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我在恐怖世界里做花瓶[快穿]

作者:小Y 来源:YY小说 时间:2019-07-06 09:22:58

原本在走廊里肆意飞扬的灰尘猛然一滞,像是突然有了重量一样齐刷刷地往下坠落,风依然在吹着,却没有了灰尘与其共舞。隐藏在暗处的一双双眼睛紧随着戚安的走动而不停转动,它们藏匿了身形,隐身于黑暗之中,近乎病态般找寻着光亮里的少年。走着的单薄少年穿着已经有些褶皱的便衣,每当风吹过的时候,他的衣服就会轻轻飘动。

我在恐怖世界里做花瓶[快穿]小说精彩章节

原本在走廊里肆意飞扬的灰尘猛然一滞,像是突然有了重量一样齐刷刷地往下坠落,风依然在吹着,却没有了灰尘与其共舞。

隐藏在暗处的一双双眼睛紧随着戚安的走动而不停转动,它们藏匿了身形,隐身于黑暗之中,近乎病态般找寻着光亮里的少年。

走着的单薄少年穿着已经有些褶皱的便衣,每当风吹过的时候,他的衣服就会轻轻飘动。

那扇破旧的木门被无声无息地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关紧。

戚安他们到达约定的集合地点时,金惠娟和王项群还都没有回来,戚安有些讪讪地对张昭棋笑了笑,干坐着等待另外一组人回来。

[安安,报告传下来了]

系统出现的声音恰到好处,刚好是戚安没有事情做的时候。

[嗯。]

戚安闭目,在脑海里浏览着自己的这份很多年前的工作报告,他不知道的是,在这整个期间,一直以来表现得淡淡的张昭棋就在另一边静静地看着他的脸,素来沉寂的眼睛出现了一丝涟漪。

戚安在自己的工作报告上大致扫了下,他以前是虐渣组的,这份三千字的报告中说提到的任务过程现在看起来是毫无新意,除了目标人物,戚安看到了不少毫无用处的废话。

这份报告中完全没有提到过将军的事情,停顿了片刻,戚安的注意力落在了最后一句。

脱离世界方式:被选为陪葬品后死遁。

陪葬品……

戚安的眼神轻微地闪了闪,又重新讲这份报告从头到尾读了一遍。

“怎么了吗?”张昭棋语气冰冷的问。

他突然变得很敏锐,戚安的一个极为细微的举动都引起了他的注意,引来了他的发问。

“啊?没什么。”戚安若无其事腼腆地笑了笑,露出了两个可爱的梨涡,说完之后,便若往常般微低着头。乌黑柔顺的头发映入眼帘,张昭棋颜色略微深沉地收回了视线。

“你们已经回来了啊。”正迈着脚步的金惠娟看到了他们,柳眉一挑,先是一愣然后又有些无奈,“我们找到了箱子的钥匙,也成功打开了箱子,只是——”

金惠娟顿顿,从手里抱着的箱子里拿出了里面的一沓东西,里面有的是一张张泛黄的宣纸,每张上面都有人用毛笔写下的墨色痕迹,“这上面的字,我们完全看不懂。”

“可以说就算这些东西很珍贵,我们也从中获取不了什么有用的信息,而且,我们这次找钥匙的过程中没有碰到一个鬼物。”金惠娟皱起眉头,“我刚才以为是因为你们去找出口而引起了他们的不满,所以都跑去找你们了,但是看你们的样子,也不像是遭遇了什么事情。”

“我们两组加起来已经差不多逛了大半部分的宫殿,怎么可能没有碰到一只鬼。”金惠娟的语气中有着不加掩饰的疑惑,“这些鬼物难不成都去干什么重要的事情了吗?”

张昭棋听到这话眼神中快速地划过一丝异色,用余光瞥了瞥乖巧端坐的戚安,眼神之中有一些复杂。

不出意料,金惠娟发现在场的没有一个人搭理她,嘴角抽了抽,生硬地转移话题,“那么张昭棋你们呢?获得了什么消息。”

张昭棋淡淡看了她一眼,将他们听到的讯息简洁大致地讲了一遍。

他的语气平淡,平铺直叙地讲完了整个故事。

“将军爱的人作为陪葬品埋入了这桌古墓。”金惠娟从中抓去关键信息,“也就是说,将军的珍宝就是这位传闻中的美人。”

金惠娟并不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

故事中的每一个事件都可以和他们踏入墓地不久后见到的五幅壁画对应,天灾人祸,百姓流离失所,战无不胜的将军和他的亲卫,站在高台上施展秘法的国师,精心打造的地下宫殿和被选成为陪葬品的美人。

以及画面上围绕着黑气,最终成为了厉鬼的将士。

第9章 将军的珍宝(九)(捉虫)

“可是他已经死了。因为丢失了自己的珍宝,所以将军丧失了理智,而我们则需要帮他找到这个已经不在了的珍宝?”金惠娟的表情有些难看,情不自禁咬了咬下嘴唇,有些求助地看了看和她同为穿越者的张昭棋。

可是下一秒,金惠娟就发现对方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地看她,眸子幽幽的,根本看不出他内心的想法,也完全没有要告诉她自己的思路的意思。

“……”

金惠娟挫败地收回目光,只好主动把控大局,“恩……那位美人的尸体还位于这座古墓中,我们先去把他找出来吧。说不定可以从中找到什么线索,就算没有,从中找出一些特征也可以应付得了管家的下一次提问……”

她还未曾说完,便有一阵阴风吹过。

上好的瓷器咣当咣当地摇摇欲坠,室内的气温陡然骤降,唯一留着长发的金惠娟被大风吹得头发飞扬,被浓密头发遮挡的黑眸若隐若现,她徒手捂住自己修长的头发,神情凝重。

这风,像是警告。

警告他们,不要试图去触碰那位美人。

戚安眼神动了动,低头看着自己沾满了泥水的运动鞋,有些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统统,你说那位将军能够认出来我吗?]戚安脑海里的声音带着轻笑,但现实中依旧是柔柔弱弱带着些惊慌地看着其他人。

[他为什么会认为咱们会重新回来呢?]系统很不解,[根据快穿局的规定,快穿者都是魂穿,只要完成任务脱离世界,那个世界的灵魂就会被默认为魂飞魄散,他既然成了厉鬼,就应该知道那个世界再也不会出现那个人了。]

[对啊,我也很好奇。]戚安语气不明地笑了笑。

这位将军和他这次的到来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关联。

风已经停了。

在把金惠娟的头发吹成乱糟糟的不再柔顺后停了。

就像刚才金惠娟说明的那样,他们分成的两组已经去了大半个宫殿,搜索范围也已经缩减,所以需要去的地方也所剩无几。

这阵突如其来的大风终究引来了金惠娟的警惕,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戚安他们四个人是一起行动的。

响起的脚步声越来越悠远。

随着步伐的迈进,他们可以观察到,这座地下宫殿被装饰的精致程度是逐级提升的,越往里面走,所用的摆件就越华贵,每一座房屋所占的地方就越宽旷,就连道路也不似之前那样狭窄。

和宫殿外层冷肃沉重的兵器库演武场不同,里面的氛围显然温馨了不少。

像是被人精心营造的一般。

但是金惠娟脸上沉重的表情依旧没有消散,身为穿越者拥有的众多经验使她产生了一种危机感。这座地下宫殿的核心地带实在是太干净了,干净到没有肉眼可见的灰尘,像是被什么东西每天都细心打扫的一样。

整个前去的过程对于恐怖世界来说太过的安逸。

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到达了地下宫殿的最深处,戚安他们面前有着一扇很高很大的金属质地的大门,除了奇形怪状的晦涩图案,上面镶有无数颗价值千金的宝石,在夜明珠微弱的光芒下映照着五彩斑斓的光芒。

这众多色彩的光线渐渐融合分离,隐隐间构成了一种图案。

像是一张人脸。

光线缓缓移动,光线汇成的眼睛转向了戚安所在的地方,它……嘴角勾了勾。

可戚安他们的注意力都不在这扇精美绝伦的大门上,而是放在了门旁的两个异常熟悉的雕塑,除了面貌不同,不论是材质还是守护的动作,这两座雕像都和他们之前碰到的一模一样。

想起之前的情况,金惠娟皱起眉望向了张昭棋,后者掩去一抹深思,走上前去尝试着推开门。手碰到大门上,雕像没有动。

当金属大门伴随着沉重的声音缓缓打开,两个雕塑依旧没有异动。

金惠娟见到这幕表情没有放松,反而呼吸越来越急促,她垂眸沉思片刻,做出了决定,“先进!”

张昭棋撑住门,等到所有人进去后也不慌不忙地迈开了步伐。

门“嘭”地一声关住发出一道巨响。

这间屋子很大,是他们之前所有见过的宫殿都无法比及的。但也极为空旷,只在正中央略微高起的圆台上放着一个类似棺材的东西。

等到金惠娟他们走近,才发现那是一个里面铺着冰块的棺材,不是寻常用的木头而是一种不知材质的透明宝石制成的。

透过类似玻璃的宝石,他们可以看到冰凉湿润的白色雾气不停地在里面翻涌,雾气飘到棺材壁上并没有化成水汽,反而被这种奇异的宝石渐渐吸收。

这里埋葬着一位美人。

“这就是那位……珍宝?”金惠娟语气中难掩惊艳,也许是因为这永远化不了的冰块和奇特的宝石,也许是因为那位已经成了恶煞的将军所施的法术,棺材里的美人依旧保持着年轻的模样。

即使是神采满满的双眸闭着,这棺中的人依旧美得摄人心魄,她没办法去形容对方的容貌。

那人的嘴唇微薄泛着些淡青色,是一种清冷高贵宛若谪仙的美。

戚安挑了挑眉,若有所思地盯着这座冰棺。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应该不是被埋到这里,视线一点点地划过这副他既熟悉又陌生的皮囊,戚安的眼睛在后者的眼睛处略微停了停。

突然,戚安状似无意地偏过了头。

刚刚,有一种微弱的力量在牵扯着他的灵魂。

这副尸首被人下了招魂法。

那是——

随意环顾的双眼被关紧的大门吸引,戚安看到上面有着一个类似人脸的东西动了动嘴唇,他试图辨认它的口型。

——我的。

阴冷的呼吸扑到戚安裸露的脖颈上,戚安感觉有着什么看不到的东西在把玩他的手指,冰凉滑嫩的触感暧昧地从手尖划到他的手腕,然后缓缓打转。

那人在他的耳边轻笑。

第10章 将军的珍宝(十)

对方的手带着一种不容拒绝的强硬意味,兴致满满地在他细腻的皮肤上狠狠磨蹭,在戚安堪堪露出的手腕上留下了绯丽的淡红。

这种薄红,像是娇艳欲滴的桃花。

——类似印记一样的存在。

让它变得兴奋,呼吸变得急促,戚安感觉到薄凉的气息渐渐靠近,一直从脖颈后凑到了戚安的脸庞。

有类似舌头一样的东西开始舔舐他的耳垂,逗弄般地来回打转。

戚安有些难耐地皱了皱眉头,不亚于白玉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潮红。如同春日里的骄阳,美艳得动人心魄。这副泛着些春情的模样勾起了轻薄之人心里难言隐秘的刺激,它不再满足于只是这样,冷得仿佛刺入骨髓的冰凉渐渐上移。

完结穿越重生耽美小说作者夕月半我在恐怖世界里做花瓶[快穿]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热门推荐
YY小说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