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她妖艳有毒[快穿]

作者:小Y 来源:YY小说 时间:2019-07-18 20:22:40

“因为不会轻易放弃,不代表不会放弃。有些情况下,我觉得严总肯定还是会考虑换一个王牌的。比如,当我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再为了傅庭年自杀的时候。”事实上迎溪之所以跟严熠说这些,并不是为了向他示威,反而是在向严熠示好。她是想告诉严熠,她明明有办法跟傅庭年闹得鱼死网破,让星熠多年的付出打水漂,但她最终却什么都没做。严熠愣了愣。他倒没想到迎溪会给出这么有意思的答案。为了毁掉一个男人不惜毁掉自己,这个女人,还真是……挺豁得出去。严熠笑笑,“既然你知道星熠

她妖艳有毒[快穿]小说精彩章节

[穿越重生] 《她妖艳有毒[快穿]》作者:顾无痕【完结+番外】

文案:

影后迎溪意外绑定[炮灰]系统,从超级巨星秒变炮灰女配角。

手握极品剧本的迎溪微笑表示:就算当女配,也照样虐得你们怀疑人生!

世界目录:影帝的替身情人[√]

渣过霸总的白月光初恋[√]

被继兄狂虐的豪门小娇花[√]

被未婚夫和嫡妹绿了的民国娇小姐[√]

一觉醒来我穿成了反派主角的亲妈[√]

被凤凰男始乱终弃之后我成为……[√]

【排雷】

1、苏爽狗血文,女主妖艳货,不是什么好人。有BUG望轻拍。

2、文中世界均为架空,日更。无切片,不精分。

内容标签: 娱乐圈 快穿 穿书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迎溪 ┃ 配角:其他 ┃ 其它:

第1章

这是一座装修极其奢华的单身公寓,透过客厅的透明落地窗,能俯瞰繁华的市中心。

眼下,这套公寓门窗紧闭,客厅的大灯也已经被关上,只余卧室的一盏小壁灯。

暖黄的灯光将整张欧式大床分隔成两半,处于阴影中的那一半床上,凌乱地堆满了衣物;而明亮的那一半床上,则是一对纠缠在一起的男女。

女人上半身陷进了松软的绒被里,所以看不太清楚长相,只能看到那一身白皙的肌肤和缠绕在男人腰上的修长美腿;而男人此刻仰着头,那张脸看起来轮廓立体,五官锐利而不失精致感。

即便只看脸,这个男人也无疑是极其英俊的。更何况他还有着不输名模的好身材,宽肩窄腰,腹肌明显。因为激烈的运动,汗珠顺着男人的发梢滑落下来,流过性感的喉结和锁骨,一路滑进半敞着的白色浴袍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卧室里的动静终于消停下来。随后,响起了哗哗的流水声。

床上的女人拥着被子坐起来,心神不宁地等着浴室里的男人。一见男人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立刻小声说道:“庭年,我好像……怀孕了。”

男人挑衣服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即淡淡说了句:“既然怀了,那就挑个时间自己去趟医院!跟之前一样做得隐蔽点,不要让任何人发现。”

床上的女人闻言立刻急了,“我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医生说我现在的子宫壁已经很薄了,如果这个孩子再不要,我以后恐怕都没有机会再当妈妈了。”

傅庭年终于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但那一眼里没有任何温度,反而尽是冷漠和不屑,“你现在是在用孩子逼婚?你不要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女人咬着唇,眼眶泛红,“……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是你说你现在是事业上升期不适合公布恋情,我们才一直维持着地下恋情的吗?”

寂静的房间里,女人清晰地听到了一声冷笑。

“你是三岁小孩吗?连这么拙劣的谎言都信。实话跟你说了,我压根就没打算娶你,也不可能让你生下属于我的孩子,因为……你不是她,你根本不配。”

“……她?她是谁?”女人揪着手里的被子,因为太用力,白皙的手背青筋暴起,“你在外面有女人了?是谁?什么时候的事情?”

男人把衬衫最后一颗纽扣系好,走回床边,弯腰轻抚女人的脸,眼神格外缠绵,但说出口的话却冷硬肃杀,“你以前总是问我,喜欢我的人那么多,我为什么会喜欢你,现在我告诉你答案,因为你这张脸啊,真的是该死的像一个女人。可惜啊,赝品仿冒得再像正品,也不可能真的变成正品。傅庭年女朋友这个位置,你已经占得够久了,也是时候还给它真正的主人了。”

说完,男人转身踏出了卧室,从始至终都没有再回头看一眼瘫坐在床上的女人。

——

迎溪接收完原主的记忆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宴会上。右手握着一杯红酒,周身萦绕着脂粉香,仔细分辨的话,甚至还有一丝淡淡的茉莉花香。

根据刚才迎溪接收到的信息,她现在已经大致了解到了她在这个世界的身份和处境了。

巧合的是,这个世界的原主跟她一样,也叫迎溪。今年24岁。刚刚从景城大学英语系毕业没多久。目前的身份,是影帝傅庭年的地下情人。两人是在原主高三毕业那年的暑假认识的。所以算下来,原主已经跟了傅庭年有差不多6年时间了。

原主的父母都是经商的,所以原主家境颇丰。两人刚在一起的时候傅庭年还只是个没有任何名气的小新人,所以原主没少在傅庭年身上花钱。后来原主的父母不同意两人在一起,于是在傅庭年的推波助澜之下,原主渐渐跟父母断绝了关系。

原以为有情饮水饱,谁知道最后才发现,自己连个备胎都算不上,顶多算个千斤顶。人家傅庭年心里有个白月光初恋,压根没把原主放在心里。

总之,这是一个非常作死,又非常可怜的角色。

迎溪抿了一口手里的红酒,缓了缓心神,才开始打量身处的环境。看起来这应该算是一个比较正式的宴会,因为宴会上的美食摆盘精致,而穿梭其间的男女,包括服务员在内,都穿着正装。迎溪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还好,这具身体的原主也穿着漂亮精致的白色抹胸小礼服,束腰礼服将原主的腰肢掐得极细,也让原主的身材看起来更加凹凸有致,曲线分明。真是多一寸则肥,少一寸则偏瘦。

迎溪正满意地欣赏着原主的身材,就听到身后传来几道不阴不阳的声音:

“呦,这不是庭年那小情人迎溪嘛!不是说已经分手了?怎么还追到这里来了?”

“听说这姑娘最近缠庭年缠得特别厉害,但凡有庭年出现的地方肯定就能见着她。不过连今天这样的场合她都能想办法混进来,也确实是不简单呐!”

“其实这姑娘长得还算有几分姿色,但跟易馨比起来,就完全不够看了。”

“她也就那张脸跟易馨有几分相似,家世、人品、性格……又有哪一样比得上易馨呢?”

迎溪16岁进入娱乐圈,拍戏这些年虽说粉丝上千万,但被黑粉群嘲被全网追着骂的日子也不是没有过,所以这种不痛不痒的话若换到以前,是激不起她内心任何波澜的。但眼下大概是因为接收了原主的身体和记忆的缘故,她听到这些话竟然有点不高兴。

她这人不高兴的时候从来不会暗戳戳的不高兴,所以她玩味地扯了扯嘴角,扭头斜睨了傅庭年身边的几个男人一眼。

这群人以前都或多或少见过迎溪几次,也大抵听过迎溪的“传言”,知道这就是傅庭年身边的一个漂亮花瓶,而且还是个赝品。因为那张脸长得跟傅庭年的初恋易馨有几分相似,所以在易馨不在国内的这些年,被傅庭年留在了身边,用来消磨时间。

事实上,傅庭年这些年身边的花瓶不止迎溪一个,有眉眼长得像易馨的,有性格像易馨的,也有笑起来唇角的小梨涡像易馨的……不过迎溪算是在傅庭年身边待得最久的一个。这一方面要归功于迎溪本分不作妖的性格;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迎溪为了傅庭年什么委屈都能忍,甚至不惜为了傅庭年跟家里彻底决裂。

所以傅庭年和他们这群朋友都没想到,这个女人会在分手这件事情上这么不依不饶。明知傅庭年不喜欢她一直把她当易馨的替身,却硬是要追在傅庭年身后求复合。

姿态摆得太低,实在是有些难看。

所以作为傅庭年的朋友,他们是很看不上这姑娘的。见了面总要明里暗里地讽刺她几句。以前的迎溪哪怕是被说了再重的话,也从来不会当面甩脸,顶多就是红一红眼眶。不像现在,简直是明明白白的把“老娘不爽”几个字摆在了脸上。

其实迎溪这个样子,最震撼的反而是傅庭年。

毕竟迎溪跟了他五六年,还是头一回在他面前露出这么不屑一顾的眼神。要知道迎溪每次在他面前,可都是一脸小媳妇样的。

真是反了她了。

这么想着,傅庭年原本就不善的脸色愈发阴沉了几分,“该说的我都已经跟你说过了,你还追到这里来干什么?不管你想干什么,我都……”

迎溪打断傅庭年,“我不是来找你的!”

傅庭年觉得迎溪这女人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她这么辛辛苦苦地缠着自己,追到剧组,追到机场,甚至都追到宴会现场来了……竟然还敢一脸无辜的说不是来找自己的?谁给她的脸?

迎溪不知道傅庭年在想些什么,她也压根不关心。

根据原主的记忆,她今天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易馨给她发了宴会邀请函。虽然明知道易馨不怀好意,但原主这个傻女人为了能跟傅庭年见上一面,依然还是眼巴巴地赶了过来。甚至还特意换上了压箱底的礼服。别人挖好了坑她就傻乎乎的往里跳,也难怪会被傅庭年玩弄那么多年。

傅庭年面无表情地看着迎溪,一字一顿地说道:“迎溪,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成年人有成年人的处事方式。你见过哪个成年女人分手之后像你一样纠缠不休的?就不能各自安好好聚好散吗?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瞧不起你。”

迎溪忍不住唇角微勾。她差点忘了,傅庭年这人不仅渣,而且还特别会站在道德高点鄙视别人。就比如现在,明明他才是那个把原主当替身,害得原主为了他怀孕无数次差点连妈妈都没法做,却又最终对原主始乱终弃的渣男,却偏偏义正言辞地说什么成年人有成年人的处事方式,说什么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瞧不起你,就好像被他瞧得起是多少光荣的事情一样。有些人啊,还真是……渣得让人不知道该说他什么才好呢!

不过越是这样的渣男,打起脸来才会越有意思。这么想着,迎溪脸上的笑意越发深了几分。

其实原主的五官本来就长得不错,尤其是那双眼睛,卧蚕饱满,眉眼细长,眼尾微微上扬,不笑的时候娇憨,笑起来却迷离又撩人,以至于当她巧笑嫣然的时候,整张脸都会显得生动明亮。但因为之前原主在傅庭年面前总是一副唯唯诺诺畏手畏脚的样子,所以在迎溪顶了她的壳子之前,原主即便是笑,也只会微微抿唇,笑不露齿。不像现在,笑起来美目盼兮,明艳动人,整个人都舒展开来。瞬间就成了全场男士的视觉焦点。

傅庭年总觉得今天的迎溪跟他印象中的不太一样,但具体哪里不一样,一时半会又说不上来。不等他想明白,迎溪已经抬起漂亮的下颌朝傅庭年身后点了点,“我等的人好像来了。”

傅庭年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待看清楚来人是谁之后,整个身体陡然一僵:易馨不是说今天有事来不了吗?怎么会突然约了迎溪在宴会上见面?

第2章

作为傅庭年心心念念多年的白月光,易馨的长相自然是极美的。巴掌脸,桃花眼,微笑唇。盈盈如水的眼眸让她看起来格外青涩懵懂,而微微下垂的眼角又让她有一种天真的娇憨。

跟易馨比起来,迎溪的长相就明显要冷艳得多。

虽然跟易馨一样都是巴掌大的小脸和迷人的桃花眼,但她的眼神要比易馨锐利得多,尤其是当她微抬着下巴斜眼睨人的时候,会瞬间让人感受到一种无形的距离感和压迫感。更何况跟易馨的微笑唇比起来,迎溪还有一张唇珠明显,上唇微翘,透着强烈**感的嘴唇。

但如果忽略两人的眼神只看眉眼的话,两人还真挺像的。甚至连眉心的痣都在同一个位置。

不过别看易馨看起来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但其实本人一点都不简单。易馨的母亲原本是易老爷子养在外面的女人,直到易老爷子的原配夫人死后,才被迅速扶正坐上了易太太的位置。那时候易馨16岁,而易老爷子原配夫人生的儿子,也是16岁,甚至只比易馨大了不到一个月。

换句话来说,易馨母亲这个小三,跟易老爷子的原配夫人是几乎同时怀孕的。

所以易馨母女刚进易家的时候,除了易老爷子本人,易家上上下下对这对母女都是极度不喜的。尤其是原配夫人的儿子,更是当众放狠话说要跟这对母女势不两立。但眼下8年过去了,原配夫人的儿子虽然还是跟继母势如水火,却把易馨这个便宜妹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在疼,甚至还在易馨回国后,主动找了原主好几次麻烦,并间接害得原主流产。

至于易馨跟傅庭年之间,又是另外一出狗血虐恋了。易馨虽然是私生女,但易家却是以房地产起家的富饶人家,而且易老爷子很疼易馨,所以自然不同意易馨跟当时还没在娱乐圈崭露头角的十八线小演员傅庭年在一起。在易老爷子的棒打鸳鸯下,易馨最终远走a国。

易馨刚出国的那半年里,傅庭年还能时不时接到她从国外打来的电话,但半年之后,傅庭年就再也没有易馨的任何消息了。

直到傅庭年因为一部大ip剧的男二号,事业突然爆红,又很快凭借新戏拿下影帝,消失了长达4年的易馨才又突然宣告回国。

同样的事情若换成其他女人来做,妥妥的嫌贫爱富渣女无疑,但偏偏由易馨做起来,原世界中人人都觉得易馨不容易,易馨也有苦衷。

这样的好本事,别说原主拍马不及,就连迎溪都自愧不如。

按理来说原主跟易馨都是这场替身游戏中的受害者,本来应该携手共同对付傅庭年这个渣男才对。但显然易馨并没有这么想。

当然,眼下迎溪并没有什么证据证明易馨的大哥当初找原主麻烦,并间接害得原主流产是易馨本人的授意。但对这个女人,迎溪本能的没什么好感。

————

自从易馨出现在宴会大厅里,宴会上的其他人便都充满兴味地露出了看好戏的神情。毕竟这三个人的事情,在这个圈子里一直是半公开的秘密。

跟这些人比起来,迎溪反倒更像一个局外人。这倒不是她处变不惊,主要是凭借她对易馨的了解,这个女人应该不是那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她撕破脸皮的类型。

果然,易馨一走到迎溪面前,便挂上了温煦得体的笑容,说话的语气也娇俏动人得很,“你就是迎溪?你好,我是易馨。庭年之前说你像我我还有点太不相信,但眼下这么一看,才发现你跟我还真有几分相像,不知道的人恐怕会误以为咱俩是亲姐妹呢!”

迎溪笑笑,“可惜了,我父母似乎就我这么一个女儿,至少目前还没有什么小三的女儿跳出来说是我父亲的私生女。”

“小三的女儿”和“私生女”这几个字绝对是易馨不能被触碰的雷区,所以迎溪这番话一出口,易馨脸上的笑意都差点没挂住。但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咬着嘴唇可怜兮兮地抬头看了傅庭年一眼。

旁边的傅庭年一见易馨这副模样,对迎溪的厌恶便愈发深了几分。

他懒得再跟迎溪废话,索性扭头吩咐身边的助理,“找人把她给我丢出去,就说是我说的。”

迎溪漫不经心地附和道:“顺便再帮我约几个媒体,就说我有很多关于傅庭年的私密爆料,问他们感不感兴趣。”

傅庭年满脸戾气地看向迎溪,语气里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迎溪,你别以为我不敢动你……”

迎溪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身后的楼梯上响起了一串脚步声。现场的音乐不知什么时候也跟着停了下来,以至于空旷的宴会大厅里,此刻只有那人规律的脚步声回荡在众人耳畔。

迎溪转身,抬头,然后就发现一个穿着纯黑色西装,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顺着楼梯拾级而下。他走得极闲适,而且从始至终都没有低头看一眼楼下的众人,偏偏全场的视线却不自觉的被他吸引过去。

来人长了一张俊逸非凡的脸,面部轮廓立体,整体线条流畅。双眼皮弧度饱满,眼尾微挑,宴会大厅明亮夺目的灯光下,连眼角的一颗小泪痣都清晰而撩人。

正是这次宴会的主角,也是傅庭年所属娱乐公司——星熠集团的总裁,严熠。

原主跟严熠之前应该是见过的,否则也不会在严熠出现的瞬间,就让迎溪轻易识别出了严熠的身份。

热门推荐
YY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