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论把自己作死的十八种姿势

作者:小Y 来源:YY小说 时间:2019-07-06 09:24:44

丝毫没客气,洛梓耀真的就这么闭上眼,越想强迫自己睡,大脑就越清醒,没一会儿就睁开了眼,反反复复好几次,洛柏颜一口气吃了四个苹果,听着断断续续的咀嚼声,洛梓耀觉得自己再继续下去,洛柏颜吃的恐怕就不是苹果,是自己了。这人怎么阴魂不散的,这才几天?连日以来的好心情,彻底没了,不再去看洛柏颜也不想去跟他说话

论把自己作死的十八种姿势小说精彩章节

丝毫没客气,洛梓耀真的就这么闭上眼,越想强迫自己睡,大脑就越清醒,没一会儿就睁开了眼,反反复复好几次,洛柏颜一口气吃了四个苹果,听着断断续续的咀嚼声,洛梓耀觉得自己再继续下去,洛柏颜吃的恐怕就不是苹果,是自己了。

这人怎么阴魂不散的,这才几天?连日以来的好心情,彻底没了,不再去看洛柏颜也不想去跟他说话。

这做孙子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洛柏颜等了半天,等洛梓耀主动交代,只见平常嬉皮笑脸的人,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瞅着窗外,竟没一点话想要和他说,比如为什么不打电话给他:“你没什么想和我说的?”

声音都低了两个温度,洛梓耀没什么想跟他说,他倒是有些东西想要问他。

看见洛柏颜那张脸,洛梓耀就心烦,哪里还有什么话想跟他说,想了想半天才挤出一句:“人抓到了吗?”实在是不知道有什么要说的。

那口吻像在问今天天气怎么样,不在乎无所谓的姿态,听得洛柏颜心里很不舒服,有种事不关己的漠然,好像受害人不是他自己,是别人,而他只是旁观者。

洛柏颜的感觉没错。

洛梓耀从没把自己当成过真正的房景,他一直觉得自己只是个过客,说多了,顶多是做任务,任务的宗旨是活着。

洛柏颜能找到这里来,也在情理之中,顺着水流一直找过来,就能找到他,他被冲到岸边再被石头拦住,半边身体卡在石缝里,一开始报警的人还以为他是个死人,捞上来后发现他还有口气。

醒来后,警察来做过调查,洛梓耀说,是自己失足落水。

来的小民警挺有正义感的,欲言又止的看着洛梓耀,隐晦的告诉他,不用向恶势力低头,来了几次,见洛梓耀一口咬定,逐渐也就放弃了。

洛梓耀对一切心知肚明,只是不点破,既然洛柏颜问那他也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兴致缺缺的问了一句,意思一下就可以了。

“抓到了。”

那个男人充其量是一枚旗子,不过这话没同洛梓耀说,潜意识的想瞒着他,洛柏颜没多说什么:“放心,以后不会出现这种事了。”

这是在跟他作保证?是保证以后沈安不会坑他,还是保证他的人生安全?洛梓耀想问,最后还是憋住了,别弄得他有多自作多情似的。

果不其然,洛柏颜下一句是:“他也是逼不得已的。”

他要是哪天拿把刀把两人砍了,也是被逼的!

懒得和洛柏颜再计较,不是他度量大,是他知道,洛柏颜根本不会把沈安怎么样,相反他要是追究,就是洛柏颜要把他怎么样了。

反正人抓到了,他这个靶子,做得还算成功的,不管事洛柏颜的承诺是什么,小命保住的几率有所上升,开始的自暴自弃也没了,脸上刹那雨过天晴,试探性的问:“那哥,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洛梓耀的眼睛呈浅棕色,却格外的亮澄,眼神带着希冀,有小动物的憨态。

脸转变得太快,洛柏颜不知道缘由,不过他更喜欢这样的洛梓耀,没心没肺的:“你不喜欢这里么?”

知道给他妈报平安,却什么也不告诉他,要不是他派的人找到了,他每天还得提心吊胆的:“这里虽然住得差了点,也适合静养。”

洛梓耀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放着更好的医疗设施为什么不用?

之前是因为要躲着洛柏颜,才拒绝告知自己的去向,将就这家医院的,眼下洛柏颜都找上门来了,再在这里待下去也没必要,抛了一个媚眼:“哥,我想回家。”这个娇撒的,洛梓耀自己鸡皮疙瘩先掉了一地。

“……”没脸没皮。

洛柏颜才不承认,自己居然会被甜了一下:“你觉得自己这个样子,能去哪?”以前是轻度残疾,眼下是重度瘫痪。

回不回家都一样,只是换了个床而已:“老实点呆着。”一身的伤,全是自个儿折腾出来的。

洛柏颜认为洛梓耀哪里都去不了,洛梓耀觉得自己身体倍棒。

“我觉得我哪里都能去……”后面几个字,在洛柏颜的注视下,心虚得声音越来越小,后面像蚊子嗡嗡的响,明的不行就暗的,让他妈给他转,他受够了这医院的护士:“哥觉得这里好,那就接着在这里治。”是治不是住。

先不触洛柏颜霉头,到时候跟房妈说。

伤经动骨一百天,他很清楚自己的状况,说回家不过是个幌子,这样子回去,指望洛柏颜照顾他?说他一脚把他踹下床他还信点。

看到房妈的瞬间,身上的担子忽然重了,以前他只想怎么活过六个月,看到房妈,洛梓耀后知后觉,这个世界他并不是一个人。

短短几天,房妈头上就见了白发。

对他受伤的缘故,洛梓耀不说,房妈也只字不提,有些庆幸刚才在洛柏颜面前没发作,他死了房妈还在,这个孙子是逼他做到底。

转至市医院时,洛柏颜脸色不是很好,洛梓耀在心里捏了一把汗:“哥,妈刚给我炖了猪蹄,要来点么?”

洛柏颜就那么看着他,洛梓耀收回了手,低头给自己舀了一勺子,喝了一口汤:“你要是不乐意,我就搬回去。”这少爷,做得真窝囊,明明花的是自家的钱,却要看别人的脸色行事。

忍不住嘲讽身体的前任,这就是识人不清的下场。

搬过来有理由,搬回去就没道理了,被问起来也不好解释,洛柏颜脸色不好,却没再说什么,接过洛梓耀手里的汤喝了一口,汤香甜却不油腻:“想养病,就好好养。”房妈的厨艺还不错。

洛梓耀只是讨好的一问,根本没想到,洛柏颜居然真的会喝,还是他喝过的汤,这个待遇不是只有沈安才享受得到的?

将手中的碗还给洛梓耀,顺带在他脸上掐了一把:“别闹事。”

“没有。”闹事?他哪敢?

不自然的挣脱了洛柏颜的手,那宠溺的口吻……偷偷的从眼角瞟了易闫洛柏颜,大佬,确定你没弄错对象么?

洛梓耀的不自在,让洛柏颜心情好了几分:“有什么不方便的,让人跟我说,或者是自己打电话给我,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他本来就不是特意来看他的,看洛梓耀只是顺路。

“嗯,去吧。”

洛梓耀尽量稳住,等洛柏颜一出门,就缩进了被窝,最近几天的大佬,对他好像越来越好了,以前要是阳奉阴违,被骂一顿都是轻的。

洛柏颜怎么想的?洛梓耀在被窝里百思不得其解,门再次被推开了。

“西装裤下死,做鬼也风流。”这风凉话说得,洛梓耀不想鸟人。

来的是洛梓耀的主治医生,他就是断了几根骨头,好,不只几根,断得有点多,房妈因此特意为他请了一个骨科医生,帮助他恢复。

而这个骨科医生是他以前一哥们,算得上是竹马,洛梓耀那点小心思,他是早知道的,赵阳并不看好洛梓耀和洛柏颜:“房景,洛柏颜不适合你。”

“我知道。”将头从被子里扒拉出来,大吸了一口气:“他不喜欢我,我知道。”

知道不喜欢还赶着往上凑:“誓死要吊死在这颗树上?”昨天自己看到的,赵阳不知道该不该说,看在多年哥们的份上,赵阳还是说了:“他好像有个小情人。”

洛梓耀打了一个哈欠:“我知道,叫沈安。”能和洛柏颜拉拉扯扯的人,除了沈安还能有谁。

知道也要和人在一起?“二男伺一夫?”

“呸!”当即狠狠地唾了赵阳一口,伺他妈的夫,不过也知道哥们是为自己好:“打个比方,我和他,像是一夜情的关系。”

比平常的一夜情复杂一点,是多个一夜情加在一起的一夜情……本质上还是一夜情。

“你会关心你一夜情的对象,在和你一夜情前,或者是一夜情后,有过多少人跟他上过,还是以后又会上多少人?”在他眼里,这就是他和洛柏颜的关系。

赵阳被说得一愣,这个比喻好贴切,他完全懂了洛梓耀要传达的意思:“炮友就炮友,扯这么多干什么。”说得再文艺,也还是炮友。

“因为事实就是这样。”

第9章 兄弟篇9

床上的洛梓耀坐立不安,原因无他,因为洛柏颜最近的反常,把自己病房当成办公室,还有随叫随到的洛大佬,开始使唤人时,洛梓耀都是惊悚的,总觉得洛柏颜不怀好意。

在他说自己要喝水时,洛柏颜给他倒了一杯水,问他还要不要时,洛梓耀都是飘着的,简直是不敢置信。

农奴翻身把歌唱都不足以来形容洛梓耀的感觉,像是越过了爸爸,从孙子直接跳到了爷爷,他居然也有被洛柏颜伺候的一天,感觉不要太好。

使唤多了,洛梓耀的承受能力也好了,只是还有些不理解。

“别用眼神撩拨我。”

偷看的洛梓耀顿时正襟危坐,佯装认真的看电视,不停的按着手中的遥控器,可看着看着,视线就不受控制的,飘向一旁办公的洛柏颜。

他以为自己看得很隐蔽,被全程关注的洛柏颜,忽然抬头笑了笑,吓了洛梓耀一跳,又被逮个正着,再撩拨他就把他就地正法,想起洛柏颜这句话,洛梓耀又是一身冷汗,他知道可以用眼神猥亵,用眼神撩拨,他自问是不会的,可洛大佬说他撩拨了他就是撩拨了!

掀开身上的被单:“哥,我想放水。”他是有正事的,看他真诚的小眼神,不是在撩拨。

洛柏颜合上了电脑,先去了一趟卫生间,再一把抱起床上的洛梓耀,洛梓耀的体重并不轻,一百四十多斤的人,加上十多斤的石膏,就那么轻而易举的抱了起来。

一对比,显得他更弱鸡了。

洛梓耀才不会承认,一定是石膏太重了,不是他太弱鸡!躺久了身体很乏力,加上他断了肋骨,不宜挪动,每次一挪动,都格外的费力。

都是石膏的重量拖累了他。

洛梓耀被放在马桶旁,腰被一把搂紧,他顺势倚在洛柏颜身上,在他身上借力,右手将自己裤子扒了:“好了。”开始颤巍巍的放水。

“你要是再尿到我身上,房景,我揍死你。”看着那摆来摆去的液体,洛柏颜有很糟糕的感觉,总觉得洛梓耀会尿在他身上。

“不会。”他有扶着的,洛梓耀说得非常肯定,刚说完的下一秒,一个喷嚏,接着洛柏颜就被他尿了一裤子。

大腿根部很明显的湿了一块,好心虚的洛梓耀:“……”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耽美小说作者安子佑论把自己作死的十八种姿势点评: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热门推荐
YY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