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拾猫

作者:小Y 来源:YY小说 时间:2019-08-18 19:13:04
杀繆状态:完结作者:逍遥南声全文阅读

佟酩总是在宋立眠踏上第一个阶梯时就竖起耳朵,行至二楼时跃向门口,再在宋立眠“咔哒”开门时蹲在门后,抖着毛迎接唯一的主人。宋立眠总会第一时间露出标志性笑意,他长得比较高,对尚且还是小动物的佟酩来说更是高大,可当他矮了身子俯视而来时,佟酩却觉得他们是同类。“今天好累啊。”他会将小宠物搂进怀中,脸埋向温热

拾猫小说精彩章节

[拾猫]现代都市耽美在线阅读巨无霸般家伙让我受不了了佟酩总是在宋立眠踏上第一个阶梯时就竖起耳朵,行至二楼时跃向门口,再在宋立眠“咔哒”开门时蹲在门后,抖着毛迎接唯一的主人。宋立眠总会第一时间露出标志性笑意,他长得比较高,对尚且还是小动物的佟酩来说更是高大,可当他矮了身子俯视而来时,佟酩却觉得他们是同类。“今天好累啊。”他会将小宠物搂进怀中,脸埋向温热,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佟酩总是在宋立眠踏上第一个阶梯时就竖起耳朵,行至二楼时跃向门口,再在宋立眠“咔哒”开门时蹲在门后,抖着毛迎接唯一的主人。

宋立眠总会第一时间露出标志性笑意,他长得比较高,对尚且还是小动物的佟酩来说更是高大,可当他矮了身子俯视而来时,佟酩却觉得他们是同类。

“今天好累啊。”他会将小宠物搂进怀中,脸埋向温热起伏的肚皮,喃喃道,“想你了。”

佟酩收回思绪,捞起衣摆手探进肚皮抚了抚,似乎还能触及到宋立眠不算柔软的头发。

如果可以,佟酩此刻就想变回宋立眠的小宠物,蹲在他面前,昂起脑袋舔舐宋立眠手背,用绝对自然的姿态来彰显自己的想念。

而不是假扮一个扭扭捏捏的人类。

佟酩曾经注意过,宋立眠身材适中,十指细长,唯有隐约可见青色血管的手背瞧来比较脆弱,佟酩总按捺不住舔舔他的手背,弄得对方皮肤湿漉漉的。

宋立眠挺爱干净,可对宠物很纵容,会很温和地盯着它,等它舔够了才说:“真粘人啊。”

佟酩不懂这是赞许还是嫌弃,便警惕地“喵呜”一声,宋立眠就笑着摸它脑袋,轻声道:“再粘一点也行。我喜欢被谁需要的感觉。”

佟酩听不太懂,还是喵喵叫了几声。

可不知为何,自从他和宋立眠语言共通了,许多话就开始变得难以启齿。

这大概就是人类所谓的羞耻心。

佟酩打了个滚,布料没羞没躁地挂在瘦弱身体上,被蹭得基本遮不住什么。

他趴在沙发上,下巴磕向沙发扶手,两条修长笔直的腿仅着短裤,小腿还立起来晃来晃去,一条毛茸茸的黑尾巴也跟随频率,摆动不停。

他眉眼间绣满纠结。

佟酩最近尝试用冷漠语气与宋立眠拉开了距离,主要是想避免对方过分热情,闯进出租屋里,再被佟酩的猫尾巴吓个够呛。

或许是在人类身体里待久了,佟酩逐渐染上七情六欲,情绪起伏极其频繁,身体机能时时出错。

前段时间,他又嫌自己身体脏污,便故技重施开了竖瞳。

他曾经最爱宋立眠用温热宽大的掌心捋他脊椎骨,揉他毛发,最后安抚他肚皮。

佟酩原以为化作人身也没什么不一样,直到宋立眠给自己洗过几次澡。

在佟酩指挥下,濡湿手指一路逡巡而过,略带薄茧的指腹宛如施法的烤炉,水温分明调得够冷了,可还是不够凉,佟酩被指尖温度烫得直哆嗦。

起初只是在宋立眠抚向下半身时觉得别扭,等后来,佟酩哪哪都不对劲,呼吸不畅通,皮肤间冒出难看的鸡皮疙瘩。

更令佟酩烦恼的,是身体絮乱后时不时钻出的耳朵和尾巴。

被控制后的宋立眠目光呆滞,面容却依旧镌刻温柔,佟酩晃过几次神,口干舌燥得十分不畅快,只好潦草宣布收场,裹着满身潮气耐心清除宋立眠记忆。

最后一次共浴结束后,佟酩手持吹风机,边走神边一阵乱吹,胳膊举得极其酸涩,总算得出结论——

没皮毛保护的光秃秃人类实在太脆弱了,洗个澡都容易受伤。

怪不得不敢轻易答应别人共浴。

佟酩过于烦闷,免疫力日益下降,等到后来,只要宋立眠发消息时说点引他情绪波动的话,佟酩的耳朵和尾巴就立即钻出来,像春天沃土中迫不及待的种子。

无法,佟酩只能一再延缓和宋立眠的见面。

不料宋立眠没找上门来不说,还愉悦地找旧情人碰了面,也不知聊起什么受到刺激,跑来跟佟酩模拟情话。

佟酩很重地“啧”了声,竖起的猫耳渐渐耷拉下来,尾巴也收了兴奋,没再自发地甩来甩去了。

没多时,属于兽类的特质就缩了回去,佟酩倒在沙发上,胳膊肘捅得表面凹陷下去,皮质触感粘得他皮肤不舒畅,像被没来得及拧干的湿毛巾捂住口鼻。

舌尖不知为何钻出了他最讨厌的橘子味。

酸酸的,还挺涩。

幸好把照片烧掉了,佟酩睫毛下垂,扔开电话。

第十二章

直至天色浓黑如墨,星辰逐渐升腾,月光不太温柔地洒进来,佟酩仍未想出应对宋立眠消息的话。

他疲惫闭眼,将手机扔至一旁,略显粗暴地扯来西瓜色毛线团搂进怀中。

沮丧时,尾巴很轻易就能收回去,耳朵也瞧不见踪影,佟酩很快可以见到宋立眠,却又不怎么愿意见他。

宋立眠说想他,可没有说想见他,佟酩莫名咬文嚼字起来,自从他决定留在宋立眠身边,就注定只是被圈养在家里、只能要求主人归家,不能奢求主人陪伴的小猫咪。

毛线团是他从宋立眠衣柜顶层偷来的,夹层抽屉里还搁着好几款颜色,是宋立眠曾经为他准备的玩具,佟酩化为人形那天,担心与宋立眠碰面,就只拉开衣橱拽了套不合身衣服出来。

穿戴整齐后,他立在镜子前犹豫少时,拉开柜门拿出最喜欢的西瓜色毛线团抱在怀中,赶紧跑路。

西瓜红衬得佟酩肤色更加如瓷,沐浴在月光下白得不自然,他百无聊赖弄秃了最外一圈毛线,又随手抛到沙发下。

毛线团轱辘轱辘往前飞奔,最终停在电视柜前。

佟酩凝望过去,想起那夜和宋立眠坐在这个位置一齐收看美食节目时,绝对料想不到没过几日后,他就得为了藏住小尾巴和小秘密,暗自忧虑宋立眠会不会和人旧情复燃。

佟酩不由自主抿紧唇瓣,合拢眼睛,把胳膊搭上去,将暗淡淹没得彻底。

所谓的“旧情人”其实是猫妖方舟单方面揣测,方舟热衷于了解人类的爱恨情仇,就笃定他俩有点什么,佟酩也不怎么了解白越的事,只察觉到这个人对宋立眠很重要。

否则宋立眠不会将自己关在储藏室里一整夜,抱着相册里寸照一动不动。

当时他把佟酩从猫包里拿出来,搁进客厅让它自个玩,佟酩不喜欢新环境,便在能瞧见宋立眠的位置转来转去,没多时就看腻了这套不大的住所。

吃饱喝醉后,它选择卧在宋立眠旁边,尾巴搭向宋立眠腕部,无声而认真地盯着宋立眠。

到了后半夜,宋立眠突然打破寂静,冲还是只小猫咪的佟酩讲起不算有趣的故事。

他说,照片里的人叫白越,是他高中同学。

他又说,如果没有他,我或许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喜欢男孩子。

宋立眠表情原本平静,气压低迷,说着说着就开始愤懑,浑身裹着股难以释怀的纠结劲。

佟酩不习惯他这副模样,便用脑袋蹭了蹭他小臂,立起来很认真地听他讲话,宋立眠说得其实不多,声音小到佟酩也听不清楚,佟酩只好用湿漉漉的鼻头碰他下巴,以示安抚。

或许是由于小猫咪鲜少表现出亲昵,原本沉在黑夜里的宋立眠忽然笑了。

储藏室里没开灯,既混乱又黑黢黢,场景有些吓人。

可擅长夜视的佟酩并不害怕这些,反而被宋立眠莫名纵容的笑意晃了眼睛。

宋立眠挠挠它下巴,小声问:“小猫咪,你懂什么叫喜欢吗?”

宋立眠与其说是在讲故事,不如说在颠三倒四宣泄愁绪,佟酩大概只听清了故事的三分之一。

据说白越初中长得白净,学习成绩好,自愿要求独自坐在教室最后排,几乎不与人交流。

这副高冷模样吸引了尚且年少并乐于交友的宋立眠。

时间久了,大家注意到白越只是性格比较独,并非瞧不起谁,偶尔去找他讲题,他埋下头时耳朵还会泛红。

宋立眠正巧那段时间成绩有所下滑,本着学习交友两不耽搁的态度,他去问了老师可不可以换座位,考虑到他的家世原因,班主任对他颇为照顾,自然允许了。

宋立眠立在与最后一道大题作斗争的白越旁边,问他意见。

彼时白越不擅长拒绝,就抬起那张长得不错的脸,眨着偏长的睫毛,说了一个“好”字。

宋立眠挪了地,抢到了先机,在他不懈努力下,没多时就与白越混熟了。

原本故事一切如常,宋立眠目标仅仅是和他成为朋友,也没生什么别的心思,直到那年情人节,小少年们跟突然开窍一般,纷纷买来巧克力送给喜欢的人。

宋立眠不喜甜食,也对所谓的恋爱没多大兴趣,一下课就趴在桌上睡觉。

迷迷糊糊间,他耳畔换来谈话声,白越哑着嗓子,正和一位女生轻轻说些什么,宋立眠揉了揉眼睛直起身子,白越向他望了眼。

隔着朦胧视线,他注意到白越耳朵又粉了,白越推拒了巧克力,细声细气说了什么,上课铃恰好响起,女生不甘心地走掉。

“你把她拒绝了?”宋立眠刚睡醒,嗓子偏哑地问,“这么直接?万一把别人弄哭就不好了。”

白越没说话,只是将下一节课要用的试卷从摇摇晃晃的书堆里拽出来,宋立眠叹了口气,探过胳膊替他重新码好,避免书砸下来殃及池鱼。

“宋立眠,”白越盯着他忙活了三分钟的胳膊,突然认真望来,“我给你说件事。”

“什么?”宋立眠懒洋洋收回手,揉了揉因为睡太久而发麻的小臂,难看疤痕被细细密密裹在袖子里,无人发觉。

“我——”白越咬紧牙关,声音飘忽,他带着不太坚定的意味很快地说,“我喜欢男生。”

宋立眠一时间不能完整理解这句话,张开嘴巴愣了半晌,才轻飘飘“哦”了一声。

白越视线下垂问:“……那你呢?”

“我——”在对方充满期许语气下,“不是”两个字没能说出口,宋立眠干脆说了些无实意的话搪塞过去,然后他破天荒地没听课,发了四十分钟的懵。

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佟酩当时听得莫名不耐烦,就炸起一身黑毛,很凶地“喵呜”了一声,从储存室里逃走了。

宋立眠坐地上唤了它半天,又在客厅里来回绕了大半小时,也没找到躲在沙发角落的佟酩。

佟酩躺在沙发上收回记忆,西瓜色毛线团已经被他捡回来,折腾得又秃又毛躁。

佟酩很没意思地把毛线团扔掉,捞起电话,盯着宋立眠依旧没得到回应的消息,盘算着宋立眠此刻应该到家了。

——只要他没和传说中“让他明白性取向”的男人去别的地方过夜。

佟酩胳膊肘被压酸,就换了个姿势,身上衣服被蹭得勒住脖子,佟酩很不耐烦从脑袋上地拽掉它,团成一团扔在沙发边。

他赤裸躺上沙发,尾骨相连的小尾巴收了回去却不太舒服,佟酩两腿蜷缩起来,用自我保护的姿态团成光溜溜的一圈,白如瓷的肌肤被月色照得不太真切。

或许是由于方才趴沙发上太久,佟酩膝盖被磨得粉粉的,他探过手去揉了两下,下定决心回宋立眠消息。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耽美小说作者笼羽拾猫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杀繆状态:完结作者:逍遥南声全文阅读
热门推荐
YY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