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傀儡封仙

作者:小Y 来源:YY小说 时间:2019-06-12 12:39:20

不得不说,这个司礼的行动方式实在是来乱来了,简直是不将卫家定的对战规则放在眼里!话说卫家有这号人么?这不是喧宾夺主是什么?本来卫法的计划是风云不起地结束掉第一场比武,现在被这老妇随心所欲地胡搞一通,那是想不出名都难!“老身并没有打破你们卫家的规则哦。”本来五人就不知道卫法的底细,贸然出手之下若是造成

傀儡封仙小说精彩章节

不得不说,这个司礼的行动方式实在是来乱来了,简直是不将卫家定的对战规则放在眼里!话说卫家有这号人么?这不是喧宾夺主是什么?本来卫法的计划是风云不起地结束掉第一场比武,现在被这老妇随心所欲地胡搞一通,那是想不出名都难!

“老身并没有打破你们卫家的规则哦。”

本来五人就不知道卫法的底细,贸然出手之下若是造成了队伍减员,那无异于是雪上加霜,再想保持场面均势可就难了。

“不说话是瞧不起我么?亦或者此事还是有商量的余地?”卫法漫不经心地摆弄着自己的发梢,玉兔圆扇片刻不离手。

卫法一会儿看看天,一会儿看看地,一会儿看看来时的街巷,一会儿看看坐在其中一根界柱上的司礼,眼神微微聚焦。

卫法的这一番话虽然有虚张声势的成分在里面,但大体上来说还是说的没错——以五敌一,就是在以多欺少!这名声要是传出去,也确实不太好听。

不过五人之所以没有直接将术法、兵器往卫法脸上招呼,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忌惮着卫法手中的玉兔圆扇!只要稍加观察,立马就会发现其上绣的那只玉兔眼神越来越凶恶,兔牙越来越尖锐,大有一种从圆扇里扑杀而出的架势!

“贵为司礼,莫非就能无中生有,不受规则约束?”卫法敏锐地察觉到界柱上的司礼是想告诉自己什么,可这里人多眼杂,并不是可以坐下来详谈密聊的地儿。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毕竟万物之间有制衡,即使我身为司礼,新增的规则也不能太过离谱。”老妇闭上左眼,睁开右眼,眼瞳灵活地转动几圈后说到,“四位监事若意见统一,可驳回之。”

闭目休憩的老妇睁开左眼,浑浊的瞳孔似乎有许多模糊的画面在进行切换,可再当卫法仔细看去时,却又什么光影都没有。

“‘十二场合’的小组赛各有规则,像是‘亥猪场合’的禁空,‘寅虎场合’的禁兵,‘寅虎场合’的禁兵,‘寅虎场合’的禁兵。所以说,只要没有故意打破这一固有规则,其他的部分,我们司礼可以视具体情况而定。你可懂了?”

等等等等!懂是懂了,但是你为什么只将“寅虎场合”拿出来举例,还反复强调了三遍。故意的吗?是故意的吧!所以那个“寅虎场合”和这个“亥猪场合”难道有什么内在的联系吗?

“不是说一对一嘛,你们五个打我一个是几个意思?”被叫醒的卫法一脸不情愿,在得知对战形式突然改动之后,望着不远处的五人,毫不掩饰露出了嫌弃的神情,“特别是你们三个大男人,居然恬不知耻地联起手来欺辱我一个手无寸铁之人。很好!有胆量的就留下姓名,我定要让三位‘名扬四方’!”

此刻正值午时,清晨的倦怠逐渐消退,精力与气血开始活跃起来,换而言之,正是脑子一热,约架干仗的大好时间!

可饶是如此,比武台上的五人依旧没有动手,而是一字排开,与卫法保持着最远的距离。与其说是五打一,倒不如说是卫法一个人“包围”了他们五个。未战先怯,这架就没法打!

五个人,包括卫法在内,全部满脸黑线,脑子里通通都是一个想法——“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太婆坏滴很!”

“不信是吧?行!那就搁这儿耗着吧,老身有的是时间陪你们唠嗑儿。毕竟‘实践出真知’不是?”

于是乎,三息过去。

“姑娘!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此番为了出线名额,卫进得罪了!”一位大胡子修士率先出手,听这名讳,还是卫家的人。

“噫吁嚱!避无可避之战,当以为命也。”满口之乎者也的穷酸书生掏出判官笔,亦隔空向卫法身上点去。

“都别跟我抢!这美人儿的香魂我孙川收定了!”最后一名男子速度奇快,施法掐诀之下竟后来居上,操纵着空气流动,与卫法的距离已最为接近。

另外两名女修对视一眼,亦催动修为,抽出腰间佩剑,跟在三名男子身后一齐攻了过来,但却未尽全力,仍是试探为主。

彼时的亥猪场合由于孙川动用了所修功法,致使比武台上刮起了阵阵强风!而孙川、卫进、书生三人则犹如一支三棱箭簇,在风压的加持下,不仅没有受到影响,反而以一种更猛烈、更强劲、更霸道的气势向卫法扑去!

反观卫法,衣衫翻腾作响,发丝狂舞不歇,在身形已被锁定的情况下,依旧保持着一副精致妩媚的笑容,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修为波动,看上去自信满满、游刃有余!

“壁立千仞”就在这时,卫法的双手忽然缓缓爬上自己的双肩,眼瞳里闪过一缕的老奸巨猾的目光后,随即五指成爪,将衣装猛地褪下一半,言到,“无欲则刚。”

“原来如此。”胡坐于界柱之上的老妇微微皱眉,对卫法这一战术安排显得并不如何赞赏。虽然的确起到了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战果,但对女修来说,始终有不敬之嫌。

“咔、咔、咔!”卫法跃动身形,化掌为刀,连续三下分别劈在孙川、卫进、书生的后颈处关节。三人当场晕厥!

卫法手下留情了,并没有趁此良机将三人直接斩杀,究其原因,就像大胡子修士所说,他们并没有什么血海深仇,不过是为了一个出线名额相互争斗罢了。既然如此,那便得饶人处且饶人。

至于褪衣这个动作,的确是卫法为了这场门主之战所预备的底牌之一。原本他是不想这么早就暴露的,可以他一己之力同时对付五人,虽说不是完全没有胜算,但想来即使赢下这局,也要花费一番功夫,可从时间上来说,那半炷香可撑不了多久。

“啊——!”“无无耻贼子!还不将衣装穿上!”就在这时,五人中剩下的两名女修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叫喊。

不过也是,卫法造成的视觉冲击之强,没有令二女登时吓成两张白纸,其心理素质已经可以说是出类拔萃了,只是男女有别,发出这样的惊叫也在情理之中。

“你看看你看看!你们仨真给我们男修丢脸!”卫法一边整理衣容,一边数落着已经晕死的三人,就好像发生这种情况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

可事实上,要是孙川、卫进、书生其中一人还保有意识,绝对会开口反驳卫法的污蔑,并且痛斥卫法的不要脸!

书生饱读经书,自然是明白“书中自有颜如玉”这个道理的;孙川性情风流,对卫法的“姿色”早就垂涎三尺。

这二人在瞧见卫法褪衣时脑子里出现的不是什么“事出反常必有妖”的危机感,而是一幅幅巫山云雨的香艳画面!

然后卫法就用事实告诉他们——“我是男的。”

理想与现实的巨大落差瞬间就在孙川和书生的灵台识海内掀起一场头脑风暴!这种难以置信,却又无可奈何的事实将他俩的脸抽得要多肿有多肿,其心境起伏之大,已经连最基本的思考都做不到,又如何能驭控灵力修为呢?

至于大胡子修士卫进,纯粹就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尽管他没有在卫法的战术中失去意识,或者说是男是女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大区别,可他与孙川、书生二人组成的阵势契合度太高!那二人既出了岔子,他自然也无法独善其身。

其实卫法这算是兵行险着,如果组成锋矢的三人之中有两人还能保持正常,卫法都无法做到一招制敌!但过去的已经发生,发生后就没有如果,五对一变为二对一,已成定局。

“还有必要再打么?因为时间已经不剩多少,所以还望两位妹妹行个方便。”卫法扬起笑脸,一边诉说请求的话语,一边朝着挤在一起的二女走去。

所以没有监事存在的“亥猪场合”你就一家独大、只手遮天了是吧!其他四位监事呢?被你做掉了?啧!好一个心狠手辣、雕心雁爪的老妖妇!你费尽心思就是要将我轰——!

卫法原地起跳,堪堪避过老妇投掷过来的乌木拐杖,比武台的石板瞬间被拐杖戳出了蛛网般的裂缝。瞧得此景,卫法刚想滞空,却忽然感受到一股莫名言状的心悸!逼迫他回到地面。

“原来‘禁空’是这个意思。”卫法稳稳落地,身形没有一丝摇晃,就好像刚才的异状不存在似的,“司礼大人出手攻击参赛者,于情于理,怕是不合适吧。还是说,这也是新增的规则?”

“不,规则只能新增一次,这是对司礼的另一条限制。”老妇将飞回去的乌木拐杖收回手中,一改严肃的神情,突然笑眯眯地说到,“忘了告诉你们,小组赛每场是有时间限制的。规定时间内没有分出胜负,便算双双出局哦。”

说到这里,老妇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炷香来准确地说,应该是半炷,因为另外半炷已经烧成灰了。

傀儡封仙小说章节试读,[标签:内容1书名]章节阅读。我的老公是只狗不得不说,这个司礼的行动方式实在是来乱来了,简直是不将卫家定的对战规则放在眼里!话说卫家有这号人么?这不是喧宾夺主是什么?本来卫法的计划是风云不起地结束掉第一场比武,现在被这老妇随心所欲地胡搞一通,那是想不出名都难!“老身并没有打破你们卫家的规则哦。”本来五人就不知道卫法的底细,贸然出手之下若是造成

程承天对点评:故事完整,文笔流畅,人设丰满,情节曲折动人,强力推荐阅读!!!看了傀儡封仙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YY小说

热门推荐
YY小说