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不悔

作者:小Y 来源:YY小说 时间:2019-07-07 19:39:41
白狐状态:连载中作者:龙翔全文阅读

“这就是真人的弟子?”林然挂上笑脸,探寻的目光毫不避讳的审视着跟在宋离身旁的不悔:“听闻真人五年前带了俩小娃娃回伏伽山,是眼前这个吗?我怎么瞧着年岁不太对啊……”安若素抬起胳膊肘捣了捣林然,小声说:“新收的,自己偷偷跟过来的,是个有出息的娃娃,一来就抱胳膊抱大腿的,一点都不怵。”林然俩眼一瞪,直勾勾

不悔小说精彩章节

“这就是真人的弟子?”林然挂上笑脸,探寻的目光毫不避讳的审视着跟在宋离身旁的不悔:“听闻真人五年前带了俩小娃娃回伏伽山,是眼前这个吗?我怎么瞧着年岁不太对啊……”

安若素抬起胳膊肘捣了捣林然,小声说:“新收的,自己偷偷跟过来的,是个有出息的娃娃,一来就抱胳膊抱大腿的,一点都不怵。”

林然俩眼一瞪,直勾勾的看着不悔,不可置信道:“真的假的?这伏伽真人没给他扔出去?”

“我亲眼看见的,假不了!”安若素面上有些得意,像是自己撞破了件了不得的大事:“啧,我还从来没见宋兄对谁这样过,非但没扔出去,还让那小子跟他睡一屋呢!虽然他当时脸色也不大好看,但怎么说呢,就是感觉不一样。”

“估计是因为年纪小,做师父的一般都偏爱年纪小的。”林然一本正经的说:“我就是,从前在师门,师父最喜欢的就是我了。”

“林兄,你得了吧。”安若素笑道:“我怎么记得你师父他老人家最喜欢的是你小师兄啊,最不听话的那个。”

“……”林然咂咂嘴:“出挑的惹事精,闯祸他最在行了!”

“嘿,你还别说。”安若素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道:“一般师门里啊,年纪小的、还有那种离经叛道的,最讨师父喜欢了。要是这两点加一块啊,得,估计要宠上天。”

说完,二人齐刷刷的盯着呲着一嘴大白牙,乐呵呵朝他们越走越近的俊俏少年,不约而同的想着——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

“不悔,见过安掌门和林副使。”宋离在台阶下停住脚,淡声道。

不悔有礼的弯下腰,对安若素和林然抱了抱拳:“安掌门,林副使。”

“哎,见外见外。”安若素抬手挡在不悔的腕上,让他直起身子:“你叫不悔是吧,你今年多大了?”

“……十五。”

“十五?”林然挑了挑眉:“听安兄说你轻功很好,都练到‘凌霄破云’了,那你是几时拜的师?”

“我……”不悔鼓了鼓嘴,难不成要说自己今天才拜的师,而且人还不愿意?还是说自己这身轻功压根不是面前这位伏伽真人教的?感觉怎么说都不对啊……

不悔犹豫的看向宋离,求救般扯了扯他的衣袖。

林然表情一变,若说他方才还对安若素的话将信将疑,那眼下就已经是彻底深信不疑了!因为那素来个性孤僻冷然又不喜人近身的伏伽真人,在被不悔扯住衣袖之后非但没有甩手,反而动了动唇,开口了!

“我派之事,副使还是莫要追问太多吧。”

林然吃瘪的闭了嘴,他惊疑不定的看向安若素,得到了一个“你看,我没说错”的眼神。

正在此时,换了一身利落便装的苏情,扬着束的高高的长发,从边侧的角门里走了过来。她左手绑着扶桑派扬名天下的白练,右手持着一柄白色长剑,月色下衬的那对柳叶眉都英挺起来,英姿飒爽的好不威风。

苏情几步走到人前,作了个男子的礼:“真人,林副使,安师兄。抱歉,我来晚了。”

“不晚不晚,我们也刚到。”不悔好容易见着一个漂亮姐姐,还是这么帅气的漂亮姐姐,整个人都蹿起来了,连安若素都没抢过他的话茬。

安若素和林然先是一愣,旋即相视一眼便笑开了。

“不悔,不得无状。”宋离警示道。

“哦。”不悔悻悻的合上嘴,乖巧的缩回脖子。

苏情淡然一笑,随手揉了揉不悔的头顶,宽慰道:“无妨,小孩子罢了。你就是不悔吗?你好,我叫苏情。”

不悔甜甜的叫了一声:“苏情姐姐!”

果然长的好看的姐姐好说话啊,连名字都好听!

“既然人都到齐了,便准备出发吧。”安若素说着,对宋离指了指不悔:“不悔怎么说,跟着你还是……”

“他跟我。”宋离丢下一句话便拂袖转身,多一个字都不带说的踏着风便消失在了原地。

“我我我我我……师师师师尊他……”

头一次见这种场面的不悔显然还没反应过来,他指了指自己又看了看天,有些无措的看着安若素他们。

“愣什么呢,快跟上啊,再不走就追不上了!”安若素推了不悔一把,催促着。

不悔给安若素推的脚底一个踉跄,他赶紧站稳了身子:“哦,那我走了!”

林然狐疑的盯着不悔歪歪斜斜的背影,努了努嘴:“他能行吗?反应这么慢……”

他话音刚落,只见方才还在原地打转的少年,足尖轻轻一点,一个助力便腾于半空。那身形快的只在天边留下一抹虚影,顷刻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林然:“……”

安若素戏谑的摇了摇头,揶揄道:“林兄,你就是看人家年纪小瞧不上,就不悔这身法,别说是你了,他师父伏伽真人都不敢说能比的过。”

“噗嗤——”苏情轻笑一声:“他们师徒俩是及不上了,林副使、安师兄,要不我们来比比谁先到?”

苏情歪了歪头,留给两个男人一道俏丽的身姿。

安若素和林然对视一眼,同时飞身而上:“苏情师妹,等等我们!”

*

黔州城西南方有一条直通蜀中的长河,名唤蜀河,来犯的夷人营地就沿河驻扎在这里。

此处因为靠近黔州城门,故而是夷人防守最薄弱的地方,营帐也是建的零零散散。

宋离落在河边的一棵柳树梢上,月白色道袍刚刚垂下,不悔已然出现在他身侧。

细瘦的柳条迎风而动,宋离和不悔落在同一根柳枝上,却如蜻蜓点水,轻若无物。

不悔拉了拉宋离的衣袖,小声说:“师尊,前面那些就是夷人的营帐吗?”

宋离应了一声,目之所及一排亮着灯的红色营帐在静谧的夜晚中如鬼火般幽幽的闪着光。从此处开始,黔州城一圈环环支起一座座帐篷,又细及密,越接近蜀河流向蜀中的支流,营帐越多。

“一会儿我们下去,只数中暍的人数,其余的无论见到什么也不要管,下面处处是毒,不要乱碰,不要打草惊蛇。”宋离目色沉沉的看着前方不时冒出的几个穿着怪异的夷人,再一次嘱咐道:“就算数不过来也无妨,跟紧我。”

不悔点了点头:“师尊,我们不等林副使他们吗?”

“他们从另一侧切入,我们约好了在蜀河下游会合。”

宋离将目光收回,他轻描淡写的往不悔脸上扫了一眼,还好,少年年纪虽小,但好歹还算淡定,丝毫不露怯,一双眼睛晶亮的看着自己。

“若是准备好了,我们就下去。”

“好了。”

宋离漠然的将自己的衣袖从不悔手中抽离,袍袖在空中翻飞,月白色的道袍在深夜中化出一道优美的弧度,似是月亮的清晖从天而降,若隐若现的宛若浮光。

不悔紧跟着宋离落了下去。

他跟在宋离身后,飞快的从一个个营帐间翩然而过。那些在营地间来回巡视的夷人甚至连一道虚影也见不到,由着不悔自面前闪过。

不悔这时才相信,江湖上传言夷人诡谲多变,却不擅武术,这类传言是真的了。

宋离在心里默默的数着人数,越接近蜀河中游,夷人的营帐越多,同样的,中暍的人数也在逐渐增多,有些甚至已然病入膏肓。

看来夷人当真是受暑气影响的很严重了。

·

身前的小道上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宋离脚步一顿,倏而停了下来。

不悔原本速度便快,也没料到宋离会突然停下,他一个来不及就从宋离身旁蹿了出去,险而被宋离眼疾手快的一把捋住了。

仓促间,宋离也顾不上什么喜不喜人近身的讲究了,他正巧握住不悔的手腕,用力一带便拉着人隐于道旁的树影间。

脚步声徐徐而来,直奔对面的营帐而去。

不悔被宋离扯住,一头磕在他的胸口上。结实紧致的胸肌像是一块钢板,不悔觉得就这么一下他脑门上就得顶出个鼓包来。

不悔一手被宋离攥着,另一只手闲出来摸了摸脑门,分明疼的厉害,又不敢叫出声,只好委屈巴巴的看着宋离。

宋离见不悔满眼的疑惑,还以为他要说话,飞快的伸出一指点在他的嘴唇上,示意不悔别吱声。

宋离的指腹并不十分温热,就跟他这个人似的清清冷冷的,夹着淡淡的凉意,光感知这温度,实在想象不到现在正值一年中最热的夏季。

可偏就是这微凉的触感,让不悔觉得整张嘴都烧起来了,而且渐渐有往全脸蔓延的趋势!

呼……呼……呼……

不悔接连深吸了好几口气。

然而宋离仅仅是轻触一下就很快把手拿开了,转瞬即逝的,余温被风一吹就散了,好像刚才那只是不悔的一个错觉。

树林攒动,稀稀疏疏的叶片簌簌作响。

宋离的指尖僵硬的收紧,又稍显不自然的松开,与此同时,他那只握着不悔腕子的手也一并撤了去。

然后是再一次的收紧,又松开。

*

暖黄色的烛火从营帐掀开的一角中透了出来,径直没入前方的石板路上,呲溜的钻进几块石头交接的缝隙中,像是续上了油灯似的。

几个穿着红色异服的夷人簇拥着一个畏畏缩缩的中年男子从小道上走了过来,那男子左肩上还挎着一个药箱,是个郎中的模样。

这郎中显然是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掳过来的,单从他不时举着袖子擦脸的动作就能看出,他现在恐怕是快吓晕过去了。

只是眼前的情况自然是不允许他晕过去的。

夷人操着不太流畅的中原话,扬了扬手中弯弯曲曲的短刀,恐吓着:“走快点,再磨蹭马上把你片了下酒!”

这话对吓破了胆子的郎中很是管用,他点头哈腰,连忙应声,步伐倒是快了不少,就是脸上的汗也流的更多了。

夷人走到营帐前,大力的把那郎中推了进去。

合上帘子之前,宋离眼尖的看见了那帐子里躺着个面色灰白的男人——一个正浑身抽搐的男人。

“呕——”

呕吐声因着拉下的帘子而淡去不少,营帐里传来一阵七嘴八舌的说话声,但这一次说的却是些夷北话。

宋离面色沉静的隐没在月色之中,从不悔的角度,恰好看到零星几点月光扫在宋离眼角下的小痣上,熠熠生辉的,跟天上的星星似的。

不悔疑惑的看向宋离。

“他们的头目病了。”宋离压低了声音说道。

不悔个子还未长开,刚及宋离的胸口。此刻又担心声音太大会被夷人发现,故而宋离跟他说话时不得不矮下身,嘴唇贴近不悔的耳畔。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耽美小说作者兔八啃不悔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白狐状态:连载中作者:龙翔全文阅读
热门推荐
YY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