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坑里主角造反啦(快穿)

作者:小Y 来源:YY小说 时间:2019-07-18 20:19:39

她一开始就觉得阿熏不肯改口一直叫她公子要坏事,这下还真被窗边监视的人听见了?她抬头望了一眼南宫熏,心下思量着应该怎么回答会比较好。到底是反派,气势十足。陆谨心头一紧。接下来的几日,陆谨也觉得自己被身边这个小妖精折腾的够呛。窗外只要有个人影走过,他就要装模作样地一把将她捞到自己怀里。这毕竟是她十年前写的文,以前好像很喜欢这种甜的腻歪的调调,现在人老了就有点折腾不动了。

坑里主角造反啦(快穿)小说精彩章节

[穿越重生] 《坑里主角造反啦(快穿)》作者:左边见【完结】

文案:

弃坑无数的作者陆谨被雷劈死了。

为了活命,她不得不穿进自己的坑文里,提高所有角色的好感度。

她发现别的角色都好刷,只有男三老是搞事情!

陆谨:男三,你到底想怎样?

男三:老子要做男主

第一世界:狐狸精vs沦落青楼太子

第二世界:妖艳贱货淑妃vs病弱小叔子

第三世界:作死千金vs伪牛郎

第四世界:被挖心的炮灰vs挖心大boss

未完…

1v1+HE放心入坑。

男主都是一个人儿

内容标签: 系统 甜文 快穿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谨 ┃ 配角:男三,男二,男一 ┃ 其它:

第1章 崩坏的世界

作者有话要说:各位看官大大泥萌好,左某在此卖个萌刷下存在感。

恩恩这篇文完结之后~推一下接档文:前夫成了恋爱脑戏精

重生总裁被迫绑定了一个“恋爱脑戏精系统”,誓要追回他的制片人小娇妻,一脚踏入娱乐圈,开始疯狂刷剧本的故事。

这次一定要跳过所有的玻璃渣,直接开吃小甜饼!

----

离婚五年后,前夫非要来试戏捣乱。

某总裁:我投资,要演男一号

某制片:看过剧本么?男一号要演猫男,穿限制级戏服呢!

某总裁【冰山脸】:喵

某制片只得为钱(se)折腰

-----------

排雷:

伪快穿,刷各种剧本,古今外都有

男主重生女主自强

1v1日常宠文,苏甜爽

背景纯架空

逻辑废,求不扒

这天本来万里无云。

陆谨哼着歌走在二环路上,手里甩着刚从便利店买来的公仔面塑料袋。

霹雳哗啦!

突然一道旱天雷直直地劈下来,声音大的吓死人,四周的汽车都开始哔哔哔。人行道都给辟出一个坑。

捡垃圾的老王扛着蛇皮袋伸头一看,诶呀妈呀,这坑里还有个焦黑的人形,扎的麻花辫子都翘起来了,随风一颤一颤的。

默哀,大能渡劫没成功啊?可惜了。

老王一边摇着头一边拿走了掉落在地的公仔面塑料袋。

【滴,系统载入中。】

画面一转,在另一个世界的同一个坑里,刚刚被劈的焦黑的陆谨缓缓睁开了双眼。

全身过电的酸爽让她直不起腰来。她心里念叨着,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大能历劫呢。

她在被雷劈的前一刻还在构思网文新坑的内容,因为上一篇又扑了,只好像个小鼹鼠一样不停地挖坑。

【睁大眼睛看看、这就是你挖坑不填的后果】

突然传来的电子音吓了陆谨一大跳。她这一跳又觉得全身从肉到骨都是麻的,可是她却站起来了,仿佛有股不可知的力量提溜着她。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系统?!

面前的世界一片荒芜,大地干裂,草木枯萎,毫无生机。

陆谨好不容易忍着痛爬出了坑,大地忽然震动不止,将她脚下所立之地都震裂了,转瞬间,她又落入了更深的坑里。

似乎是…阴间?

这个世界怎么了?

【崩坏了】

电子音再次响起,让陆谨在下落中努力镇定,不用怕,有系统就一定有金手指…

紧接着她咚地一下就掉进了水里,没有任何缓冲,冰凉的水灌入她口鼻。

“为什么…为什么要写死我,女配就该领盒饭?!”

水中鬼影幢幢,凄厉的女声在她耳边响起。

吓得陆谨拼命向上游去,可是她的脚忽然被人扯住了。

“我呢?为什么我是男二,就注定爱女主而不得?!”

又有人拽住了她的手,幽怨道:“我呢,明明是男主,好不容易和女主结婚了,解开误会就能he了、结果你竟然,坑!文!了!”

一时间她被无数人拉扯着,简直要被五马分尸了,耳边声音也越来越嘈杂,甚至还有人嚷嚷:“我以前那么玉树临风你为啥要让我变成狗崽子?!”

这次是那个电子音拯救了她。

【这是被你坑掉的文里崩坏的世界,你感受到主角们的怨念了吗?】

“我我我,我感受到了!放过我吧系统大爷!我以后再也不坑文了!”

电子音极其尴尬生硬地呵呵了两声【我放过你有用吗?要他们放过你才有用。】

之前扯着她的鬼影此时全都在她对面不安分地挤成一团,怨念都成了幽幽的蓝色火焰,在他们头顶上熊熊燃烧。

和这般恐怖气氛不符的是他们脸上都糊着纸、纸上写的全是男一,男二,女配,反派,等等。

陆谨颤颤巍巍地往后退了一步,心虚道:“他们,他们咋样才肯放过我?”

鬼影齐声回答道:“填坑!”

“填填填!我铁定填!”

那一刻,似乎所有的鬼影都透过纸糊的脸,用莫须有的嘴露出了一个又大又诡异的微笑。

“那你现在就去填吧!”

飘飘渺渺的鬼影声越来越小,电子音越来越近。

【既然他们愿意再给你一次机会,本系统会将宿主传送回崩坏前的文中世界。请宿主努力将每一位角色好感度刷至30以上,怨念值0以下,即为通过】

“那…要是不通过呢?”

【呵呵,那宿主就可以回到崩坏的世界中,与恨您的角色们共度余生】

“啊啊啊不要啊!”陆谨抓狂了。

【第一世界传送中……】

四周景象光速变幻,看得陆谨头晕眼花,七荤八素的,只好闭上了眼。

耳边呼啸的风声渐渐平息下来的时候,她突然觉得一阵火热的气息迎面扑来。

紧接着她的两只手腕被人分开,压在了柔软的布料上。

她是躺着的。

还有人压在她身上,在她耳边呼着热气。

好诡异,吓得她不敢睁眼。

陆谨怎么也不记得自己写过这种情节呀,段子她一向都是想写都写不出来…

是不是哪里出错了?她一边双眼紧闭地挺尸,一边敲了敲系统:“这是哪个坑?时间线呢?”

【坑要一个一个填,这当然是最早的一个】

最早的一个坑,似乎是…华镜录?

【宿主自己写的文,本系统任性地选择不提供时间线】

任性……不提供?

还没来得及多想,她就觉得自己的两只手腕被并到一处压至头顶,那人空出的一只手开始淅淅索索地解她的衣带。

陆谨全身绷得更紧了。

她的下盘都准备好了,只要那人开始解他自己的腰带,她就立马出脚踢裆。

虽然她不敢睁眼看,但是这种姿势一般都是一踢一个准,踢完就跑。

死也被不能被个破系统坑的晚节不保吧?

不过好像确实是穿越了,她身上的衣服有些繁琐,那人解了一层又一层,像剥洋葱一样。

最后陆谨终于觉得自己的肚子露在了空气中。

她紧张得寒毛都立起来了,千钧一发,蓄势待发!

然后只听那人叹了一口气,用指尖沾了冰凉的膏状物在她的肚皮上摸开了。

啊?

陆谨的腿一松,差点睁开了眼。

那人出声了,稍稍有些沙哑,性感磁性压抑着什么的男声:“别动。疼你就叫。”

她突然很想睁开眼看看,这位仁兄到底什么情况?

他是特别没经验,不知道要把膏状物往哪抹么?虽然陆谨自己也没什么经验,至少知道往肚皮上抹肯定起不到润滑的作用啊…

没想到他这么一说,陆谨立刻开始觉得小腹直至胸口的肌肤都很痛,火辣辣地疼。

唯有被他指尖和冰凉的膏状物抹过的地方稍稍好了一点。

那人在她肚皮上抹完了之后似乎顿住了,他放下了手中的香膏,把声音放柔放软,在她耳边低语:“公子,没想到你还真愿意受这一烫。”

这话几乎是咬着耳垂说的了,陆谨十分受不了地把头偏向一边。

他就跑到另外一边继续说:“我可不可以认为你是为了要留在我身边才受着的。不是为了复国大计,军情机密什么的?”

恩?

这台词似乎就有点熟悉了。

陆谨的脑筋飞速转动着。

可是伏在她身上的人像妖精一样,一刻不停地想占有她全部的注意力。

“你为何都不愿意睁眼看看我了?”他用手撩起陆谨的发丝,用发尖在她脸上游走,特别是眼皮的地方,挠的她好痒。

“公子以前不是最喜欢我这张脸了么?”

陆谨被他压着的手腕挣扎了一下。

没想到他看似轻柔地压着,却挣不脱。

颜好声音又好,上来就扑倒女主的…这是哪个男的来着?

等下,他怎么叫她公子?

以前明明只写过言情啊,难道她文里的角色还有背着她搞基的?

对此,系统给了她肯定的回答:【宿主身份绑定:女主苏澜】

思绪片刻间,他的气息忽然压近了许多。

“你快睁眼看着我,不然我要吻你了。”

第2章 阿熏

“你快睁眼看着我,不然我要吻你了。”

陆谨吓得猛然睁开了眼。

一张艳丽至极的俊脸近在咫尺,鲜嫩欲滴的丰唇悬停在离她两寸的地方。

他明显不是说笑的。

陆谨的心跳已经很快了,方才是因为惊恐,现在不知道为何又莫名其妙快了几分。

这的确是一张…让人无法侧目的脸。

他看到陆谨睁开眼似乎很开心,嘴角上扬成一个蛊惑的弧度:“太好了,我还以为公子生我气了…”

他放开了陆谨的手腕,用双手撑起自己的上半身,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或者是疼晕了。都怪我,那时没有来得及挡在你身前。竟让你生生受了一整杯热茶。”

陆谨这才知道自己胸口到小腹火辣辣的痛是哪里来的,被热茶烫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安分地向后跪坐下来,陆谨心里竟然有一瞬说不出的失落感。

那男妖精拿起手边那盒香膏,有些委屈地皱起眉望着陆谨:“再往上的地方…公子愿意让我碰么?”

不愿意。

再往上都到胸口了。

陆谨伸手夺过那一盒香膏,意味在明显不过。

再看他的表情像小孩子被抢走了糖果一样更加委屈了。

“你…你转过去。”

男人不情不愿地起了身,两条大长腿落了地,转过身一屁股坐在床沿边,嘴里还不满地算着旧账:“公子防我竟然像防贼一样。也不想想以前在荷香楼的塌上,我可是上上下下被公子摸了个遍。”

荷,荷香楼…摸个遍?!

陆谨好像慢慢想起来什么。

正在答案就在心口,呼之欲出的时候,那男人忽然回过身来,一把将她抱在怀里。还将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乖,别闹,好好上药。痛就咬我?”

“你…”陆谨对这突然而来的怀抱毫无准备,自然是各种挣扎,配上他的台词倒还真的十分应景。

男人虽然在对她说话,眼睛却望着窗外,而且还自然而然地照着话中内容,将自己的拳头送到陆谨嘴边。

她再没犹豫,一口狠狠咬下去。

“啊…”纵然是他也忍不住叫出声。

眼见鲜血顺着青筋暴起的手腕往下流,他的声音却带了几分轻柔和宠溺:“叫你咬还真咬啊…都怪我不好,让你那么痛。”

另一只手还不忘轻轻抚摸着陆谨的肩膀,仿佛给她顺毛一般。

如此好一会,他忽然就松开了陆谨。

因为窗边那一抹人影不见了。

他坦然地转过身去,又用略微地哑的声音对她说:“好了。监视的人走了。公子快上药吧,阿熏不跟闹你了。耽搁久了怕是以后要留疤。”

阿熏…

南宫熏!

陆谨想起来了。

江南荷香楼榻上被女主摸遍了的,小馆?!

再看那风骚的紫衣,细长的腰身,销魂的背影,错不了。

这个女主原身也是个奇葩,自己明明是个狐狸精,还喜欢一身男子打扮,去勾栏窑子里看美人。

当年这个南宫熏就是江南第一头牌,颜好腿长手又美。

原身一个没忍住就用枯叶变的黄金,哗啦一把洒在桌子上,指着他的鼻子道:“这人、就他、我赎了。”

赎身之后就让他好好伺候着了吗?

并没有,女主那风流性子,转身就要放他自由,天高海阔任鸟飞。

谁知自由了不要紧,这一飞就揪出了他的隐藏身份。原来他还是当今刚篡位夺权的北楚凌王遗落在民间的唯一一个私生子。

凌王一生征战,到老了还忙着弑兄夺位,子嗣凋零,竟然就剩下这一个种。私生子摇身一变就成了准太子。

正想着,那个销魂的背影忽然一个箭步转过身,伸手将她揽入自己怀里。这次比之前更加匆忙,直接将她的脸按进了自己胸膛。

陆谨既然已经想起了剧情,自然也就知道他在做什么。

刚才窗边那个影子是凌王派来的人,一生明争暗斗,刚从民间找回来的儿子自然也不放心。

刚何况这倒霉儿子还自带了个媳妇回来。

为了让老爹放心,在宫中那些凌王眼线地下,他只能装孙子做做戏,是不可能出手揭穿的。

只是…贴的这么近,都能透过层层衣衫,感触到他胸口结实的肌肉,和皮囊下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老处女陆谨蹭地一下脸红了。

只听一道破风之声急速划过,紧接着就是一声闷哼。抱着她的男人单手出了暗器,从纱帘后面直直射倒一名宫女打扮的女子。

南宫熏这时开口,与伏在她耳边说情话的低哑强调完全不同,强大而高冷。

“说,是谁派你来的?”

除了凌王还有别人在监视他们?陆谨不由得伸出头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见这女子一身宫女的装束,仿佛只是进来换个灯油。可是此时中了暗器、眼中却流露出一丝狠辣和不甘。

她一句话没说,死死盯着二人,嘴角流出殷红的鲜血,然后就缓缓倒了下去…

这…训练有素,被发现就直接咬毒自尽啊…

见屋里再没有危险,南宫熏放开了陆谨。长腿夸下床,径直来到已经死去的宫女身前,扶起尸体,撕拉一声…就开始扯衣服。

有一瞬间陆谨眼睛都瞪圆了。

刚撩完我就去撩尸?

可是南宫熏只是将领口往左扯,露出宫女香滑的肩膀,就侧身展示给陆谨看。

“烈火红莲的烙印,她是西凉死卫。”

西凉死卫…

那个花纹可不是什么美丽的刺青,而是烫红的烙铁印上去的,一辈子都祛除不掉。

拥有这么一队西凉死卫,而且传说是清一色的女卫,好像…就只有这本书的男二,人称西凉战神的洛青?

看来,洛青已经知道女主在宫里了。

陆谨心里掠过一丝烦躁不安,这么说来她肯定不能再长呆下去了。

像南宫熏之前说的一样,她之所以会在这里,是为了复国大计,和军事机密…唯独不是为了他。

陆谨看着那个挺拔清瘦的紫色背影,忽然觉得有几分凄凉。

他已经把那具尸体像麻袋一样抗在了肩上,转身往外走:“等我一下,我去处理尸体。”

他处理尸体的速度很快,也就夜风吹过柳条,陆谨发个呆的时间,就回来了。

回来就撩起高贵繁复的紫色袍子,蹲在地上清理血迹。

她下意识地盯着他的手看,血红的牙印在白皙的皮肤上异常清晰。

热门推荐
YY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