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倚天同人之白月光(逍灭)

作者:小Y 来源:YY小说 时间:2019-06-19 22:53:02

灭绝知他的小动作,本应生气地摘下扔掉的,却抬不起手来,贪心地想要它在自己头上多呆一会儿。自十五岁师傅仙逝自己接手峨眉派掌门人以来,自己再没有少女心思去戴花了。那时的峨眉派摇摇欲坠,再加上后来倚天剑的丢失,她不能再如平常的二八年华的姑娘一般玩乐赏花。没想到,人至中年,竟还能有这样的时光。两人默契地不再

倚天同人之白月光(逍灭)小说精彩章节

灭绝知他的小动作,本应生气地摘下扔掉的,却抬不起手来,贪心地想要它在自己头上多呆一会儿。

自十五岁师傅仙逝自己接手峨眉派掌门人以来,自己再没有少女心思去戴花了。那时的峨眉派摇摇欲坠,再加上后来倚天剑的丢失,她不能再如平常的二八年华的姑娘一般玩乐赏花。没想到,人至中年,竟还能有这样的时光。

两人默契地不再说话。

她看风景,他便看她。

他知她从来都是美的。幼时美得明艳动人,如今美得摄人心魄。对比这烂漫的山花,有哪一朵能比得上她?

灭绝却是在想自己许是老了?

她自是知晓自己的脾气的,火辣辣,行为举止哪像一个出家人?

可是现在,“死”过一次之后,坏脾气倒是越来越少了。

她想,应该是老了的原因,老了,才会比年轻气盛时多几分沉稳包容。

所以杨逍偷偷往自己头上别花,似乎并不是什么需要生气的事。

一如他那张利嘴,害得师兄抑郁而终,似乎,也并不是他的错……

“焕儿说了,你的身体会复原的,不要太过担心。”杨逍鲜少做安慰人的事,只能试着拿小神医杨焕让她信服。

灭绝点点头,闷声道:“我不过是个已死之人,如今捡回一条命来,哪里还敢奢求别的。”

杨逍明白她的失落,也知道功力恢复与否只能靠时间来证明,话锋一转,问她;“你是菩萨吗?”

“嗯?”灭绝没有跟上他的思路,转过头疑惑地望着他。

“你们佛门经典《金刚经》第三品有这样一句话: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你是菩萨吗?”

灭绝这才笑了笑,“不是……没想到你竟然也读佛经?”

杨逍见她吃惊的模样撇撇嘴表示不满:“我知道,在你眼里我就是个杀人如麻的魔教妖人,妖人怎么会读经文?”

被说中心内所想,灭绝低下头小声反驳:“我何曾这样说过?”

没说过不代表没想过。

杨逍腹诽,嘴上却乐呵呵道:“那就好那就好~看来我还没有坏透,哈哈哈哈~”

灭绝又不说话,再次转过身看对面山头的灿烂。

“湘君。该回去了,焕儿一人在家。”见她端端坐着安静赏花,平日里不饶人的嘴,今时却是温柔了几分。他想要就这么看着她到老,怎奈天色渐晚,家里头还有个孩子等着呢。杨逍轻抚她头上没有取下的紫色花朵,一如轻抚她一般。

“嗯。”灭绝这次没有抵触他叫自己的名。

杨逍抽出她手里的布条,弯腰替她重新系上,抱着女人走下山。他不想再飞了,这路如此短,走也能走回去的。

杨焕出院子看了好几次,终于看到那一抹白色的身影才放下心来。

“爹,怎么才回来?我还以为你把我娘弄丢了!”眼尖地看见灭绝发间有一朵艳丽的杜鹃花,不禁欢喜道:“娘,您戴这花真好看!”

“丢不了!”闻此,杨逍又低头看了看怀中人,翘了嘴冲杨焕夸到:“你娘自是美的!”

杨逍将灭绝放在靠椅上,轻手把黑布条取下来,顺手给她递去了一块手帕。“擦擦手,吃饭。”

灭绝脸色微红,抬头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无声地接过来,发现这手帕正是他抢去的那条,想要收回来,却又被横空伸来的手夺了过去。

杨逍拿过手帕时触到了她的指尖,两人的眼神相遇,均是内心咯噔一声响,好像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

端起碗筷发现满桌的肉,灭绝皱着眉头唤道:“焕儿~”

“娘,这是小鱼姐准备的,她说您最近脸色不好,得多补补,”杨焕打开砂锅指了指,“您看,还为您炖了一只鸡呢~”

“焕……”

“娘,小鱼姐做菜可辛苦了,您会吃的对吧?”杨焕满是期待地望着不愿动筷的娘亲。

灭绝不止一次地怀疑这孩子是不是杨逍亲生的,不然怎的那花花肠子跟杨逍如出一辙。

杨逍拉开木凳就夹菜往嘴里塞,毫无从前的斯文样,“嗯~这小鱼的厨艺又进步了,好吃!好吃~哎?你怎么不吃啊?一会儿饿了可没剩下的给你填肚子。”

杨逍往灭绝碗里夹了一个鸡腿。

茹素多年,灭绝是当真吃不惯肉食。何况这父子俩串通好了给自己下猛药,一来就是油脂重的鸡汤,忽地一阵反胃。

灭绝又把鸡腿夹给了杨焕。

不待他啰唆,便夹了一块清蒸鱼肉吃。得亏小鱼厨艺好,否则那鱼腥味也够灭绝吐一会儿了。

见娘总算吃了一块肉,杨焕也眉眼弯弯地咬了一口鸡腿。

及至夜间,灭绝正要睡下,却听得咚咚的敲门声。

“谁?是焕儿吗?”其实猜到了应该不是杨焕,他若来了,准是先听到“娘娘娘”急促的叫门声,而后他才会规规矩矩地敲门。

“是我。”杨逍在门外不安地左右摇晃身体。

“何事?你就在外面说吧,不要进来!”因着还不能站起来走动,灭绝的房门即使是关了却形同虚设,因为并没有上锁。

杨逍握紧长袖中骨节分明的手指,略微紧张地说道:“今日十五,师太可愿赏脸同在下一起观月?”

虽说白天抱着她上山看花,又为她折下一朵戴在发间,那时,心内混杂着从前种种复杂的情感和今时的疼惜,一切做得自然。直到下午与她无意间的对视,她清澈如初的眼神,仿似一把利刃,割断了自己纷纷杂杂错乱的思绪,直直刺向心底的柔软——是的,他想要她,坚定地想要她成为焕儿名副其实的“娘”——成为自己的妻,并且,他觉得应该告诉她。有了这些想法,再想要同她面对面地单独相处,却也不再如之前那般放得开了。

“今天太累了,我已经歇下了,杨左使请回吧!”灭绝自然也深受那个对视的困扰。虽说“死前”放下了一切执着,如今又“活了”过来,当然不可能说放下就放下。可她明明白白地感受到了他的情意,若不是为了一个“情”字,他又怎会大费周章地救自己,又花大把大把的钱为自己治病呢?

“湘君……我……”

灭绝唯恐自己刚刚才坚定下来的心被他动摇,急急地朝门外吼道:“杨逍!我说了我不看!你烦不烦?!不要以为你救了我又照顾我百来天我就会磕头感激你!你不过是救了我一命,我方家上上下下十几条人命,你救得回赔得起吗?!!”

闻言,杨逍如坠冰窖。

是啊,怎么能忘了这回事呢?

作者有话要说:

注: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在佛教中叫“我人四相”,指还没有悟道成佛的各种执著。(具体四相有何表现,有兴趣的亲可以查一查《金刚经》的译文)

第4章 第 4 章

自那日灭绝让他回想起二十年前的不堪后,杨逍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对于和她的感情之事有些操之过急。从此便安安分分地养家养儿子照顾她,再无半点非分之想。

二人的气氛总算得以恢复正常。

杨逍时常这样宽慰自己:总比从前一见面就喊打喊杀要好。

外伤与脊椎已好得七七八八,灭绝总算得以摆脱那颠来颠去的木轮椅。

说实话,杨逍虽然学东西快,但是木匠活当真不适合他。不过焕儿的医术却宛如神力一般,不仅能救活自己这垂死之人,他还说能恢复到从前的功力。

倘若在自己能下床之前这般告诉她,灭绝是不会信的,权当父子俩安慰自己了。从摸索着站起来到能够走上两步不倒再到如今想走多久走多久,她已跨越了太多的不可能,有时夜里想起来,还会激动地撒下几颗金豆子。

从前的灭绝师太是断断不会如此的,看来,人经历过死亡后都会脱胎换骨,饶是执着如她、傲气如她,也免不了有温柔和蔼、受人庇护的一天。

杨焕此时正在院内练功,见灭绝自己从屋内走出来,急急收了招式飞奔过来,眉眼间掩不住的欣喜:“娘,您可算是好了!”

说话间又将手搭在她手腕上诊脉,虽说外伤已无大碍,可体内的经脉却是乱得一团糟,想来要恢复功力,还得再花些时日。

“娘,今日起我便要换药方了,您经脉俱损,还需调养一番才可重新练武,切不可心急,也不可强行运功,否则会走火入魔!待用药过后,过些时日方能逐渐聚集内力……”

杨焕谈起药理俨然一副老神医的模样,灭绝粲然一笑,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知道了~让焕儿费心了。刚刚焕儿练的是何派武功?”

“不知道是何派,这是爹教我的,它唤作青竹手。”杨焕眯缝眼感受娘的爱抚,心内甚是开心。虽说义父待他也不错,可总没有娘亲的亲近来得温和。

是了,焕儿是他的儿子,他的功法自会传与他。

灭绝点点头劝诫道:“你爹的功法精妙,招式又奇奇怪怪,常能出其不意扭转时局。你且好好学,他日定能成为跟你爹爹一样的少年高手!”与他斗了多年,回回都被他放水让着,灭绝自知技不如人。

“噗——”杨焕闻此笑出了声,两只大眼睛内满是促狭之意。见灭绝满脸疑惑,嬉笑道:“娘,我还是第一次听您夸爹的好呢~”

“谁……谁夸他了?我只是实话实说……”灭绝被如此打趣,脸上微染红霞,别开脸去看别处。

“不过啊~娘,我不要做少年高手,我要成为药师琉璃光如来的第六大愿的化身!”杨焕骄傲地挺起胸膛,“爹爹给我讲《药师经》时说过,那位菩萨的第六大愿是: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其身下劣,诸根不具,丑陋、顽愚、盲、聋、喑、哑、挛躄、背偻、白癞、颠狂、种种病苦;闻我名已,一切皆得端正黠慧,诸根完具,无诸疾苦。倘若我能成为神医,解救我见到的所有病人,减少时间疾苦,比成为少年高手更令我有成就感!”

灭绝从没想过一个垂髫小儿会说出这番惊为天人的话语来,震惊了半晌,才激动地搂着他不停说“好好好”,连眼泪何时流出来的都不知。

“嘻嘻,娘,我上山采药去了。爹昨日打猎得了一张上好的狐狸皮,山下那些杂货铺定得抢着要,说不准今日会比往常早些回来,在他回来之前您一人在家小心些~”杨焕伸出还有婴儿肥的小手,擦干净娘亲脸上的泪痕,笑嘻嘻地往衣摆上蹭了蹭。

完结综漫同人小说作者炎炎若莲倚天同人之白月光(逍灭)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重力推荐阅读!

热门推荐
YY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