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只愿君心似我心

作者:小Y 来源:YY小说 时间:2019-09-04 21:17:30
只愿君心似我心状态:连载中作者:静兰幽全文阅读

泰格文学小编为您带来苏茶沈萧北的小说章节阅读!苏茶沈萧北是网络大神一杯茶倾心打造的精彩好文《只愿君心似我心》中的主人公。小说对于人物的刻画细致而深刻,让人欲罢不能!该小说正在泰格文学热推当中,赶紧来看看吧!《只愿君心似我心》精选章节:周嬷嬷把剩下的糕点拿给御医看。御医闻了闻,直言:“这里面有微量的藏

只愿君心似我心小说精彩章节

只愿君心似我心苏茶沈萧北泰格文学YY小说为您带来苏茶沈萧北的小说章节阅读!苏茶沈萧北是网络大神一杯茶倾心打造的精彩好文《只愿君心似我心》中的主人公。小说对于人物的刻画细致而深刻,让人欲罢不能!该小说正在泰格文学热推当中,赶紧来看看吧!《只愿君心似我心》精选章节:周嬷嬷把剩下的糕点拿给御医看。御医闻了闻,直言:“这里面有微量的藏,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泰格文学YY小说为您带来苏茶沈萧北的小说章节阅读!苏茶沈萧北是网络大神一杯茶倾心打造的精彩好文《只愿君心似我心》中的主人公。小说对于人物的刻画细致而深刻,让人欲罢不能!该小说正在泰格文学热推当中,赶紧来看看吧!

《只愿君心似我心》精选章节:

周嬷嬷把剩下的糕点拿给御医看。

御医闻了闻,直言:“这里面有微量的藏红花。”

藏红花可致孕妇流产。

周嬷嬷大声说:“驸马爷,你可要为公主作主啊!”

周怀玉虚弱地靠在床头,泪眼婆娑地看着沈萧北。

沈萧北沉默不语,扭头看着外面。

苏茶一动不动地跪在大雨里。

周怀玉给太监使了个眼色,太监冷哼一声:“大胆贱婢敢谋害公主,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足惜。驸马爷要是舍不得的话,就交由杂家处置吧!杂家这就出去,取了那贱人的狗命!”

太监昂着头走出房间。

“大人且慢!”

沈萧北脸色微变,快步追了出去。

“驸马爷!”

丫头要为沈萧北打伞,被他一把挥开。

沈萧北冲进大雨里,全身上下很快湿透了。

太监指着苏茶,对侍卫说:“去,杀了她!”

侍卫抽出刀,面无表情地砍向苏茶的脖子。

“刀下留人!”

沈萧北冲过来,死死地抓住侍卫拿刀的手。

太监吊起三角眼:“驸马爷,你莫不是想包庇这个贱婢不成?”

“当然不是。”

说着,沈萧北一脚踹在苏茶身上。

苏茶仰面摔进雨水里,没等她爬起来,沈萧北又是一脚,踩在她的后背上。

沈萧北居高临下,一脸阴厉地问:“我问你,你是不是在公主吃的糕点里面放了藏红花?”

豆大的雨点拍打在苏茶的脸上和身上,她抱着沈萧北的腿,拼命地摇着头:“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萧北,你相信我。”

“闭嘴!”太监厉声打断:“这个贱人还敢说谎!?驸马爷,你在磨蹭什么,还不赶紧杀了她!”

杀了茶茶……

沈萧北一把扯过侍卫腰间的鞭子,红着眼睛往苏茶身上抽打过去。一边打,他一边说:“不是你,还能是谁?”

“是不是你?”

“啊!”苏茶惨叫着,在雨水里四处翻滚着,躲避着无情地鞭子。

她一遍一遍地说:“不是我,不是!”

沈萧北打红了眼,不知道抽了多少鞭,他的整条手臂都是麻了。

到最后,苏茶昏了过去,鲜血染红了周围的雨水。

太监被沈萧北的狠厉吓住了,同意先把苏茶关进柴房,等查明真相,再把杀了苏茶不迟。

半夜,阴冷潮湿的柴房里。

有人不停地推搡着她,苏茶慢慢地睁开眼睛。

小荷捂着嘴巴哭了:“姨娘,你可醒了,我还以为你……”

苏茶脸色发白,抓住小荷的手,声音颤抖地说:“小荷,你带吃食来了没?我快饿死了。”

“带了带了。”

小荷小心地把苏茶扶起来。

苏茶太饿了,狼吞虎咽地吃着点心。

吃得太快太急,她呛到了,狼狈地咳嗽起来。

小荷递上水:“姨娘,你慢点吃。”

苏茶喝着凉水,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小荷,他为什么不相信我?”

小荷欲言又止:“姨娘,爷一定是有苦衷的。”

小荷只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走到无人的角落,黑暗中矗立着一道挺拔的身影。

一个声音幽幽地问:“她怎么样了?”

“不太好。爷,你伤到姨娘的心了。”小荷说。

“我知道。”

他没有办法,只能这么做,才能保住苏茶的性命。

周嬷嬷带着人走进柴房,趾高气扬地说;“苏姨娘,只要你承认糕点里的藏红花是你放的,公主心善,说不定会留你一具全尸!”

“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承认?”苏茶高扬着头,一脸地倔强和不屈。

“不承认?那可由不得你了。”周嬷嬷勾了勾嘴角,笑容阴冷得如同一条毒蛇:“来人,给我好好伺候苏姨娘。”

小厮们如狼似虎地扑上来,一人一边摁住苏茶的身体。

苏茶一头撞到墙上,眼前阵阵发黑。

周嬷嬷抚摸情人般摩挲着苏茶青葱白的手指,叹了口气说:“这么漂亮的手,毁掉可真是太可惜了。”

说完,泛着银光的长针刺进苏茶的指甲里。

苏茶痛得身体痉挛,额头上瞬间渗出了一层冷汗。

“啊……”

周嬷嬷死死地捂住她的嘴,她想叫都叫不出来,全都憋在了喉咙里。

接着是第二根,第三根……

一眨眼,苏茶的一只手,五根手指全被插上了明晃晃的银针。

周嬷嬷放开苏茶,她趴在地上,瘦弱的身体轻轻颤抖着。

“苏姨娘,你可承认?”

“我不认!”苏茶疼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

“苏姨娘,老身很欣赏你的骨气,可惜用错了地方。”周嬷嬷冷笑着,两根银针下去,穿透苏茶的掌心钉在了地上。

真疼啊,疼得苏茶想直接一头撞死算了。

“苏姨娘……”周嬷嬷刚一开口,苏茶就呸地一声,吐出一口血沫喷在她脸上:“滚!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承认的!”

周嬷嬷抹了把脸,咬牙切齿地说:“小贱人,想死没那么容易!”

周嬷嬷气红了眼,苏茶是她见过的人里面最倔强的。

不过,没关系。

她是从宫里出来的,就不相信这个世上,没有她撬不开的嘴,打不折的骨头。

周嬷嬷抓起苏茶的头发往墙上撞去……

鲜血从头顶上流下来,糊住了苏茶的眼睛,她的眼前一片血红。

沈萧北没有闲着,很多人都被他叫过去问话。

周怀玉坐立难安:“嬷嬷,怎么办?萧北嘴上说相信我,但私底下丝毫没有放弃的打算,一直在暗中调查。他离真相越来越近,我真的怕他会讨厌我。”

周嬷嬷眼中闪过一抹狠毒:“公主,我想到一个永除后患的办法,那就是……”

周怀玉欣慰地点了点头:“嬷嬷,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一定要除掉那个贱人。”

昏迷中,苏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抬了起来,有人在给她受伤的部位抹药,动作很轻柔。

是谁呢?

苏茶伸手一抓,只抓到了一片冰冷的空气。

她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受伤的那只手已经用纱布包成了粽子,火辣辣的疼痛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薄荷般的清凉感。

日头东升西落,驸马府陷入了寂静。

苏茶蜷缩在柴草堆上睡得正香,突然有人用布条死死地勒着她的脖子,往头顶上的横梁吊去。

苏茶惊怒交加,想叫救命却叫不出来,她就像一条脱水的鱼一般,徒劳地挣扎着,在凶手粗壮的手臂上抓出一道道血痕。

她就要死了吗?

就在苏茶快要失去意识时,柴房的门被一股大力猛然撞开。

沈萧北带着几个官差闯进来。

两个男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驸马爷饶命啊。”

“畜生!”

沈萧北怒不可遏,一人一刀砍在他们的大腿上。

“啊!”

两个男人发出杀猪般地惨叫,疼得在地上直打滚。

官差走过来把他们拖了出去,鲜血流了一路。

沈萧北抱着苏茶,就像抱着得之不易的珍宝:“茶茶,对不起,我来晚了。”

苏茶昏了过去。

亲眼看到沈萧北抱着苏茶走出柴房,周怀玉又妒又恨。

有了官府的插入,这件事的性质就变了。

苏茶由嫌疑人变成了受害者,成了官府保护的对象。

两个男人经受不住严刑拷打,咬出了周怀玉身边的一位侍女。

当天夜里,沈萧北只身进入大牢。

不久后,里面传来女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沈萧北走的时候,侍女变成了一个血葫芦,只剩下一口气吊着。

侍女对所有罪行供认不讳,包括在糕点里放藏红花。

签字画押之后,侍女自杀身亡。

从柴房里出去之后,苏茶就病了,整日闭门不出,躺在床上休养。

沈萧北来看过苏茶几次,不巧的是,苏茶总是在睡觉。

这天,沈萧北刚走,苏茶就睁开了眼睛。

次数多了,连迟钝的小荷都看出来了,苏茶是在躲着驸马爷。

小荷不解:“姨娘,你不想见爷吗?”

“没有,我只是有些累,休息几天就好了。”

苏茶低着头看不见脸上的表情。

周怀玉几次三番地派人请沈萧北过去,沈萧北都推脱公务繁忙。

沈萧北的冷淡,让周怀玉焦虑不已。情急之下,她挺着肚子入宫向母妃求助。

贵妃娘娘高坐在软榻之上,听完周怀玉的诉苦之后,她不紧不慢地端起白玉茶杯,优雅地抿了一口。

周怀玉都快急死了:“母妃,你倒是说话呀。萧北讨厌我了,这可怎么办?”

“瞧把你急的,哪还有一点儿公主的矜持样?”贵妃娘娘用纤纤玉指点了周怀玉的额头一下,嗔怪道:“你不就是想除去那个小贱人,重拾沈萧北的欢心吗?太简单了。”

周怀玉一听这话,哪还把持得住,撒娇道:“母妃,你就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该怎么做。只要能让萧北跟从前一样对我,让我干什么都行。”

“你呀,那个沈萧北何德何能?”贵妃娘娘语气不满,她看不上沈萧北,区区一个状元,祖上冒青烟了,才能娶公主当驸马爷,可他呢?不但不珍惜,而且为了一个出身微贱的姨娘,就敢晾着她的宝贝女儿。

面对宝贝女儿的软语相求,贵妃娘娘到底狠不下心来:“杀人诛心,攻心为上。为娘宠冠六宫,早就把男人的心思摸得透透的。那个姨娘陪着沈萧北,从穷书生苦熬成状元爷,结发夫妻的感情最为坚固,但并非牢不可破。你要想办法离间他们的感情,等沈萧北厌恶了那个贱人,你再想杀她岂不是易如反掌?”

在小荷的精心照料下,苏茶身体好了很多。

“茶茶,吃药了。”

苏茶脸色蜡黄地靠在床头,虚弱的样子让人心疼。

沈萧北端着药碗,正在喂苏茶喝药。

就在这里,周怀玉从外面走进来,看到这一幕,心中嫉妒,嘴上却在说:“萧北,你那么忙,喂苏姨娘吃药这种小事,交给我来做最好不过了。”

说着,周怀玉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抢过沈萧北手中的药碗。

汤药撒出去一些,黄褐色的液体溅在锦被上,如同干涸的血液颜色。

一看到周怀玉,苏茶的脸色就变了,害怕地往床榻里面缩了缩。

周怀玉舀了一勺药,就往苏茶嘴里送去:“苏姨娘,你倒是张嘴啊。”

苏茶向沈萧北求救。

沈萧北沉下脸:“怀玉,你怎么来了?”

周怀玉把药碗交给侍女,抚摸着凸起来的肚子,娇嗔道:“瞧你说的,身为驸马府的女主人,我还不能来看苏姨娘了?”

沈萧北一脸讽刺地看着她:“你不来看她,她恢复得还能快些。”

沈萧北眼底强压着怒气,他之前以为他对周怀玉好一些,周怀玉就能对苏茶宽容一些。

可现实给了他狠狠一巴掌,苏茶差点就死了,这一切都是因为周怀玉。

周怀玉的眼圈瞬间红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萧北,你误会我了,我是来给苏姨娘道歉的。是我识人不情,竟不知身边藏着一条毒蛇,竟然要害我们的孩子,还连累了苏姨娘受了这么多的罪。”

周嬷嬷走到床边,扑通一声跪下去,嚎哭道:“不关公主的事,都是老身的错。老身关心则乱,冤枉了苏姨娘。老身该死啊!”

说着,周嬷嬷咚咚地磕着头,每一下都很用力,光听声音都觉得很疼。

“苏姨娘,看在嬷嬷年迈的份上,你能不能原谅她的所作所为?”

周怀玉拉着苏茶的手,不停地流着眼泪。

苏茶无助地看向沈萧北。

沈萧北想了半天都想不通,索性拉起周怀玉往外面走去。

刚走几步,周怀玉就嚷嚷着肚子疼:“萧北,你慢点儿,咱们的孩子受不住。”

沈萧北放慢脚步,最后停下来,绷着脸说:“怀玉,你为什么就容不下茶茶呢?”

茶茶?

叫得可真亲热!

周怀玉在心底冷笑一声,面上却委屈得不行:“萧北,你对我的误解太深了,我没有容不下苏姨娘。我都说了,之前的都是误会。”

沈萧北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依旧是不相信。

周怀玉伤心了抹了抹眼泪:“哎,你若是还不相信,那我就只好把迎春送给你做姨娘了。”

“什么?”沈萧北惊了,他万万想不到周怀玉会说出这种话。

周怀玉说:“就这么定了,由我作主,你把迎春纳进房里。我能容得下迎春,自然就能容得下苏姨娘。”

……

“姨娘不好了!”小荷风风火火地跑进来,大声说:“昨天晚上,爷纳了夫人身边的迎春姑娘。”

当啷一声,茶盏从苏茶手中掉落下去,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苏姨娘,想来你也听说了,我身边的迎春被驸马爷纳进房里了。”周怀玉笑容满面地说。

迎春的眼里都是挑衅:“苏姨娘,以后我们就是姐妹了,还请你多多指教。”

苏茶脸色煞白地走出去。

小荷担心地问:“姨娘,你没事吧?”

“我……”

苏茶刚要说话,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呼唤。

“苏姨娘,等等!”

苏茶不想搭理的,她浑身无力,只想尽快回去休息。但迎春显然不是这么想的,她甩开侍女,一个人走得飞快,拦在苏茶面前。

迎春张嘴就说:“苏姨娘,你不会是耳朵不好使吧?我在后面叫得那么大声,你听不见吗?”

“你有事吗?”苏茶无奈地看着她。

“没事啊。”迎春抱着胳膊,得意地说:“我就是想告诉你,昨天夜里,爷对我可温柔了,生怕弄疼我,一直问我疼不疼。洗澡的时候,都是他把我抱进浴桶里的。”

苏茶的脸更白了,腿软得几乎站不住,要不是小荷扶着,她可能都要坐到地上了。

“恭喜。”

两个字仿佛是从喉咙里硬挤出去的。

看到苏茶灰败的脸色,迎春心满意足地走了。

“姨娘,你没事吧?”小荷担心地说。

“我……”苏茶张了张嘴,字音刚落,就吐出一大口鲜血。

小荷大惊失色:“姨娘,你吐血了,我去叫人过来……”

“别,别让任何人知道,特别是萧北。”苏茶紧抓着小茶的手不放。

小荷不解:“为什么啊?”

“傻小荷,你还不明白吗?”苏茶嘴角犹带着一丝血渍,凄然地说:“他不再只属于我一个人了。”

说完,一行眼泪顺着苏茶雪白的脸颊滑落。

苏茶闭门不出,闷闷不乐一天。

沈萧北在门外徘徊着,犹豫着要不要进来。

小荷发现了,欣喜地对苏茶说:“姨娘,爷来了。”

苏茶迎出来,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萧北,你来得正好,我专门让人做了你爱吃的饭菜。”

沈萧北硬着头皮走进来,脚步尚未站稳,就急惶惶地解释:“茶茶,你听我说,我纳迎春为妾是有因为……”

他的话没有说完,苏茶就用纤纤玉指点住了他的嘴唇,笑意盈盈地说:“你不用说了,我都明白,是公主逼你的,对不对?”

沈萧北一脸愧疚:“对不起。”

苏茶抱住沈萧北的腰,轻轻摇晃着:“萧北,我想要个孩子,你能给我吗?”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沈萧北抱起苏茶往床榻边走去……

苏茶热情似火,如同一条美女蛇一样缠了沈萧北一晚上。

半个月后,苏茶的月事如约而至,她还是没有怀上孩子。

苏茶既失落又难过,小荷也为她着急,悄悄从外面请了位大夫入府。

大夫把完脉,沉声说:“夫人身体康泰,并无不妥。”

“那我家姨娘为什么迟迟没能怀上子嗣?”小荷说。

“这……”大夫捋着雪白的胡子沉吟着:“若夫人经常服用避孕的汤药,哪怕身体康泰也难有子嗣。”

避孕的汤药?

自打成亲后,苏茶就想要孩子,又怎么可能喝避孕的汤药呢?

大夫刚出驸马府的门,就被周嬷嬷拦住,从小门悄悄带进了夫人院落。

一通吓唬之后,大夫什么都交待了。

周嬷嬷:“看来,那个小贱人是着急了。”

“我要是她,我也着急。”周怀玉眉目舒展,兴灾乐祸地说:“她比我早两年跟萧北相识,我才进府半年就有了,可她的肚子还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老夫人前些日子还骂过她,骂她是什么……”

“不会下蛋的母鸡。”周嬷嬷笑着接了一句。

“对,老夫人骂得那么难听,她就当没听见,脸皮真是够厚的。”周怀玉一脸不屑。

“不过……”周嬷嬷话锋一转,紧接着说:“公主,你不觉得奇怪吗?那个小贱人身体没问题,为什么迟迟怀不上孩子呢?”

周怀玉心神一动:“你是说……”

苏茶和迎春被请进夫人院子里,陪着周怀玉喝茶聊天。

过了一会儿,侍女端上来一碗汤药放到迎春面前。

苏茶闻了闻,觉得这个味道有点儿熟悉。

迎春瞟了眼苏茶,唉声叹气道:“我的命好苦啊,每天都要喝苦得要死的避子汤。”

苏茶神色一震:“这是避子汤?”

“嗯。”迎春低头拭泪,声音里带着哭腔:“这是驸马爷让我喝的,怕我不高兴,还哄我说是补身体的,可我十三岁就进宫了,对汤药再熟悉不过,一闻就知道这是避子汤。驸马爷这是不想让我怀上他的孩子,才每天让我喝这种药。”

避子汤……

避子汤……

原来,以前沈萧北让她喝的是避子汤,不是给她补身体的补汤!!

每次事后,沈萧北都会让她喝“补”汤,这一喝就是三年!

直到周怀玉怀孕的消息传来,“补”药才停了。

她还天真地问沈萧北,为什么不给她喝“补”药了。

沈萧是怎么回答的?

呵呵。

“你身体好了,不用再喝补药了。”

怪不得,她一直怀不上孩子!

怪不得一提到孩子,沈萧北总是再三回避!

怪不得……

她把一颗真心都掏给沈萧北了,沈萧北怎么能这么对她?

苏茶心痛如绞,都不知道是怎么走回去的。

室内亮着烛光,小荷从里面走出来,为难地说:“爷,姨娘说她不想见你,让你……”

杯盏落地声传来,苏茶哭吼道:“让他滚!”

沈萧北握了下拳,推开小荷冲进室内,不顾苏茶的挣扎,他用力把苏茶抱在怀里。

苏茶满脸是泪,捶打着沈萧北的胸口,跟疯了一般:“沈萧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啊?”

“茶茶,你冷静一点儿,听我说。”沈萧北掐着苏茶的肩膀,用力摇晃着:“我不是不想要你和我的孩子,是不能要。你是姨娘,不是正妻了,你不能在公主前面怀上我们的孩子。公主不答应,宫里的贵妃不答应,天子也不会答应的。我宁可不要孩子,也不能失去你,你懂我吗?”

苏茶身体一软,无力地瘫坐下去。

“茶茶,你能原谅我吗?”沈萧北眼睛红红的,伸手搭上苏茶的肩膀。

“不对,你休想骗我!”苏茶挥掉沈萧北的手,颤声说:“公主进门才半年,而我已经嫁给你三年了。我们成亲之后,你就开始让我喝避子汤了!”

只愿君心似我心精彩评论,看了只愿君心似我心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YY小说哟。

只愿君心似我心状态:连载中作者:静兰幽全文阅读
热门推荐
YY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