸医,要是娘娘治不好,就拿你的狗头来问罪吧。”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黄太医贵的双腿都快麻木了,顶不住来自君王的威严,眼睛一闭一睁随口胡乱塞了个说法,“娘娘这压根就不是病啊,皇上可还记得几年前的巫蛊事件?”

巫蛊之术自开国以来,太祖信奉道教,命道士们为国师,天天炼丹追求长生不老之术,这才让巫蛊之术横行霸道。

太祖的确是活过了普通皇帝的高龄,于是后辈的先祖纷纷效仿,直到到了先祖那一辈。

先祖的珍妃当时受尽了先祖的宠爱,在没有皇后的情况下,那身份地位的珍妃无疑是后宫独大,在珍妃产下了三皇子之后,突然身子昏昏沉沉恶露不止,眼看着就是要血崩的征兆。

珍妃身边的大宫女所言,珍妃的身子骨一直好的不能再好了,怀孕期间太也说胎位很正,平白无故出了这么件事情,自然是引起了极度的重视。

后来还是在某位不受宠的妃子的宫殿里面搜出了写满了珍妃生辰八字的巫蛊娃娃,将巫蛊娃娃焚毁,珍妃还是没能活下来。

先祖痛恨之下将那妃子九族尽诛,并下令将所有有巫蛊娃娃的地方全部都给封杀。

三皇子正是先帝,从小只能对着画像来悼念那一个拼尽了生命生下他的母妃,故而对巫蛊之术更加厌恶,凡是沾染上的人,无一存活。

“你是说有人对贵妃下蛊,这些日子谁接近过贵妃?”姜凌郸气的是有人敢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做小动作,这一次是他的枕边人,那下一次会不会是他自己呢?

转念一想,一身的冷汗。

知画跪在地上磕头,直呼陛下一定要为娘娘做主。

将事情的原委娓娓道来,先是古箬璃如何不敬贵妃出言顶撞,后是偷盗郡主父亲遗物被贵妃谴责,怀恨在心之下就想到了这当恶毒的法子。

今天所存在的所有好感一扫而光,身为帝王他的身边不能留就等有心机的女子在。

“马上下令,将古箬璃打入大牢,贵妃什么时候醒就什么时候去审讯她。”他犯不着为了一个女人,弃了自己的心上人,至少是他这么以为。

出动了一队的御林军,很多秀女都听到了动静,派人出来打听,最后得到的结果是这个出尽了风头的古家小姐莫名被打入大牢还有贵妃昏迷一事。

两件事情联系到一起可不是小事了。

不管她们心里再怎么激动兴奋都得好好克制,林素素是最为得意的一个,幽黄的灯光下闪现出来的是她那张恶毒的脸。

“让你和本小姐都不过是一介低微的贱·人罢了,现在尝到苦头了吧,进了大牢看你还有什么本事能从那个地方出来,出来了就怕你的名声也会毁了。”

刑部大牢,啧。

那里头所关押的犯人都是穷凶极恶的,那些男人这么久都没有见过女人,哪怕她长得不尽人意,也是保不住自己的。

将自己收拾了一番,难得有脑子的带着晴儿去贵妃宫里探病,这时候不上一下眼药更待何时。

林素素从眼里挤出两滴眼泪来,好不伤心的跪在偏殿外面求见,跪的腿都麻了也走不了。

姜清柏正在为古沁月擦拭额头上的汗珠,听人禀告说是震远将军的女儿求见,本来打算不见想了想对方父亲的身份还是让她进来了。

“你来作甚,嗯?”他在照顾人的时候,却有了那分他的心,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