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豪门桃花劫:总裁索爱999天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10-15 15:20:42

《豪门桃花劫:总裁索爱999天》由米小狸所编写的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小欧霍明朗,内容主要讲述:在她的眼中,他跟别的小朋友不一样,他不会欺负她,不会奚落她,不会说她是没有妈妈的孩子,在她被欺负的时候,他总是会挺身保护她。他是她童年唯一觉得温暖的地方,是她头顶的一片天,为她撑起了小小的童年。他一直......

豪门桃花劫:总裁索爱999天小说精彩章节

在她的眼中,他跟别的小朋友不一样,他不会欺负她,不会奚落她,不会说她是没有妈妈的孩子,在她被欺负的时候,他总是会挺身保护她。

他是她童年唯一觉得温暖的地方,是她头顶的一片天,为她撑起了小小的童年。

他一直以为那个人叫霍明朗。

那个叫霍明朗的男孩很快就随着家人一同出了国,这是他临走前对她说的话,沈小欧一直铭记在心。以至在以后的日日夜夜,无论沈家怎么待她,只要想到霍明朗,她便有了坚持活下去等着他回来的勇气。

黑夜就像一张无情的大网将她牢牢困住,动弹不得,无力挣扎。

她战战兢兢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打开屏幕。

昔时的屏幕一直是黑的,直到沈小欧的手机打开,借着一点光亮,他才模模糊糊地看到她的身影。

她的脸上有泪珠?!

昔时心下一紧,眼底略过一丝不安,虽很快褪去,还是被跟着他多年的钟尧给捕捉到了。

钟尧悄无声息地出了门。

消失了一天,没有一个电话,她盯着手机屏幕“呵”地自嘲。

高中毕业后,她便找借口搬离了沈家,在大学里靠自己勤工俭学,做多份兼职,赚取学费和生活费,沈家便不再管她。

父亲的心思全部都在继母和沈小蝶身上,而沈小欧只是俨然成了寄宿在他家的一只猫狗,饿了给她点食物,困了给她张床,仅此而已。宋金梅和沈小蝶更当她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巴不得她早点离开她们的视线,省得碍眼。

一年多了,父亲从来没有给她打过一通电话。此刻,别说她是遭绑架,就是被抛尸荒野,他们也不会多看她一眼吧。

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再次夺眶而出。

“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由远及近,将沈小欧从复杂的思绪中猛地拉回,她条件反射似的出声,用提高的嗓音来掩饰内心翻江倒海的恐惧,手机晃动的亮光寻找发声的方向。

“沈小姐,是我,钟尧。”声音在沈小欧的头顶上方徘徊。

“你来干什么?”在看清了来人的面孔之后,沈小欧动作极快地拭去脸上的泪珠,故作镇静地发问。

“其实,少爷他是吃软不吃硬,沈小姐只需要向少爷服个软,跟他道个歉,他有面子,您也不必忍痛挨饿,饥寒交迫,您说呢,沈小姐?”钟尧语气静淡,完全没有昔时的狂妄自大不可一世,像是在和沈小欧商量,又像是以一个长者的身份在劝说。

“是他派你来当说客的?”沈小欧不答反问。

“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沈小姐应该……”

“应该识趣,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要不自量力,是吗?好了,你不用说了,我是不会向他道歉的,你走吧。”

钟尧错愕了半秒,张了张口,想要再说什么,最终只是变成了一身轻叹,喃喃地念叨:“两人都是这倔脾气。”摇了摇头离开。

钟尧走后,沈小欧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无理,将对昔时的愤恨迁怒于他,他只有一个管家而已,但是,道歉两个字一再被提及,沈小欧莫名控制不住地反感和排斥。

沈小欧的倔强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在沈家那些年,每每被沈小蝶欺负,反被倒打一耙,向父亲和继母告她的黒状说是她的不是,沈有年每次都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对她棍棒相加,逼她向妹妹道歉,打到木棍断了,皮开肉绽,她都会咬牙忍着,不狡辩,不开口。

看到沈小欧被毒打,被捧为掌上明珠的沈小蝶就会在父亲身后偷偷冲她扮鬼脸,继母则是更加旁敲侧击添油加醋地怪罪于她。

所以道歉两个字就像瘟疫,让她深恶痛绝,头痛欲裂。

不过,很快沈小欧便从过去的悲伤里挣脱出来,她抿了抿唇,嘴角荡起一抹幸福的浅笑。几天前,媒体就开始大肆报道霍氏企业继承人霍明朗即将回国的消息,一时间,舆论一片哗然。

而今天就是霍明朗回到燕城的日子。

明朗,我想在第一时间见到你。

沈小欧双手交握抵着下巴。

真是个嘴硬的家伙!

昔时看到钟尧苦口婆心对她的劝导没有起到丝毫让她松口的作用,不禁冒出一句。

这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昔时跟着沈小欧的神情,表情瞬息万变,一夜没睡,一脸的探究。

快入夏了,天空很快便现了鱼肚白。沈小欧伸了个懒腰,起身活动了一下已经发麻的筋骨,出了小木屋。

大概是时间还早,码头还是沉睡的状态。放眼望去,四周空无一人,只有不远处的白帆在海上摇摇欲坠。

不行,我不能再等了,今天一定要见到明朗。

沈小欧目光落在那艘白帆上,不知道它去哪里,不过只要能将她带上岸,离开这里,哪里都行。

她垂眸搜索了一下,没有找到吸引对方注意的物件,跑到树林里折断一根细长的树枝,将身上惹眼的红色外套脱下放在末梢,举起,冲着目标用力挥舞,大声叫嚷。

喊到精疲力竭,船只仍在原位没有动静。

沈小欧抬手看了下腕表,神情变得焦灼不安。

保镖随时都会过来,再不想办法抓住救命稻草,她就是插翅也难飞。而如今这艘帆船是她唯一的希望,看起来不是很远,不如……

沈小欧学过几天游泳,目测这点距离游过去应该不成问题。

这么多年艰难度日,就是为了等到这一天和明朗再次重逢。

她努了努唇,已经没有时间让她犹豫,扑通一声便一头扎进海里,海水微凉,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便盯着目标奋力向前游去。

随着沈小欧决绝的奋力一跳,昔时心猛地一沉,嘴角紧绷,抿成一条线,他倏的跳起,骨节分明的手指握成了拳,眼底闪过一丝慌乱。

“少爷,沈小姐她……”管家破门而入,忘记了敲门的规矩。

“她是土豆脑袋吗?实心的!不会绕弯!”想到沈小欧为了离开这里竟然不顾自己的安危想出这种愚蠢的方式,昔时眼底的怒火喷薄而出,他一脚踹开座椅,随手拿起一只杯子砸向门口的方向。

钟尧微微侧身,杯子箭一般擦过他的眼角,撞在门上发出“哐啷”一声巨响,玻璃碎了一地。

奇怪,明明是很近的距离,怎么还是游不到?渐渐地,沈小欧感觉力气在一点一点耗尽,身体开始不听使唤的下沉。

我快要死了吗?

一阵波浪没过头顶,沈小欧像是被卷进一个巨大的漩涡里,不停地翻滚。她垂着眼,唇边浮起一丝脆弱的笑意。

死了也好,反正从来都不会有人在意的。这样的人生,不活也罢,死了,大概就解脱了吧。

她仿佛看到了母亲那张温柔慈爱的脸,带着暖暖的笑意在向她招手。

妈妈——

她的嘴唇微微张吸,迎着母亲的微笑伸开双臂。

明朗,如果有下辈子,我希望从遇见你的那一刻起,你便不曾离开。

沈小欧的意识越来越弱,双眸缓缓闭上,直至陷入黑暗。

门被拧开的声响将她的梦打碎,她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天花板上明晃晃的水晶灯光,她眯眼抬手挡了一下。

“沈小姐,您醒了。”

沈小欧垂眸转头,睨了一眼进来的人,便彻底泄了气,本就无力的身体瘫软在床,一动也不想动,目光毫无焦距地睨向吊灯的方向。

“沈小姐,您好些了吗?身体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如果有,我马上请医生过来。”钟尧的声音温和而友善。

若他不是昔时的管家,沈小欧一定会为这样的关切而动容,这些年,这是她唯一听到的暖心的话。

她眼底闪过片刻的恍惚,转瞬,就荡然无存,面如死水。

“少爷说了,让您先好好休息,等您恢复了,便可以去找他。”

找他?又是道歉?

沈小欧鼻腔里“呵”了一声,转身背过钟尧,扯上被子,不愿再听他说下去。

“房间里的女人是少爷什么人?竟然让我们少爷亲自跳海去捞她。”

“谁知道哪来的野货,若不是少爷,她早就喂鱼去了。少爷也就是怕她淹死,晦气,要不然才懒得搭理这种人。只是,亏了我们少爷,还对她做了人工呼吸。”

门外女人的声音如沾了毒液的似的,尖锐刺耳。只是受惯了奚落,沈小欧早已学会了置身事外。不过,字里行间捕捉到的信息却让她不由得瞪大眼睛。

昔时救了她,还对她人工呼吸?

她猛地跃起,脑袋“嗡”的一声,瞬间切换到被救起的场景。

她被昔时放到岸边的沙滩上,如一尾垂死的鱼暴露在阳光下,双目紧闭,浑身浸湿。昔时拂开她额前的湿发,面目狰狞,猥琐的俯身将唇凑上来……

沈小欧打了个激灵,使劲晃了晃脑袋,不敢再往下想,抬手用力地擦拭唇瓣,仿佛上面还残留着昔时的味道。

两个女人的脚步声已经走远。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